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白月光只想活命 > 第29章 第29章

第29章 第29章

  谢家豪:“我失踪了半个月,他们怎么可能还不察觉?老早就转移了,你也知道,干我们这一行,鼻子灵得很。”

  队长:“二十多年!你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可能?你要是真这么蠢,恐怕早就尸骨无存。”

  谢家豪笑笑:“狡兔也有三窟,这一行,这么风险,不可能毫无保留。”

  队长面无表情地看着什么都不说的谢家豪,挥挥手,两个警察便上前压着他带出去。

  队长拿出手里一直握着的录音笔,听这里面谢家豪的声音陷入沉思。

  谢家豪一到警局解康时就收到了消息,他面色阴沉,不发一言。

  吴北心惊胆战的看着这一幕,不敢出言打断。

  “他怎么样?”

  “他什么也没说,不过有示意为我们不要动手。”

  解康时紧紧地攥着拳头,好一会儿才松开,挥手让他离开。

  好一会儿后,解康时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繁华都市。

  他知道谢家豪是不会供出他的。

  林楚惟也得知了谢家豪被抓的消息,兴奋的她与殷浦和分享了这个消息。

  毕竟人家父亲坐牢跟谢家豪还有点关系。

  “这么高兴?”

  “当然,这或许能消断解康时的一条腿呢?”

  “应该不太可能?”

  “为什么?”

  “既然他们是你猜测的那种关系,谢家豪不会把他供出来的?”

  “万一谢家豪够自私呢?争取从轻处罚之类的。”

  殷浦和拿起杂志拍了一下她脑袋,一副她蠢不可及的样子。

  “不可能,他的罪名是贩毒,重罪,而且谢家豪手上还有有人命,这些都和解康时牵扯不上。”

  林楚惟不甘示弱的回打回去,还双倍。

  “解康时可真够干净的,我什么都没查出来,怀疑根本定不了他的罪,怎么办啊?”

  “没查出来不代表就没有,只是他足够小心而已。”

  “啊啊啊啊。好烦躁。”

  “先想个办法让他们做个亲子鉴定,这样警察才有理由找他问话,”

  “这样不会打草惊蛇嘛?”

  “这些都是警局那边该考虑的。”

  “可我已经找队长比对了,他们在公安系统里的dna比对里不是亲子关系。”

  “谁说他们提供的一定是自己的血液,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只是花点小钱而已。”

  “这些人的脑子怎么回事?谁能想到,他们连这都造假,谨慎过头了吧。”

  “就算是生病肯定也是找信得过的医生,相关东西不流出去很正常。平时谁会关注他和一个通缉犯是否具有亲子关系。”

  “是啊,只要保证在大数据里不会比对上就可以。”

  “不对吧,我认识你很正常,你怎么会认识我。”

  “瑞兴集团的大小姐,谁不认识,说吧,你屈尊到我这里想干什么?”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叫莫妮卡。”

  毕竟他是个明星,就算她不追星,也有个面熟,她不记得之前在生活中认识这人啊。

  “你还想瞒我,第一次见就认出你了。”

  “额,人有相似很是正常,我以前真的真的不认识你,你可不要胡乱猜测。”

  自己可是大变样,系统评估过,整个城市80的人都会认不出他。

  “我也不想认出来,可谁叫您太有名了。”

  “嗯?”

  “你可是所以中学的知名人物,在下有幸见过你为人打抱不平的风姿。”

  确实,那个时候她很高调,很多人当过她的小弟,说不定殷浦和真认识她。

  林楚惟心里慌慌的,不住呼唤系统。

  “宿主据系统检测,没有发现恶意。”

  “这是有没有恶意的问题吗,这是我马甲掉了。”

  “现在这情况,建议宿主和他联合。”

  “要说出实情吗?”

  “根据时空协议,宿主不能说出。”

  殷浦和:“我很奇怪,好好的大小姐不做,来做造型助理?”

  正在和系统讨论的林瑞红,顺口说出:“还不是解康时?”

  反应过来后:“还不是他想利用我搞垮我家的公司。”

  “搞垮公司?”

  “是啊,是啊,为了争抢项目,他给公司的兰溪丽水项目使了绊子,本来新区是在兰溪丽水这边的。”

  调查过的殷浦和点了点头,他隐约知道这个事情,不过他还是很疑惑:“你不是他女朋友吗?早晚两家合一家,他干嘛这么着急。”

  说完,殷浦和眼内闪着危险的光芒,不错眼的看着林楚惟的表情。

  林楚惟暴躁:“谁是他女朋友,这是他以为我死后,自己添加的,我们从来都没有、关系。”最后四个字她咬得重重的。

  没注意到殷浦和嘴角慢慢翘起,眼底盛满笑意。

  “那他很卑鄙。”

  “当然卑鄙,就是为了立他深情的人设而已。”

  “可你明明没有事,却要\"死\"呢?”

  “这,哦对。这是国外的医生搞错了。把别人误当成我了,结果我看到他在媒体上的大肆宣传,气不过,决定暗地里给他教训。”

  “这不是你的性格啊,不该是风光出现众人面前,当众打脸吗?”

