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白月光只想活命 >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系统无奈:“宿主,可向反派求助。”

  林楚惟气笑:“求助?”

  系统:“我知道宿主你在生气什么,我只是系统,所有的情绪变化只是模拟出来的,不一定完全切合实际。”

  林楚惟:“哼!”

  系统:“根据我从网络上所能查询的相关信息,这次车祸的主要负责人是港市来的,和解康时竞争一个商场的建设,他们那里非常相信风水堪舆,据说也是他受伤最轻,没有大碍。”

  “您父亲也认识相关人士,可以请他们出面一下,相信他很快就会离开,绝对不会再见解康时一面。”

  “这有用吗?你不是说一般人是无法组止解康时吗?看他能受伤,就说明是干不过他的。”

  “所以才需要请殷浦和出面的啊。据我所知,豫山道观一段时间后会有观庆。”

  “啊啊啊啊!他是能随随便便就能请动的吗?让我再想想怎么吧。”

  林楚惟抓狂不已,她对上殷浦和总感觉非常心虚。

  “你休假准备干什么去啊?”一个护士问另一个正在休息的小护士。

  “能干什么?先在家里宅个一两天,好好睡一觉,这段时间的晚班把我累的不轻,后天要陪我妈去豫山道观。”

  “对啊,后天是豫山道观的观庆啊,我今年是去不成了。”

  “所有人都说灵验,我从小到大年年都去,真没感觉到什么。”

  “小孩子不要乱说,道观真的很灵验的,我小时候早产,医生都说我活不过五岁,家里人都劝我妈放弃,就是我妈不信邪,经常抱着我往豫山上跑,我才能安稳下来,我现在都好几十岁了,谁不说是因为我妈的虔诚。”

  “哇,真的吗?真的这么灵,玲玲姐,完全看不出来耶,那我可不能敷衍了事。”

  “既然你要去,算命一定要找开济道长,他平时很难见到的,只有馆庆的时候才出面的。我妈当时就是求得他。”

  “是吗?那我”

  随着她们的走远,声音渐渐听不到了。

  胡嘉瑞让保镖扶着他离开护士台,他刚刚一直在旁边默默地听着,看着左手里帮他挡灾碎成好几块的玉牌,也心动起来。

  他受伤算轻的,除了右手骨折外,他有严重的脑震荡,一直在住院观察,最致命的一道伤口,是直对着他胸口的穿刺,正好是玉牌挡住的,

  他当然也非常谨慎,派人打听了豫山道馆的一些消息,除了医生不多言外,一些护士和病人都非常推崇。

  派出去调查的人回复的也是肯定的消息。

  本来作为家里的二代,虽然父辈非常相信这些,但由于从没有亲眼见过,一直都是将信将疑的状态。

  这块玉牌,父亲责令他不许离身,说它会为自己挡灾,尽管不相信,基于这是自己带在身边三十多年的东西,也习惯了。

  他非常庆幸这个习惯,不敢想象要不是玉佩,那致命的伤口穿透心脏,他还能不能活下来。

  于是,听到这个灵验的道馆,他非常想去拜望一下。

  解康时现在正盯着网友上传的视频一遍遍播放,里面的林楚惟的面孔非常模糊,让他不由的开始怀疑起自己来。

  从小他根据自己的第一感觉做的事都不会有错误,这次是不是他多想。

  吴北:“我找到网友拍的原始视频,也是模糊的,并不是他做了处理。”

  解康时:“嗯。”

  吴北继续道:“安流大道上那段路程正在新修,没有商铺也没有摄像头,唯有路灯上的一个摄像头,是坏的。”

  解康时一顿:“什么时候坏的?”

  吴北答:“已经有两个月了。”

  解康时眼神一利:“我记得承包那段路程的是我们公司。”

  吴北脊背一寒:“是的。”

  解康时面上一冷:“把那个负责人换了吧。”

  殷素芬的伤口已经恢复的很好,只是经此事之后,她的心情明显好了很多,许绍民这次情节严重,判刑二十年,他现在已经五十多岁,二十年后出来也无力再干什么了。

  甩掉这个包袱后,感觉天也晴朗,空气也清新,世界是那么的美好。

  所以在林楚惟提议去豫山道馆热闹热闹后,她愉快的答应了邀约,也带上了好不容易回家吃饭的儿子。

  山林间郁郁葱葱,林楚惟扶着殷素芬的胳膊走在山间阶梯上,可能不常运动的原因,殷阿姨满脸的汗水,气喘吁吁,脚步越来越慢,偏偏还不愿意停下来休息,并且她脸上非常高兴,兴致非常高昂。

