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权少,宠我我超乖! > 番外107 从此……往后余生,不离不弃(大结局,终章)

番外107 从此……往后余生,不离不弃(大结局,终章)

  不是周末,也不是节假日。

  辛早早意外的没有去上班。

  慕辞典也没多问。

  一般有辛早早在,慕辞典就基本不会抱晚晚,会把晚晚都留给她,然而今天的辛早早,对带着晚晚也有些,提不起兴趣,月嫂都发现了。

  月嫂问道,“夫人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慕辞典那一刻坐在电脑前处理工作,月嫂的这句话,似乎也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往那边看了一眼。

  辛早早说,“没什么。”

  就是心里很难过。

  就是很多情绪在心口处,堵得很难受。

  “看你今天气色也不太好,夫人不会又怀孕了吧。”月嫂大声道。

  “怎么可能?!”辛早早连忙撇清,声音有些大。

  慕辞典的注意力也转移了。

  辛早早大概只是有心事儿。

  上午慕辞典处理完了工作,下午又在收拾自己的行李。

  辛早早就这么看着他。

  他行李真的不多。

  从他搬到这里一个箱子,到离开的时候似乎也只有一个箱子。

  辛早早几次想要开口的话,就又沉默了。

  晚上。

  慕辞典依旧先忙碌着照顾晚晚,把晚晚哄睡着了之后,没有立刻睡觉,而是起身往房间外走去。

  辛早早突然拉住他。

  慕辞典一怔。

  缓缓,他推开辛早早的手。

  辛早早觉得手心一空。

  慕辞典说,“有事儿吗?”

  “你明天要走吗?”

  “所以我现在要去给月嫂说一下,我不在的时候,怎么哄晚晚睡觉。”

  “一定要走吗?”辛早早问,喃喃的问。

  “嗯。”

  辛早早咬唇。

  慕辞典也没有在意辛早早的情绪,走了出去。

  辛早早就在房间里面,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难受。

  慕辞典出去了好一会儿,才回到房间。

  他看着辛早早就坐在房间的沙发上,也没有要洗澡的意思。

  慕辞典也没有催促,准确说,她的生活习惯,他都没有过问,他只是淡淡的说道,“我关灯了。”

  因为晚晚睡觉,太明会影响她的睡眠。

  辛早早点头。

  慕辞典就关了大灯,依旧睡在了晚晚的旁边。

  很安静,很安静的在睡觉,完全没有任何,没有任何要和她多说什么的意思。

  她在沙发上坐了好一会儿,好一会儿才从沙发上站起来,去了浴室,洗澡。

  洗澡也洗得很慢。

  就是心事儿很重。

  其实她和慕辞典,早就应该分开的……

  只是……

  只是,她为什么会突然很难受。

  一想到慕辞典要真的走了,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痛。

  她洗完澡出来。

  慕辞典和晚晚似乎都睡着了。

  安静的房间中,还传来了慕辞典有些轻微的呼吸声。

  她就这么默默的看着慕辞典和晚晚睡着的模样,在朦胧的灯光下,很温暖很柔和的一个画面。她脑海里面会陡然响起,响起很多个晚上因为晚晚的哭闹醒过来,她就会看到慕辞典半点怨都没有了起床给晚晚兑奶,给晚晚换尿不湿,似乎感觉不到累,而她有时候也想起床帮忙,但真的会困到不想起来。

  她真的不知道如果慕辞典离开了,她一个人能不能够照顾得好晚晚,她之所以可以放心去上班,就是因为她终究还是信任慕辞典,终究还是信任他能够照顾好晚晚,终究只有他才可以照顾好晚晚……

  她心口很难受。

  压抑着的难受,让她没有上床,而是去了外阳台。

  外阳台的风很大,而她就穿了一件很薄的睡裙。

  她看着锦城这座城市,看着这座繁华的城市,心思在一直不停的摇曳。

  她突然想起慕辞典和吴千媛订婚的时候,那晚上她站在自己的阳台上,听到了他们娇嗔的声音,她那个时候真的很冷漠的在接受,在承受着慕辞典给她的所有伤害,她那个时候就真的忍受了,然而现在,然而现在想起那个画面,她却感受到了内心撕心裂肺的疼痛,她甚至在想,慕辞典这次离开之后,是不是就真的会重新开始他的生活,会真的重新找一个女人……重新生活。

