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白月光只想活命 > 第30章 第30章

第30章 第30章

  林楚惟现在心情也不是很好。

  去查国外资金来源的人什么也没查出来。

  只知道资金来源于一个古老家族,极其有钱,这种级别的投资只是毛毛雨。

  “就这么断了?”

  “宿主,解康时既然敢这么做,自然有让人无法质疑的地方。”

  当时它就想说了,可惜宿主那时候太兴奋,它不好意思泼凉水。

  “解康时的投资肯定不干净。”

  “但宿主还没有能力能够查那个家族。”

  “是啊,我家小小的公司在人家的庞然大物下就是一只小蚂蚁。”

  “宿主”

  “好了,我就不相信,查不到他的问题,肯定有什么地方被我漏了。”

  “宿主,需要我为你盯着他吗?”

  “不用不用,你收费太贵。”

  “我可以便宜点。”

  “几折?一折我就付生命值。”

  “额,五折,只要宿主连订十天,300生命值。”

  “不要!还是太贵了,我一年的生命讷。”

  殷浦和盯着一直在自言自语的林楚惟,表情晦暗不明。

  系统昨天就发现殷浦和的注意,但他不用告诉宿主,反正没有很忙危害。

  反倒是他知道了,以她不会隐藏情绪的性格,道面对殷浦和,绝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它向上级汇报,结果是不提醒。

  它也只能照做。

  殷浦和不问她这些事情,他知道林楚惟虽大大咧咧,但也不会让别人随便侵入她的隐私,他现在只能是尽量的压抑下疑问,等待时机成熟。

  到时候她自会主动说出来。

  林文宇脸色不善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叔叔,您要不把乐乐留在这里?这样您一个人呆在这里也不会寂寞,乐乐是你亲侄女,就像亲女儿一样,也让她照顾照顾你。”

  解康时语气中带着强势,他现在急需要筹码控制林家。

  林乐乐连忙站了出来:“二伯,我会好好孝顺您的。”

  林文宇现在才真切地感觉到解康时的神秘莫测,明明他每天都还在处理公司事务,可还是叫他拉拢了大半的股东和公司高层,他却一点消息都没收到。

  解康时:“您看,乐乐很乖巧的。”

  他不由冷笑:“你还会问我的意见,所有的一切你不都已经决定了。”

  现在别墅就剩他,其他的人解康时不是收买就是打发掉了。

  不说保姆,他的司机已经跟了他十几年,就这样叛变?

  “叔叔,楚惟她,你把持着这些也没什么用,我”

  他话没说完,一杯热茶泼了他一脸。

  林文宇:“不要从你口中说出她的名字,你没资格。”

  “啊。”林乐乐惊叫一声,赶紧拿着纸巾要擦。

  解康时挡开林乐乐的手,自己用手把茶叶沫子抹掉。

  林乐乐手足无措地左右看看,不敢开口,来之前康时哥已经叮嘱过她不用随便插话。

  解康时面色平静:“叔叔,我知道您不高兴,我也很抱歉。”

  林文宇冷冷盯着他看了几十秒,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往书房走去。

  林乐乐在解康时的眼睛示意下连忙跟上去,

  “二伯,我扶您。”

  手还没碰上他衣角,林文宇的手一甩,一股大力袭来,狠狠地打在她的手上,下意识之下,林乐乐后退几步,护住了小腹。

  “哼!”看着她护住小腹的动作,林文宇冷冷地转头看了一眼解康时,像看见脏东西似的收回了目光,加快速度,更加不稳地离开了客厅。

  只传来一句话:“立刻滚开这里,只要我没事,还轮不到什么小猫小狗来鸠占鹊巢。”

  “什么我爸被软禁了?”林楚惟这同时间解康时干了这事。

  “宿主”

  “你到底有什么用?这件事你都没注意吗?他现在都把公司掌控了。”

  “我有什么办法,只能看他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具体的我怎么知道,只要他把工作任务以文字形式做下去,我就没法得到消息。”

  系统也很委屈,他天天盯着解康时见了那些人,说了那些话,一旦他不通过网络和别的途径,他就没办法了。

  解康时十分谨慎,他把事情吩咐下去,是由背后的人出面解决的,不论是威逼还是利诱。

  再加上他特殊的气运,所以他们事先完全没擦觉到。

  “宿主您不要担心,他现在不敢做什么,您父亲的遗嘱已经公证,遗产都是你的,如果你无法继承,则全部捐给国家做医疗研究。”

  “果然是我爸,做得妙。”

  “是的,您的父亲很聪明,他现在不仅不敢做什么,还得保护他的生命安全。”

  个人的气运怎么能跟国家气运相比,更不要说国家还有龙气庇护,他现在还做不到跟国家机器相比的程度。

  “这样不行!老爷子一辈子骄傲,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宿主想怎么办?”

