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白月光只想活命 > 第28章 第28章

第28章 第28章

  外企投资,外来人员

  “楚惟,你在念叨什么?”

  “没错。”林楚惟一拍桌子,眼里放光,“这么明显,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陈向笛被她吓了一大跳。

  连服务员听到动静赶紧进来。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听到声音,林楚惟连忙低下头,死亡目光扫向陈向笛。

  “没什么事儿,刚刚不小心碰到的。”

  “那客人没受伤吧?”

  服务员奇怪地看了林楚惟几眼。

  “没有,有需要我会告知你们的。”

  服务员出门时还看了林楚惟一眼,总觉得这个顾客不说话很奇怪。

  还是告诉经理一声吧。

  经理知道后在包间门口站了一会儿,能隐约听到里面的谈话声。

  知道没什么别的事,便放下心来。

  毕竟这里是高级餐厅,也有一些明星艺人过来。

  不想让别人知道也正常。

  想到解康时这个疑点,林楚惟也有点坐不住,和陈向笛聊了一些工作的趣事后便匆匆离开。

  她真的觉得自己沉住气了很多,以前她可没这么有耐性。

  “系统,时刻关注解康时那边,看有没有人和他联系。”

  现在解康时资金短缺,为了让他继续下去,后面的人肯定会出面支持的。

  相信他为了解决这件事,肯定会与那边有联系的。

  “好的,宿主。生命值-50。”

  md,好心疼,盯着那边一天就要耗费我50天的生命,只希望能尽快查到那边的信息。

  结果,系统盯了没三天,陈向笛那边就告诉他,解康时已经解决掉诉讼了,那些建筑分包公司已经撤诉。

  “他给钱了?”

  “没有,但他给了项目。”

  解康时,你真狠!

  不花钱给尾款,给人家画了个大饼,又收获一群矜矜业业的打工人。

  快气死了她都,她花了整整五个月的生命值,一无所获。

  虽然不知道公司的具体管理,她也知道,新项目开始,那些分包公司一般不会在期间再多提上个项目的分包款,毕竟新项目的分包款才是这阶段最重要的。

  因为这部分大多都是工人工资,是决不能拖欠的,而尾款多是分包公司的利润。

  国外的资金流向很不容易查,没法通过解康时知道具体的项目对接人,就没法细查。

  只能从另一方面入手。

  随着《云胡令》剧集陆续的播出,吸引了很多的原著粉,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些对改编后剧情的一些吐槽,大多还是挺满意的,网文跟电视剧是有一些不同,有些东西是无法完全演绎出来的。

  网文的原作者担任编剧还是有很大噱头的,殷浦和的这个转型算是稳稳当当,虽然他很多粉丝对他出演电视剧颇有微词,更多的粉丝还是希望能多在荧幕上看到他。

  整个网络上殷浦和的粉丝都在欢天喜地,再加上宣传部门稍微的引导,让一群看他笑话的人纷纷闭紧了嘴巴。

  解康时此时却正在大发雷霆,最近一年他是诸事不顺,他现在才知道谢家豪已经失踪超过一个周。

  他现在恨不得直接解决掉吴北,之前明明办事能力不错的,但最近是脑子失踪了吗?

  “你就是这么办事的?”他咬着牙,慢慢地说着这句话,眼里透露出阴狠。

  吴北站在他面前从脚底到头顶都冒着冷气,他非常了解解康时的性格,知道他是气急了,现在的自己非常危险。

  “是,是豪哥叮嘱过得,如果有一天他被抓或失踪了,先不要告诉你,先确定他的生死,如果无法确定,也请你放心,他什么都不会说的。”

  “你是他养的狗吗?这么听话。”

  他走到吴北面前,一个巴掌狠狠地打过去,吴北的头偏向右边,脸部传来剧痛,他顶了顶左边的牙齿,能够明显感觉到松动。

  “我是为了解总,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也必须走下去。”

  “你倒是替我着想,还替我做了决定。”

  听到这话,吴北一个冷颤,赶忙低下头不再说话。

  解康时想到洞庭繁星迟迟无法办理下的商品房售卖许可证,心底不由猜测。

  不过他不认为是警察抓住了,要不然早就发了公告的,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别的地方露了什么马脚。

  林楚惟看着这一幕乐得很,现在她是看他倒霉就心情舒畅。

  不过,“谢家豪到底去哪儿了呢?”

  “宿主,系统也不知道。”

  解康时不知道,警察那边没抓到,那他能去哪儿?

