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感情影响我强国的速度 > 第3章 夺位

第3章 夺位

  宫祁回到寝殿沐浴更衣,却丝毫没有睡意,他不停想着朝堂局势,各方势力,借此将自己的不安深深压在心底。

  延禧宫的探子还在掌控之中,北境的胡人没有异动,民税正在缴纳国库不算紧张,海关逐步建设泊船司进度如常,还有什么……云亦轩的办公环境需要改善,再给白子晋备几匹上好的锦缎,卫承泽受人诽谤应整治翰林风气。

  还有……

  宫祁安排好一切,最终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包围在格格不入之中,烛光渐渐黯淡,浓重的夜色一步步向榻上的白色人影逼近,昏暗的光线使他的轮廓越发冷硬,在纤长的睫毛下打出层层虚影,更加夺人心神,亦更加……孤寂落寞。

  三日后

  寒意渐深,阴云蔽日

  皇帝召集文武百官齐赴问仙宫,以鹿油摆出聚灵大阵汇集众人龙气,自称觅得渡劫飞升之法,当众开炉炼丹召唤雷劫。

  宫祁与皇后站在朝臣首列,再往前是一众星冠白袍的“仙长”,谢傥顶着张年轻俊美的面孔混迹在后排,最上的鎏金丹炉旁坐着道士扮相的皇帝。

  “上北地玄珠——黄牙——茶道炭……”主持道人扯着嗓子念出原料。

  宫祁与谢傥悄然对视,谢傥一眨眼睛,换得太子殿下的心照不宣。

  皇帝制造火药的手法极其娴熟,快速将丹炉变成了威力不小的炸药包。

  “点丹火——,引天雷——”

  一点火星进入丹炉,皇帝一脸庄严封上炉口,双手按在炉壁念念有词,众臣受其感染,怀着或多或少的期待抬头望天。

  “轰——!”

  天雷降下却仅闻其声,不少人当即倒地跪拜口呼神迹,更有不可置信者紧盯天空试图找到雷电,直到一阵热浪夹杂着浓烟扑来,众人齐齐捂鼻后退,宫祁趁乱走近人群中的卫承泽。

  “今日这场面你可还满意?”

  卫承泽倏然回头,却只看到一片玄色衣角没入迷雾。

  待到灰尘散尽,皇帝与靠前的道士均已魂飞魄散、面目全非,华丽的升仙台遍布残尸,其上乌云笼罩不见天日,竟有了几分幽冥地狱的氛围。

  宫祁不等百官开始惊恐,神色坦然一步步走上高台,踏过一路的硝烟与鲜血,逆着涌动的寒风与余烬,黑袍翻滚犹如魔神再世,台下众人被他气势所摄,各个屏气凝神冷汗淋淋。

  “先皇既已修成正果,携众仙家得道飞升,这人间帝位便姑且由孤继承,尔等可有异议?”

  虽是问句,却被宫祁说的近似于命令。

  台下人心浮动,有人立刻跪下俯首,以示臣服,孔党与常党欲言又止不敢出声反对,剩下的要么神情惶惶惊魂未定,要么畏畏缩缩不愿表态,宫祁将群臣百态尽收眼底,凤目一睨。

  “哦?倒是孤的疏忽,如若有人想上演一出君臣相随,帝后情深的佳话,孤自然将以引雷丹相送。”

  这句可是实打实的威胁,各怀心思的大臣无不色变,相继跪倒,皇后也惨白着脸色行了大礼,一时呼声震天。

  “陛下福运绵延,万世千秋!”

  天边一线阳光穿云而过,为大夏的新皇镀上了一层金光,脚下是尸骨与血迹,身上却笼罩着天眷之芒,所见之人皆动容于他过分耀眼的容貌和过分凌人的威势。

  宫祁唇角微挑,双目熠熠,心中最后一丝阴霾无形的消弭在阳光之下。

  雄踞中原的夏国又一次迎来了他新的统治者,登基大典有条不紊的筹备着,举国欢庆,万邦来贺,而宫祁却不被这喜悦的氛围所感染,他捏着云亦轩收集到的情报,面色肃穆。

  “矿场运出的每一车铁锭都追踪到位,问题是出在…矿场本身。”

  云亦轩少有的语气严肃“臣怀疑有人私自开采铁矿,只是也未听到密北有苛待矿工或强征百姓的消息,这人力来源……”

  “淮北可有流民?”

  “殿下和臣想到一块去了,不过这天灾就只有淮河的汛期,造不成什么大祸,胡人在边境掳掠,最多毁坏些农庄,百姓不至于平白无故去矿场谋生。”

  “嗯,继续追查,此事不可轻视。”

  两人暂时都没有什么思路,事情步入僵局,云亦轩是最见不得宫祁伤神的,笑眯眯的调节气氛。

  “唉,臣还准备做好了差事向殿下讨赏呢。”

  “无妨,想要什么直说便是。”

  “哈,我发觉您最近会接玩笑话了,要是以前您肯定会说‘孤一向赏罚分明’。”

  云亦轩学着宫祁平日冷淡自持的模样,配着盈满笑意的狐狸眼异常违和。

  “孤没有说笑。”

  “笃,笃,笃”

  外厅的敲门声打断了两人对话,白子晋朗声请示:

  “殿下,制衣司求见。”

  进来的是几个宫女,拿着长尺纸笔,为新皇量身裁衣,宫祁展开双臂,任由满脸通红的年轻宫女在他身上动作,漫不经心的想这流程比定制西装还麻烦些,一旁的云亦轩盯着他肩上发软带颤的一对柔荑,状似无意的继续刚才的话:

  “殿下赏臣近身服侍如何?”