  重新的生活不需要隐忍,他们会上床,会另外生一个小孩……

  她眼眸微动。

  猝不及防一滴眼泪就这么落了下来。

  她居然在想到慕辞典的未来时,忍不住哭了出来。

  她居然会这么这么痛。

  痛到,有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她拿起手机,拨打电话。

  这么久以来,一个人独立面对这世界这么久以来,她几乎没有求助过任何人,此刻却因为内心的痛苦,给宋知之拨打了电话。

  宋知之有些迷糊不清,“早早?”

  “打扰到你了吗?”

  “现在……快凌晨1点了。”显然是打扰到了。

  “对不起,我……”

  “说吧,我醒了。”那边揉了揉眼睛,做清醒状。

  “我是觉得有些难受。”

  “因为慕辞典吗?”宋知之一针见血。

  辛早早也不隐瞒了,“嗯。明天我们就要离婚了。”

  “什么?”宋知之有些激动。

  旁边的季白间转身将她抱在怀抱里。

  宋知之有些羞涩,不敢发出声音。

  “就是……要离婚了。”

  “不是好好的吗?怎么说离婚就离婚。”宋知之很诧异,“你们之间,一直不好?”

  “一直不好。在发生柳茜的事故时,我们之间的关系其实就很恶化了,慕辞典在那个时候就写了离婚协议书,但是一直没有来找我,我想可能是看在晚晚还小的份上。现在……现在应该是突然想明白了。”

  宋知之越发怀疑了。

  按理,慕辞典不可能主动提离婚,不管辛早早有多排斥他,只要辛早早不提,他绝对不会提,对慕辞典而,陪着辛早早和晚晚,应该是他能够想到最幸福的事情,他绝对不会离开她们。

  再则。就算慕辞典想明白了,绝望了,不想再打扰辛早早的生活,他也不至于等到现在,等到现在这个莫名其妙的时间段来离婚,她总觉得中间出了什么问题。

  在她正欲开口那一刻。

  她身边的季白间突然用手捂住了她的嘴,示意她不要说。

  宋知之接到自己老公的眼神,一下就明白了。

  她接着辛早早的话,问道,“那现在你怎么想?”

  “我不知道。”

  “你不想离婚是吗?”宋知之一针见血。

  辛早早咬牙。

  “如果你想离婚,你就不会给我打电话了。”

  “我很矛盾。”辛早早坦率的告诉宋知之,“我原本真的很排斥慕辞典,我真的觉得他给我这辈子带来了很多不快乐,我很长一段时间真的很想他远离自己,真的不要在靠近我。”

  “然后呢?”

  “然后……我发现我除了他,接受不了任何其他男人。宋厉飞也好,季白里也好,就是……接受不了。”辛早早讽刺的笑了笑,“我有时候真的看不起我自己。”

  “为什么你要那么排斥慕辞典?”宋知之问。

  现在最应该的是弄明白这个问题。

  “因为……他曾经是伤害我很深,深到我不想去忘记,不想去忘记曾经的痛。”

  “你是不是还怕,慕辞典会再次来伤害你?”

  “也许吧。”辛早早承认。

  “事实上你其实也很清楚,慕辞典现在对你的好已经人神共愤。”宋知之说,“与其说你怕慕辞典再伤害你,不如说,你是在给自己不和慕辞典在一起找一个合理的借口。”

  辛早早心口一动。

  宋知之说得很对。

  她很清楚,慕辞典现在对她的好,很好很好。

  好到,不可能再来伤害她。

  “早早,我大概明白了,你和慕辞点之间最大的问题不是爱不爱,好不好的事情了,而是你内心的那点骄傲在作祟。”

  辛早早皱眉。

  “说直白一点就是,你对慕辞典不甘心。不甘心他那么伤害了你之后,你还爱着他。不甘心,他做了那么多,他身边人做了那么多伤害你的事情,你还要和他不计前嫌的在一起。”宋知之剖析,“你抱着这样的心态,在你们之间平平淡淡相处的时候就会相安无事,毕竟你也不是喜欢找是非的人,但也绝对不会有感情的深入发展。而在你们之间一旦发生了有关慕辞典引起的事故时,你就会疯狂的爆发出对慕辞典的仇恨和排斥。”