  这确实是她的性格,立马打脸不隔夜才是她的风格。

  “他这样,肯定不是一天两天,我要查出他到底干了什么事,一起揭穿。”

  林楚惟真是佩服自己,这么错不及防下也能想出这么好的理由。

  “哦哦,这样啊。”

  殷浦和看样子是相信了。

  “你决不能告诉别人啊,我要调查解康时的,可不能暴露。”

  “可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你怎么来我这里?”

  “为了大隐隐入市,他肯定猜不到我会在这里干助理。”

  “确实想不到。”殷浦和点点头,要不是他因为某种原因非常确定,也猜不到。

  林楚惟露出得意的笑容。

  殷浦和心里总感觉还有其他疑问,不过他没有继续问下去,直觉告诉他,剩下的是无法得到答案的。

  “队长,你这是干什么?”

  警局一工作人员十分不解地看着,队长表情里带着愤怒。

  “我不是说这几天除非我的批准,谁都不能出去?”

  他无辜的把手上的袋子举起来。

  “昨晚大家熬了一晚,我去买点喝的。”

  “是吗?”队长一脸不相信。

  “队长,我发誓,真的。”

  队长示意人解开镣铐,往审讯室走去。

  “队长,我有买你的份。”

  “不用了,我有事儿出去。”

  “队长这是发什么疯?”

  “有人怀疑上次之所以行动失败,是因为有内鬼。”

  “不会吧?队长怀疑我?”他忍不住提高声音。

  “干什么,小声点。”

  “他怎么可以怀疑我?我去问问他。”他把手上的袋子往旁边人手上一塞,就朝队长离去的方向追去。

  “好了,我肯定是相信你的,你也要理解他,案件持续不破除,他压力也很大,谁都不能相信,他本来就嫌你太冲动,小心他又延迟让你转正。”旁边人抓住他劝道。

  “我知道,公事公办嘛,可我受不了这个冤枉。”

  “他又没直接说你就是奸细。”

  “好吧,这个奸细,别让我知道谁是,不然我诅咒他吃饭没盐,md。”

  旁边人眼中灵光一闪,就你这种,要不是你爸,这辈子都别想让队长给你转正。

  不过他庆幸有他的存在,不然这么容易忽悠的人可真是难得。

  “队长,目标已经从五人中缩小到三人,其中一个人什么都没做,不代表局中是不是有两个奸细,还有就是要吃东西和出去买东西的两个了。”

  “把林群叫来。”

  “队长怀疑他,我倒是觉得他的嫌疑最低。”

  “你这么想,或许他们就想让我们这么想。我们想着他们不会这么明目张胆这么愚蠢。”

  “我明白了。”

  “队长,林群到。”

  “进来!”

  “怎么样?”

  “他的嫌疑很大,话术里有很强的引导性,当然也不排除两个人都是。”

  “继续盯着他们,找到他们具体的联系方式,务必让背后的人浮出水面。”

  “明白!”

  “不过你也要小心,不然我没法像你爸交代。”

  “队长放心。”

  “果然,谢家豪交待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都已经提前逃离。”

  “砰”的一声,队长一拳砸向办公桌。

  “局内有奸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吧?”

  所有人静默不语。

  “我知道,就在你们中,包括我在内的虽有人。”

  “队长”林群不满。

  “听我说!”队长低吼。

  林群缩缩脖子,不敢再开口。

  “今天开始,所有人必须通报这两天的行踪,不能有一丝隐瞒,否则视为有嫌疑控制起来。”他一字一顿:“谁都知道,必会查出来,我希望你能主动站出来,争取从轻处罚。”

  队长目光扫过一个个人。

  中间有一个人脸上带着慌乱,身体完全僵硬。

  队长杀人的目光定住看向他,直到他开始瑟瑟发抖。

  “队长,队长,我”

  他完全慌乱,不知道如何说话。

  都是审过犯罪嫌疑人的,那这表情大家很清楚。

  “居然是李兵。”

  “完全没看出来。”

  “怎么也想不到啊?”

  “咔嚓”一声,镣铐上手。

  “居然是你,害我差点被冤枉,混蛋。”

  队长拦住林群挥过去的拳头,

  “行了,把他带到审讯室去。”

  林群压下火气,带着他往审讯室走去。

  “对不起,对不起,我也没办法。”

  经过审讯,李兵全部交代。

  林群向队长汇报讯问结果。

  “他女儿得病,需要一笔钱治疗,那些人就盯上了他。”

  “哪些消息泄露?”

  “他也只给过两次消息,一次是谢家豪失踪,他确认我们抓捕失败,第二次就是谢家豪交待的相关信息,怪不得我们这次行动失败。”

  “没别的了?”

  “没了,哦,对了,他还说,他对不起你。”

  “队长,你要不要再去审审。”

  “不用了,他只是临时的棋子罢了。”

  队长按按太阳穴,深感疲惫。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