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感情影响我强国的速度 > 第22章 开窍

第22章 开窍

  御书房的沉木小榻上,两男子相拥而坐。

  着黑衣者面色沉静,难辨喜怒,克制的扶住对方,穿白袍者眼含春水,四肢乏力,但仍不知死活的挑逗。

  “陛下,憋着会影响身体的,亦轩也帮帮您好不好?”

  细嫩的指尖在青年掌中暧昧的摸索,呼出的气体也刻意对准仍泛红的耳垂,宫祁感到他的动作越来越放肆,还是推开云亦轩站起了身,嗓音稍微恢复了些。

  “朕会压下你和白子晋的绯闻,这件事到此为止。”

  “怎么会到此为止,陛下解决了此事,亦轩也要为您负责啊。”

  云亦轩在负责二字上加重语气,见他不表态,索性说得直白一些:“毕竟是我让你来了兴致,自然要亲自解决。”

  “……你休息好了就出宫,朕还有事要处理。”

  宫祁在被诱惑之前果断脱身,直接吹着冷风走回了雍和宫,心中腹下的火却难以消散。

  虽说两个男人互相帮助一下没什么问题,但他不愿意与亲近的臣子多出任何别的关系,本就高度契合的灵魂再有了身体的加成,一定会造成某种他不想看到的结果。

  何况,男人单纯身体容貌的吸引力就让他有些失控,若是生出了感情……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还配做大夏的统治者。

  无论云亦轩是真心还是玩笑,两人现在的距离确实不太安全。

  宫祁认真反思己身,他受现代影响的思想行为与这个时代还是存有偏差,才会导致如今的局面,看来以后还是要谨言慎行,避免不知觉间产生意料之外的结果。

  白子晋作为禁军统领兼贴身侍卫,新年上任的第一天就发现了皇帝的变化。

  他们之间似乎多了一层隔阂,他再也无法从宫祁的微表情和小动作中解读情绪,那双黑眸看过来深沉依旧却又模糊不明。

  “白卿,你对武举有何看法”

  走神的白子晋知道他想听什么,快速整理语言:“抽签进行擂台赛确实极易排名,但胜负都有太多偶然,凭此授予军衔,在臣看来有些草率。”

  “那你以为当如何比试?”

  本就是为军中选拔人才,自然是在京城和边境都带过兵的白子晋最有话语权,他的回答也完全符合宫祁的预期。

  “除过个人武功,还要考察谋略计策,兵法军阵,最是因地制宜、调度有序之人当得头名,擂台之下可设军棋对弈,再考问古今名将经典战役,根据三方表现结合立榜。”

  之后两人补充了些细节,茶盏上的热气渐渐一缕缕消散,很快变得不能入口,白子晋见了,准备如往常一样换掉茶水,宫祁却快他一步,将茶盏推向了另一侧侍立的宫女。

  “??!”

  煨在炉子上的热茶冒着白气汩汩倾出,白子晋却仿佛置身于冰窟心口发寒,瞬间明白了皇帝的变化代表着什么。

  从某日开始的亲近如云烟散尽,只剩下骤然显现的疏离和无处依存的感情,像是回到了他还是太子伴读的时间……

  白子晋到底不愿在宫祁面前有所隐瞒,直接坦白:“外面的传言不至于让您如此,云亦轩是不是做了什么?”

  宫祁听到这个名字仍有些心烦气躁,同时越发坚定现在的做法,不想深谈只淡淡回道:“无事。”

  “那、那是子晋惹您厌烦了?”

  “白卿不要多虑,朕只是不想你在琐事上费心。”

  “……是”

  宫祁的态度再明白不过,白子晋可以肯定昨晚出了问题,信誓旦旦的说什么让人开窍,云亦轩倒也确实做到了。

  青年正视了这种有违人伦的感情,不会继续无形的撩动人心,而是将君臣的界限重新划定清楚,断了所有人的念想。

  这窍开得真是好、极、了!!!

  春猎为蒐夏猎为苗秋猎为狝冬猎为狩

  即使是彰显武力的围猎也有限制,怀孕的母兽与小兽不可猎杀,重点放在破环粮食祸害牲畜的野兽上,只有冬季才是见之即可猎取。

  景初元年的春分,夏皇携文武百官共赴燕山猎场,在冰雪消融之际开启接下来一年的丰收,山腰上的行宫早已准备好,提供他们所需的物资和住处。

  宫祁拒绝了众臣的陪同,只带着侍卫穿梭于林木之间。

  其实能出现在皇帝眼前的猎物都已经过挑选,多是性情温顺且体型不大,以宫祁的能力将之猎杀轻而易举,但这样也太过无趣。

  他每次拉弓引箭都会刻意瞄准它们脚边,追着受惊的动物在复杂的地形中策马疾奔,快速与□□新贡的高大胡马磨合。

  一直跟在他身后的白子晋发现宫祁只想跑马,当然顺着他的意思不再派人驱赶猎物,反正已经提前猎好了很多动物绝对不会让皇帝面上难看。

  忽然一声长唳自空中响起,所有侍卫紧张的抬头,纷纷举起武器对准俯冲而下的褐色猛禽。

  本应生活在山顶的蛇鹰快速滑翔一圈,试探出一阵箭雨后选择了射程之外的高度,稳稳的在低空盘旋,搜索到熟悉的气息,对着领头的黑色身发出凄厉的鸣叫。

  “忽溜——”

  应和声此起彼伏,在林中还藏有更多它的同类都快速回应,鹰啼声几乎将他们包围。

  这事显得极为诡异,白子晋立刻准备撤离,向宫祁请示时却看到青年没有丝毫疑虑,语调竟是偏向愉悦。

  “无妨,是朕的北原明珠来了。”