  辛早早咬着唇瓣。

  是因为被宋知之说到深处。

  “现在慕辞典要和你离婚了,你又开始接受不了了。这其实就充分的说明了,你内心深处其实很想和他在一起,你内心深处很爱他。只是因为你的不甘心所以不想示弱,更不会服软。”宋知之说,有些叹气的说道,“早早,我知道让你去原谅一个曾经伤害你的人很难,毕竟谁都不是圣母玛利亚,做不到那么慷慨那么无私。但是,你仔细想想,慕辞典这些年对你做的,就真的没办法弥补他曾经的过错吗?就没办法弥补他曾经在家庭的逼迫下,对你做的那些伤害吗?”

  辛早早不知道。

  她不知道,她很多时候甚至故意忽视这个问题。

  “早早,曾经毕竟是曾经,活在曾经的世界里永远得不到快乐。伟人说一切要往前看,过去终究会成为历史。死拽着过去不放,伤害的是自己还有自己身边对你最好的人。”宋知之苦口婆心的说道,“敞开心扉,珍惜眼前人。”

  敞开心扉,珍惜眼前人!

  珍惜……慕辞典吗?

  过去,就真的让它成为过去吗?

  她拿着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宋知之。

  宋知之也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犹豫,她说,“慕辞典明天就要和你离婚了。”

  辛早早听到这句,心口一下就痛了。

  很明显,忽视不了。

  她说,“知之,我该怎么做?”

  宋知之嘴角一笑。

  看来,辛早早对慕辞典的感情,也比她自己想的深很多。

  否则不会在慕辞典真的要离开了,会承认了自己的感情。

  会想要试图挽救。

  “夫妻之间,没有什么是睡一次解决不了的,如果一次不行,就两次。”宋知之阴险一笑,“直到,睡服为止。”

  辛早早心口波动。

  “相信我,这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

  “我……”辛早早咬唇,“嗯。”

  “明天等你好消息。”宋知之笑。

  “嗯。”辛早早重重的点头。

  那一刻似乎也在为自己鼓气。

  “晚……安。”

  宋知之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就觉得抱着她的男人眼神不对劲儿了。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谁告诉你夫妻之间,没有什么事睡解决不了的问题?”

  “季白间你别乱来,你明天还要赶飞机……”

  “慕辞典明天也要赶飞机。”

  “不一样……”

  “你是觉得我体力没他好?”

  “……”我特么只是很困了!

  卧槽。

  ……

  辛早早挂断电话。

  夜风其实很凉,她心口却突然很热。

  其实对慕辞典,对慕辞典……前几天就已经想过了。

  她咬紧唇瓣。

  既然,既然不想他走……

  她走进房间。

  房间中依旧很暗,一道很浅很浅的灯光照耀着房间。

  她弯下身,突然抱起晚晚。

  慕辞典一下就惊醒了,他睁开眼睛猛然看着辛早早,看着她把晚晚抱了起来,有些诧异,“醒了吗?”

  “不是,我想把晚晚抱给月嫂那边。”

  慕辞典眉头微皱。

  “她……我有些失眠,我想是不是她……”辛早早解释。

  解释的时候,脸都红透了。

  好在灯光很暗,根本看不出来。

  慕辞典从床上起来,他说,“我抱过去吧,你睡。”

  辛早早犹豫了一下,“嗯。”

  她把胖嘟嘟的晚晚抱给慕辞典。

  慕辞典抱着晚晚就离开了。

  辛早早在房间有些心跳加速。

  她没有对慕辞典主动过,不,有一次主动过,那是她中了药,在如此理智清醒的情况下,她真的有些紧张。

  紧张到,有些不知所措。

  她努力让自己冷静,迅速的跑去衣帽间,把自己的睡衣全部翻了出来,其实身上这套就已经比较露了,她想会不会有更风尘一点的,终于找到了一条,大红色的真丝吊带裙,裙子后面就是几根系带子,前面也就薄薄的一层,她记得这条裙子还是lina送给她的。

  还好她没有扔了。

  她换上,换上之后又喷了一点香水。

  然后才走出衣帽间回到卧室。

  慕辞典还没有回来。

  晚晚醒了吗?