  谢家豪现在还在地下室关着,又渴又饿,浑身都没有任何力气挣扎。

  自从他看到那张文件后就怎么也不肯张嘴了。

  他闭着眼睛靠在墙上,没有任何反应,要不是还有呼吸,不像是活着的人。

  门打开了,他还是闭着眼,任由一道强光打在脸上。

  “你还是什么都不说吗?”来人仍然用着变声器。

  “咕咚咕咚”,来人狠狠喝了几口水。

  谢家豪不由自主的舔舔嘴唇,仍然闭着眼睛拒不合作。

  “看来你是想让自己饿死渴死。”

  “”

  “你倒是沉得住气,可惜,解康时那边沉不住气。”

  “虽然你们把他保护的很好,他也确实很优秀,但他异军突起还是扎了不少人的眼,不知道多少人想要踩他一脚,等着落井下石。”

  “你把太多事情交给他做了,你们组织内部也有很多不满,也多的是有人想将他拉下来。”

  听到这里,谢家豪睁着眼睛,直直地看着灯光射来的方向,带着恨意,眼睛都不眨一下,眼底满是红血丝,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就算我是通缉犯,你这样私自羁押也是犯法的。”

  “我们都是一样的人,什么事情没做过?还害怕杀一两个人吗?”

  谢家豪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浓郁的杀气笼罩。

  他难道真的猜错了,这不是警察?

  “那你杀了我吧。”

  “如你所愿。”

  接下来,谢家豪就感觉脖子一痛,意识渐渐远去。

  灯光大亮,有人从门外进来。

  “问不出什么来了?把他送到公安局去。”

  一大早,值了一晚上班的警察就看到门口不远处角落里一个大/麻袋,还在不停地翻滚。

  他不解地走进一看,惊叫出来。

  麻袋上写通缉犯--谢家豪,

  署名:雷锋接班人。

  公安局瞬间热闹起来,打电话的打电话,作登记的登记,查监控的查监控。

  “队长,监控都被挡住了,什么都没拍到。”

  “远一点的呢?”

  “由于是晚上,很多商铺的监控什么也没拍到,而远一点儿的没有什么异常。”

  “算了,不管怎么说也是好事儿,人家不想我们知道就算了。”

  “可他虐待犯罪嫌疑人”

  看那惨样,至少有半个月没吃饱过东西,就靠一点水和营养液吊着命,就是让他不好过,这得是多大的仇啊。

  “可能是被哪个受害者家属抓到的,说不定人家就是想泄愤一下,去查查,怎么能私自折磨?”

  “”

  贩卖毒品的人,不知道毁了多少家庭,确实是罪大恶极,要是他,不弄死他不足以灭心头之恨。

  审讯室里,一众警察心里惊讶却面上极力保持着平静地看着这一幕。

  谢家豪囫囵吞枣的吃着东西,边吃边捧着着矿泉水咕嘟咕嘟的灌着,还想警察把镣铐打开,好方便他动作,警察面无表情的拒绝了他。

  这人刚被他们带到审讯室还没来得及问话,就囔囔这要吃东西喝水,不给就大叫大闹。

  什么警察虐待人啦,什么他们要饿死他。

  无奈之下,一个工作人员被迫上交了他老婆做的爱心午餐,满满当当的,足够一个成年男人吃的撑撑的分量,他还叫着不够吃,工作人员还出去给他买了一份才足够,就这样,550毫升的矿泉水,还灌了一瓶半。

  “这样吃不会有问题吗?”

  “那能怎么办?不给就闹。”

  “他这是多久没吃东西啊?”

  “这至少有三天?”

  “活该,干什么不好,贩毒,饿死他得了。”

  “咳咳。”看到队长,小警员赶紧低下头干活去。

  队长横了两个人一眼,看到审讯室里谢家豪摸着肚皮懒洋洋的姿态,眼底一冷。

  看到他进来,谢家豪扬起讽笑。

  队长皱起眉头:“谢家豪,你还笑得出来?”

  谢家豪还是那副样子:“为什么不笑?我在你们眼皮底下这么多年,那么怀疑我,都没有找到证据,我不该得意吗?”

  队长:“所以你是承认了?”

  谢家豪反问:“承认什么?我非法集资,但我已经刑满出狱,你们凭什么抓我回来。”

  队长冷笑:“你贩毒,证据俱全,还要狡辩?”

  谢家豪却松口:“哦,你说这个啊,我/干了二十多年了,经手的交易数不胜数。”

  队长压抑住火气:“所以你觉得这是个小事情,无关紧要?”

  谢家豪却面色平静。

  “你的上线是谁?”

  上次抓捕的都是小喽啰,算是他的下线或是下线的下线,据他们推测,那些都是中间商,很大可能谢家豪才是直接和生产商交易的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