  说完被门口的青衣男子狠狠剐了一眼,地位不保的贴身侍卫不顾自己人前高冷孤僻的形象,默默走到宫祁身后,浑身的委屈昭示着极强的存在感,得到主子安抚的一拍肩。

  “子晋兄误会了”云亦轩止住宫女的动作,接过软尺:“殿下,臣为您量身可好”行动间似已经料定男人不会拒绝。

  宫祁确实对此不甚在意,默许了一双更为修长有力的手从肩上滑下,环至后背,再展开软尺绕回胸前,记下数值后继续向下圈住窄腰,拉直收紧。

  似是听到了微不可闻的吸气声宫祁看向一脸认真专注读尺的男人,否定了自己的猜测,最后量到腿长,微凉的指尖在腹前逗留良久才摸准了腰线的位置,虚虚贴着腿侧划过。

  云亦轩半响没了动静,宫祁也就准备回到茶几后,却被腰上突然发力的手拦住了,云亦轩步了宫女的后尘,顶着两片红晕支吾道:

  “还要、要测前裆。”

  白净的手发着颤撩开下摆,摸进了里衣,他几乎整个人钻进了宽大的袍子,脑中气血上涌无暇去想指尖碰到了什么,另一只手也握着软尺跟进,然后被忍无可忍的白子晋一把拉开。

  同样看不下去的年长宫女上前,利落的解开下袍,凭着经验在空中一等,就得到了精确的数据。

  宫祁察觉到空气中古怪的氛围,挥退宫女后选择了谈论正事,看了眼还提着云亦轩衣领的白子晋:

  “不必如此,问仙宫的道士你可处理好了?”

  云亦轩也是自知理亏才不敢动作,听了这话一使巧劲就从男人手下溜出,闪身退到一旁,为太子端茶递水,大献殷勤,白子晋连眼神都欠奉,专心回话:

  “殿下,识相的人都独身离开了,还有贪图权财的已被臣就地处决,只是谢傥说有话要向您禀报,人就候在宫外。”

  “宣”

  谢傥仍穿着纹了仙鹤的白衣,头戴紫玉星冠,只是笑得像个地痞无赖:

  “殿下用完草民,就连最后一面都不愿见了吗?”

  “放肆!”曾同为伴读的两人显现出极高的默契,一人敛尽笑容,一人引剑出鞘。

  宫祁不为所动:“谢傥,你就是来说这些。”

  “当然不是,您就不好奇草民是怎么做到的吗?”

  这是夸耀自己如何送先帝上天来了,只是他不说宫祁也能猜到。

  不外乎是试验出丹方威力极大,就借其他受宠道士之手,献上修饰过的丹方,待皇帝让人用过见对人无害,就认可了内服外炼引雷渡劫的说法。即便中间尝试过引爆丹药,限于丹方剂量威势不大没造成伤害,听到“雷鸣”的皇帝更是深信不疑。

  再趁机编一套鹿油聚灵阵,汇天下龙气取九九八十一之极数炼丹,可保一举飞升,即使惜命的皇帝想先做试验,也能用龙气只够一次渡劫糊弄过去,一心求仙问道的皇帝哪能不心动,最终命丧于他的登天之路上。

  “不好奇。”宫祁冷漠回应。

  “啊这,这话草民没法接啊,殿下拿出这么厉害的方子,就没想过别的用途?莫说是几条人命,多用上些山都能给它震没。”谢傥见套近乎无门,直奔主题。

  宫祁这才有几分重视,一个假道士竟有些实用精神:

  “拿了孤的银子不够,还想炸孤的山?”

  “殿下别不信,我已经找到了提纯封存的办法,到时候少许的成品,就可与八十一颗引雷丹媲美。”

  谢傥炼丹毫无章法,在问仙宫就是装模作样混口饭吃,所以非常没操守的接受了宫祁的利诱,接触了火药后才上心了几分,对科研的热衷便一发不可收拾,现在是真心想将道士发展为本职,宫祁也正需要这方面的人手:

  “想法不错,如此孤便授你造办处管事一职,问仙宫丹房可以保留,需要人物钱财也一并供应,只有一点,孤要看到你的成果。”

  谢傥意识到青年的重视,精神一振,长揖领恩:

  “臣拜谢殿下。”

  已到午憩时间,三人相继告退,白子晋终于堵到了云亦轩,将人逼至墙角:

  “你怎敢如此冒犯太子!”

  “我有何冒犯?哦,你说量身的事啊,殿下准我亲近,又怎么会是冒犯。”

  “呵,这招已经对我没用了,明明是你借着赏赐得寸进尺要求服侍殿下。”

  云亦轩看似弱势,却一点没虚,靠着墙慢条斯理的回复:

  “那又如何,殿下本就不在意这些,我才有此一说。”

  “怎会不在意,以前都是宫女伺候,连我都没有……”

  “白子晋你真是迟钝,殿下最近的性子可是有了些变化,细节上自然不比以前。”

  “我当然发现了,他好接近了许多”白子晋不知想到什么,悄悄红了红脸:“但这也不是你动手动脚的理由!”

  “你是没看见那个小宫女,量个尺寸人都快钻殿下怀里了,贤弟我只好舍身取义迎难而上,若你我换位处之,肯定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两人对视一眼,清清楚楚看出对方的想法,忽然有了些默契。

  一人眼波流转:“子晋兄,殿下越发招人,还要劳你多多看护。”

  一人神情肃穆:“亦轩,此事为兄义不容辞,但你也要记得,下不为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