  辛早早躺在床上又等了一会儿。

  等了好一会儿。

  就算晚晚醒了,吃奶哄睡觉,应该也回来了。

  她赤脚下床,打开房门。

  房门外,客厅沙发上,睡着一个人。

  辛早早脚步就站在沙发不远处,看着慕辞典睡在了那里。

  所以,他压根没打算回房间。

  所以,没有晚晚,他压根没想过会和她同房。

  也是。

  都要离婚的关系了,他怎么可能还会跟她单独睡在一张床上。

  辛早早眼眶有些微红。

  慕辞典的排斥真的让她心口很难受。

  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她在拒绝慕辞典,现在,她终于感受到,被拒绝的滋味。

  而这一刻,她却没有转身离开,而是一步一步,走向了慕辞典。

  走到他身边,蹲在他的面前。

  慕辞典睡着了吗?

  她一个晚上辗转难眠,而他却睡得很安稳。

  心口,就是有些刺痛。

  一直刺痛着……

  她脸颊靠近慕辞典,唇瓣轻轻的应在了他的唇瓣上。

  她亲吻着他。

  细细的亲吻着他。

  他的唇瓣,熟悉的唇瓣,让她心口在不停的颤抖。

  她深处舌头,探入的时候……

  身体突然被人推开。

  慕辞典从沙发上坐起来,“辛早早?”

  辛早早咬着唇瓣看着他。

  “你在梦游吗?”慕辞典问。

  辛早早没有回答。

  慕辞典从沙发上站起来,拉着她的手臂,大概是真的以为她在梦游,在带她回到房间。

  辛早早就这么跟在慕辞典的身后。

  慕辞典把她拉回到房间,让她上床。

  辛早早一动不动。

  慕辞典弯腰抱起她,然后将她放下,放下那一刻,辛早早猛地抱住他的脖子,狠狠的吻住他的唇瓣。

  慕辞典一怔。

  辛早早的气息,夹杂着淡淡香水味的气息就这么全部在他身体之中,让他身体瞬间变得紧绷。

  他甚至感觉到辛早早的急切,急切的想要……

  慕辞典一把推开她。

  他说,“辛早早你清醒点。”

  辛早早眼眶很红。

  原来被人推开,真的很不好受。

  “睡吧,很晚了。”慕辞典声音稍微温柔了些。

  他帮辛早早盖上被子,盖上被子,遮挡她太过淡薄的睡衣。

  盖上被子之后,就转身离开。

  “是不是……真的不再碰我了?”辛早早问他。

  慕辞典离开的背影一怔。

  “我没梦游。”她直。

  慕辞典喉咙微动。

  “我想和你……睡。”

  慕辞典僵硬的身体,转身看着她,那一刻以为自己听错了。

  “慕辞典,我想和你上床。”辛早早一字一顿,说得清清楚楚。

  慕辞典眼眸微动,“你怎么了?”

  没有什么。

  就是想你,就是想你,就是想你不要走。

  辛早早从床上爬起来。

  她重新下地,她走到慕辞典的面前。

  她娇小玲珑的身段,在清凉的衣服下,展现得淋漓尽致。

  她伸出白皙的手臂,小心翼翼的拉着慕辞典的手。

  慕辞典手心颤抖。

  心口在跳动。.c0m

  “慕辞典,真的不再碰我了吗?”她低垂着眼眸,小心翼翼的问他。

  慕辞典紧抿着唇瓣。

  他没有回答。

  他不知道今晚的辛早早,到底怎么了?