  “当然是让谢家豪开口。”

  “你还没拿到解康时的毛囊或者血液。”

  “现在就希望老爸那边是否给力了。”

  保姆看到解康时脸上的狼狈还有白色衬衫上的污渍,赶忙拿出一条毛巾。

  解康时拿过来胡乱的的一擦,手死死地捏紧毛巾。

  看着他这样子,林乐乐小心翼翼地拿着纸巾把他头发上残留的茶叶取下来。

  解康时:“你就留在这里,好好照顾他。”

  林乐乐连忙两手垂在身侧:“好的。”

  解康时:“把这里面都收拾好,垃圾要扔掉。”

  说完,他拿着毛巾走到卫生间把毛巾清洗掉,把水池冲的干干净净,便顺手把毛巾扔进了垃圾桶。

  保姆恭敬地把解康时送走,回来便看到林乐乐拿着几个纸团往卫生间的方向走。

  “小姐,怎能让您来做,我来我来。”

  “康时哥让我一定”

  “用不着用不着,卫生间水渍多,你现在可正是要小心的时候。”

  感觉到保姆的目光,林乐乐不由自主地摸了摸小腹,点头。

  “那好吧,这个需要扔到马桶里冲掉,我在卫生间门口等你吧。”

  康时哥说过一定要亲眼看着这处理掉。

  “那您小心点。”

  “哎,阿姨,我怎么看你有点面熟。”

  保姆垂下眼帘,头微微低下,看不起表情。

  “是吗?年纪大了都这样,皮肤下垂,满脸皱纹,还是你们年轻好,真羡慕。”

  林乐乐忍不住轻抚自己饱满的脸庞,深以为然,不再思索这个问题。

  “嗯,阿姨给,冲进马桶就可以。”

  “嗯。”

  保姆接过她手中的纸团,转身的同时借着目光的死角调换了手中的纸团,看到林乐乐轻轻拍着自己脸蛋没发现,保姆微微松了口气。

  “哗。”马桶里的纸团打着旋转冲进了下水道,保姆这才放松下来。

  “乐乐小姐,这是我给您收拾的房间,你看看有什么需要添置的。”

  “那个房间是谁的?”

  房间整洁干净,林乐乐并不是什么喜欢,看到傍边的飘窗外面,那边好像是一个阁楼的样子。

  保姆看到她指的方向,脸色微微变了变,压低声音:“那是楚惟小姐的私人天地,先生不允许任何人进去的。”

  “那就是姐姐住的地方啊,那一定非常非常的好。”

  她眼里流露出羡慕的光芒,喃喃低语。

  保姆微微低头,终于忍不住偷偷撇嘴。

  终于把林乐乐送进房间安置好,保姆走进一个库存室,小心翼翼的拿出那几个纸团,小心翼翼展开,拿着放大镜和镊子把上面的残留物质取下来封存好。

  “哼,还想收买张姨,张姨可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

  林楚惟看着手里的样本,得意的笑。

  张姨是她爸爸的姑表妹,跟林家一样,生活在重男轻女家庭,为了给弟弟筹彩礼,林文宇姑姑家嫁给一个大她二十岁的二婚男人,就这样,那男人天天打她,致使她流产后不再能生育。

  她千辛万苦跑到娘家,没一个人帮她,还想着要把她再送回去。

  她知道自己回去绝对落不着好,被活活打死都有可能,死活不走,跪着苦苦哀求。

  林父看不过去,直接报警,把那男人判了刑,也把她带出了那个吃人的地方。

  林妈妈怜惜她,认她做了妹妹,所以她都一直是叫姨的,从不叫姑。

  张姨之前一直自己在做生意,偶尔来看看她,养了猫和狗,小日子过得悠闲自在,前段时间她爸身体不好,她才拜托张姨去照顾几天。

  却被解康时以为是新来的保姆,就很轻易的“收买”。

  张姨拿着一杯水小心翼翼的推开门,林文宇脸色已经恢复平静。

  “东西已经送出去了。”

  林文宇:“嗯。”

  张姨脸色满脸忍耐:“你就任由她们这样登堂入室。”

  她对林家那些人没一点好感,离开老家已经二十多年了,从未回去过,所以林乐乐没见过她,只可惜,她遗传了林家的眼睛,林乐乐眼睛还挺利,刚才差点看出来。

  林文宇吧一杯水喝光:“现在不是时候啊。”

  张姨一脸不屑:“我真的是”

  林文宇微微一笑:“好了,保持冷静,接下来要麻烦你了,如果她让你不高兴,你就打给解康时,问他要钱,做一些符合你现在的人设的事,他们才不会怀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