  话音刚落侧边就传来马蹄声,一头神骏的赤红胡马出现在众人眼前,其上之人更是夺目,琥珀色的卷发长至腰背随风舞动,在阳光下闪出金色的光芒,深邃五官中一双茶色鹰眸锐利似剑,其中盛着的点点金光让人越发不敢逼视。

  赫连琮像个凶狠的小太阳般冲到宫祁身边,天上成片的鹰群紧随其后,将两人团团围住。

  “夏皇,今天的速度怎么样?”男人与他的努赫并行,面容严肃的求表扬。

  “远超预期。”宫祁在这方面不会吝啬,一抬臂就有一只凤头蛇雕落在他肩上,虽不温顺亲昵但也足够乖巧,完全可以胜任传信的工作,只是还有局限。

  “它们还是不愿意顺从别人?”

  宫祁纯粹是借着与赫连琮亲近而作弊,而想要建立一种通讯体系,必须有更多人具备驯化的能力。

  但是尽管有赫连琮亲自教导,却也收效甚微,平日只会训练鸽子的人很难有这个能力。

  “是,雄鹰都只会被强者驯服。”

  “包括你?”

  宫祁不着痕迹的试探,却被熟练掌握一词多义的男人误解,以为夏皇又来了兴趣。

  “包括我,你可以用任何一个夜晚来确定,当然如果努赫更喜欢在白天,也是一样的。”

  明明是极为暧昧的内容,偏偏叫他说出来有种接头暗语的意味,宫祁就很认真的分析着他的意思,觉得男人应该是做好了选择,要求自己单刀赴会“驯服”他,之后便真正为大夏所用。

  虽然存在踏入陷阱性命难保的可能,但为了他冒点风险也是值得。

  结束发散思维的宫祁给出正面答复:“好,时间由你决定,准备好了告诉朕就是。”

  “是”

  赫连琮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但还是有些紧张,抓住缰绳的手都有些控制不住力道,背上刺骨的寒意也越发明显。

  他知道目光来自另一侧的白姓将军,那道充满杀意的视线从他靠近夏皇时就如影随形。

  这人在战场上也没有这么大的恶意,能看出来他很反感自己作为夏皇扎西的身份,应是在警告他,不要得了宠爱就妄图对夏国不利。

  赫连琮与白子晋还算有些私交,当即侧身对他一点头,表示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让他不必过于警惕。

  白子晋最近本就非常失落,甚至暗地里对云亦轩进行了单方面的武力碾压,赫连琮的存在更是碍眼至极。

  因为没有官职能享受宫祁的亲近也就罢了,竟敢恬不知耻的邀宠然后自荐枕席,成功了还专门向他炫耀!

  虽然知道宫祁答应的是另一回事,但一向秉公职守的白侍卫还是生了些阴暗念头,身下的骏马都被他散发的寒气震得发抖。

  其后的侍卫们可不会揣摩上意,完全字面理解了刚才的对话,对皇帝好男色的传言更信了一分。

  这还在林子里呢就开始安排晚上的丰富活动,挑个又高又壮的胡人将军,将怎么看都不像是肯屈于人下的男人治的服服帖帖,一副予取予夺的样子。

  皇上这御人之术真是了不得!

  宫祁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情史又多了一章,只感觉在赫连琮加入后,终于有了点打猎的乐趣。

  男人是自小长在野外的,轻易能判断出动物留下的痕迹,领着宫祁找到了不少大型的野兽,连御林军的保护圈也拦住不统御群鹰的赫连琮,只能提心吊胆的追着他们跑。

  其实打猎的很多技巧和方法宫祁都一概不知,全靠高超的射技次次命中眼球,剥夺视觉并损毁脑部,刚发现的黑鬃野猪,冲击力极强还会绕至人背后偷袭,也败在了这种粗糙的打法下。

  之后是一头雄性野牛,角长一尺身形魁梧,被击瞎一只眼后不见狂暴,反而埋伏在路侧林木中等待机会。

  宫祁稍有靠近就会对上猛冲过来的一双尖角,只能全力避让它庞大的身躯而无反击机会,场面越发胶着。

  白子晋看他数次与牛角擦肩而过,箭已上弦却谨记着待命的吩咐。

  宫祁与之周旋良久后,终于等到它急躁失误,立刻策马突进而上,计算好了出箭的时机和角度,但没料到仅三步之距时坐骑突然露怯急转,宫祁险些被直接甩下去。

  最后他倒挂在马腹才找回了平衡,看着近在咫尺的野兽,顾不上调整姿势,一箭击中了野牛腹下,再皮糙肉厚也经不住这样致命一击,它立刻停止奔袭倒地不起,沉重的身躯撞在地上扬起一片尘土。

  宫祁这才勒住马缰重新坐正,气还没来得及喘匀,抬头又对上了一双惨绿的眼睛,从烟尘中直扑而来。

  他心中警铃大震,迅速伸出左臂上的火药连弩,引弦出箭间已闻到了浓重的腥臭味,腰腹被压上利爪,小臂同样剧烈刺痛,来者的巨力将他连人带马按倒。

  危急关头的疼痛显得无关紧要,宫祁持有武器的手没有丝毫抖动,已经深入眼前的血盆大口,稳稳的抵在它喉间。

  所有的开始与结束都在电光火石之间,一声巨响后,众人只能看到滚滚的烟尘,思维还停留在巨大花豹飞扑而出的一瞬。

  他们堪堪拔出手中的武器,只有白子晋和赫连琮反应迅速,立刻下马快跑确认宫祁的安全,高度紧张下脚步都有些踉踉跄跄,面上早已失去了血色。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