  他甚至觉得,眼前的一切就好像一场虚无缥缈的梦。

  辛早早没有得到慕辞典回应。

  她突然放开了他的手。

  放开他手那一刻,慕辞典本能的想要抓住,又强迫的让自己选择了放手。

  他看着辛早早,以为辛早早会转身离开的那一刻,辛早早突然踮起脚尖,双手搂抱着他的脖子,将自己的所有美好,全部奉献给他。

  慕辞典紧捏着拳头。

  在知道辛早早清醒的情况下,没有再推开她。

  事实上,两次的推开,都已经用尽了他的理智。

  他一直僵硬着,一直僵硬着,被动的……

  缠绵了一夜。

  ……

  一夜过去。

  辛早早看着慕辞典离开。

  看着他还是拖着自己的行李离开了。

  就是没有为她留下来。

  甚至离开的时候,没有告诉她一声。

  如果不是她一夜没睡,她可能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

  房门关过来那一刻。

  她眼泪就这么顺着眼眶,顺着眼眶,流了下来,打湿了她的枕头。

  不知道多久。

  电话响起。

  辛早早看着来电,她不着痕迹的擦了擦眼泪,接通,“知之。”

  “怎么样?”

  “他走了。”辛早早说,低哑的嗓音。

  “我知道。我看到他了。”

  “嗯?”

  “他要出国吗?”宋知之问。

  辛早早心口一动。

  慕辞典除了离开她,还要离开炎尚国吗?

  “我现在在机场,和季白间去国外考察,碰巧遇到慕辞典了。你昨晚上没有睡服他吗?”宋知之有些焦急的问道。

  “嗯。”辛早早点头。

  慕辞典,睡不服。

  她昨晚……尽力了。

  用尽了自己的所有。

  今天还是没让他改变主意。

  “哎。你们到底有没有好好沟通。”宋知之有些崩溃,“你赶紧来,来国际机场,慕辞典还有一会儿才会登机。”

  “来做什么?”

  “当然是阻止他离开啊。你想他出国了还会回来吗?他出国了你们还能见面吗?我刚刚听慕辞典和季白间聊天说在国外已经找好了定居的地方,你再不来,慕辞典就真的走了,就真的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马上就来!”辛早早那一刻甚至没有犹豫。

  她掀开被子跑到衣帽间迅速换衣服。

  换好衣服连妆都没化直接就冲了出去。

  月嫂被辛早早模样完全惊吓到了。

  她还没见过辛早早这么着急的时候,上次上班迟到也没有这么慌张啊,就好像,就好像再晚点就世界末日似的。

  辛早早很久没有自己开车了,她那一刻甚至是有些疯狂的在街道上行驶,完全忘记了害怕一般,一脚油门一口气直接开到了机场,迅速跑进了机场大厅里面。

  一边奔跑一边给宋知之打电话,“在哪里?走了吗?”

  “还没,但好像要进安检了,我一直拦着的。你现在在哪里?”

  “我进机场了。”

  “你往国际航班这边,靠近落地窗,我们在这里。”

  “好。”

  辛早早迅速往宋知之的方向跑去。

  远远的。

  她看到了慕辞典,看到慕辞典和季白间站在落地窗前,两个人似乎在谈事情。

  宋知之此刻站在他们另外一边,左右环视似乎是在等她。

  那一刻看到她,连忙挥手。

  辛早早咬牙,她重新迈步跑了过去,从后面一把抱住了慕辞典。

  慕辞典身体一紧。

  就一秒,他就能够感觉到是辛早早。

  他身体微动。

  昨晚上那么累,他早上都是尽量小声没吵醒她,想她好好休息一下,现在怎么突然来了机场。

  他正欲转身。

  辛早早抱着他,大声说道,“慕辞典你别回头。”

  慕辞典僵硬着身体。

  “我怕你回头,我就说不出来了。”

  慕辞典喉咙微动。

  旁边的季白间看了一眼宋知之。

  宋知之得逞的一笑。

  季白间无奈,招呼着宋知之。

  宋知之乖巧的靠近了季白间的怀抱。

  辛早早在沉默了几秒之后,鼓起勇气说道,“慕辞典,我爱你。”

  慕辞典僵硬的身体,那一刻似乎就石化了一般。

  “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我不想你离开我,我不想你离开晚晚,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辛早早说,说出来那一刻,眼泪瞬间崩塌了,“我不想你走,我不想离婚,我不想你成为别人的男人,我不想……”

  声音一直在哽咽。

  那一刻,哽咽的不是辛早早。

  慕辞典的眼眶似乎也红了。

  他这辈子都没有想过,他会等到辛早早的一句“我爱你”。

  她永远都不知道,这三个字对他,到底有多震撼。

  这三个字到底会对他人生产生多大的影响。

  这三个字可以让他,可以让他……承受这世间所有的伤痛。

  “慕辞典,之前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够勇敢,是我不够坚决,是我自私,是我不敢表露自己的感情,分明很爱你却一直无法忘记你曾经对我的伤害,分明很爱你却说了那么多伤害你的话!我真的后悔了,我求你别走,我求你别抛弃我……不要抛弃我好不好?”

  辛早早哭得崩溃。

  慕辞典转身。

  转身看着辛早早泪流满面的样子。

  他抬起她的脸颊。

  看着她哭得伤心欲绝的模样。

  他说,“我不会抛弃你,这辈子都不会。”

  做好了被她冷漠一辈子的准备。

  如果她不提分手,他绝不可能离开。

  “那你不要走好不好,我求你不要走。”辛早早拉着他的衣服,真的很怕很怕他会离开。

  “那可不行。”季白间突然插嘴。

  辛早早泪眼模糊的看过去。

  也顾不了什么形象了。

  季白间说,“已经约定了时间不能反悔。何况和国际领导人谈合作,失信就是一个国家的失信,不能为了儿女情长影响了国家荣誉。”

  什么?

  辛早早显然听懵逼了。

  什么约定时间,什么和国际领导人谈合作?

  慕辞典温柔的嗓音说道,“我会尽快回来。”

  “你不是去国外定居吗?”辛早早问。

  慕辞典一怔。

  他不知道辛早早在说什么。

  辛早早那一刻似乎也反应了过来。

  她转头看向宋知之。

  宋知之一脸坦然,“能和好不就对了。”

  辛早早一下就明白了,她忍不住问道,“你今天离开只是……出国谈事情?”

  慕辞典点头。

  “你的离开,不是要离婚?”辛早早再次确定。

  他什么时候说过要离婚了?

  辛早早咬牙。

  那一刻脸一下就红了,窘迫到不行。

  她突然转身。

  刚刚像个疯子一样,让她此刻完全是无地自容。

  所以从头到尾,都是她误会了。

  然而她却做了这么疯狂的事情。

  她好像有条地缝可以钻进去。

  季白间和宋知之也是非常识趣的人,宋知之说,“慕辞典,我们先进去了,快登机了,别温存太久。”

  慕辞典点头。

  季白间和宋知之离开。

  就剩下慕辞典和辛早早。

  辛早早那一刻也不转头看慕辞典了,她看到季白间和宋知之离开,咬牙说道,“我先回去了。”

  “早早。”慕辞典突然从后面抱住她。

  将她整个人抱在自己的怀抱里。

  辛早早紧咬着唇瓣。

  “谢谢你。”慕辞典说。

  说出来这三个字,让辛早早鼻子一酸。

  “谢谢你告诉我,你爱我。”慕辞典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在她耳边深深的说道。

  辛早早眼眶有些红。

  “还记得有一次我送你去机场吗?”慕辞典在她耳边说道。

  辛早早回忆。

  那个时候,她离开,她决定永远离开这个伤心的城市。

  当时慕辞典送她。

  送她离开。

  “那个时候我就想告诉你,我爱你。”

  很爱很爱。

  辛早早眼眶红透。

  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和慕辞典这么多年,原来……原来彼此都爱了彼此这么多年。

  “等我回来。”他的唇瓣,亲吻着她的耳垂。

  辛早早心口一动。

  身体就突然颤栗了一下。

  慕辞典不舍的放开她。

  不舍的,往机场安检走去。

  辛早早就这么看着他,看着他的身影在她眼前消失……

  她此刻恍惚体会到了当年,当年慕辞典送她离开时候的心情。

  那个时候,慕辞典是绝望的吧。

  而现在,她满怀希望。

  满怀希望,等他回来……

  从此……往后余生,不离不弃。

  《全剧终》

  笔趣派为你提供最快的权少,宠我我超乖!更新,番外107 从此……往后余生,不离不弃(大结局,终章)免费阅读。s..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