  殷浦和带着助理走在最后面,慢悠悠的。

  大概是因为观庆的原因,上山的人非常多,路过他的人不由自主地多看他几眼,口罩也盖不住他的气质。

  这也是林楚惟故意与他们隔开距离的原因,太显眼了,出来玩要不要这么招摇。

  道观那里已经挤满了人,各种小摊应有尽有,非常热闹。

  道观有一个专门烧纸烧香的大空地,烧纸都是有道观专门的人员在那里一直烧,香可以自己点燃放进香坛里。

  她主动提出要去放纸到烧纸的地方,殷浦和看着她提着的大包小包,上前帮他分担了一部分,护着她挤进去。

  烧纸地方旁边的纸已经堆出一座小山,有专门的道士拿着一把大叉子在不停地翻着灰烬,让纸能够燃尽。

  他们放好纸烧好香就准备离开这人挤人的地方,实在是烧地方的温度太高了,就短短几分钟时间,他们都惹出一身汗,汗水直接顺着脸两边不停地滴落。

  可是人太多,都往里面挤,出去很难,她前面刚好是一个抱着孩子的妈妈,担心挤着孩子,她努力撑着空间,左拧右拧就是出不去。

  “前面有孩子,换个方向出去。”

  林楚惟对着站在她后侧后面的殷浦和说。

  这是,她看到一只手放在了孩子妈妈的胸部,还捏了一下。

  “啊。”

  孩子妈妈不由惊叫了一下,那只手在她惊叫时已经迅速缩了回去,她连忙把孩子往上抱了抱,咬牙往外继续动作。

  “怎么了?”殷浦和里连忙正低头看她,看她一脸愤怒地看着那人的方向,察觉到发生了什么,他勾起的唇角沉了下去。

  “宿主,是你左侧后方那个穿深蓝色短袖的男人,并且,刚才摸你屁/股的也是这个人。”

  林楚惟抬头向那边扫视遍地生说明了情况,看到那个男人佯装无事的向外挤。

  似是察觉到她的目光,那人更用力的向外钻去,引得一片叫骂声。

  林楚惟也顺着那个男人挤出来的通道挤出,只看到那个男人脚步飞快溜走的背影。

  殷浦和也眼神幽深的看着那男人离开的方向。

  正好收到老爸发过来的消息,林楚惟不再关注这事,正事要紧,这人之后在收拾也不迟,老娘的便宜是好占的吗?

  “殷阿姨,我约了开济道长,我们过去。”

  “这不用了吧”

  她也曾拜神求佛,可她的处境也没有一点改变,她心里是不信的,或者说假的太多。

  “开济道长很难约的,他非常有名,来都来了,去看看吧。”

  “没想到你个花裔还信这个。”殷浦和扫她一眼,挑了挑眉头。

  “就是,就是好奇而已,了解一下老祖宗的文化。”

  殷浦和:“那你还挺厉害的,连开济道长都能约到。”

  他身处娱乐圈,身边很多人都信这个,要不然怎么会有开机仪式。但开济道长整个娱乐圈能约到的还是少数。

  林楚惟:“凑巧凑巧,呵呵。”

  殷浦和:“那妈,我们去看看吧。就像她说的,来都来了。”

  他们转身去了后院,走了大概十多分钟,就看到一扇有两个道童守着的门。

  “请问,是莫妮卡小姐吗?”

  “是的。”

  “请跟我来。”

  房间里,开济道长盘腿坐在一个蒲团上,嘴里诵读这《道德经》。

  开济梳着一个发髻,头发里分布的黑白交加的头发,很难想象,他已经九十多岁了,明明看上去最多六十。

  林楚惟推开门,就坐在他对面的蒲团,边发呆边等着他把道德经背完。

  “楚惟,你还是那样对道法没有一点悟性。”

  不知什么时候,开济已经睁开眼睛,详细端详她的面相。

  “那些书太晦涩难懂,我看着都急。”

  开济轻笑两声。

  “你现在的面相我已经看不出什么,明明是已死之相却暗藏生机。”

  “道长,我”

  “我知道。”开济道长一挥拂尘,“也不光是因为你,我在你小时候就知道你是命短之相,也知道外面的世界不对劲。可我心有余而力不足,没办法改变局面,既然现在有了解决办法,只要有半分的希望,我也会全力以赴。”

  “谢谢开济道长。”

  “现在,你需要我做什么?”

  两个人商讨一番后,她出去,让另外的人进来。

  速度很快,林楚惟在里面呆了半个多小时,除了殷浦和二十分钟才出来,殷阿姨和助理都不到十分就结束了。

  不过出来后,殷浦和的气场有点抑郁,反倒是殷阿姨非常高兴,整个人精神的不得了。

  走出远门,就看到胡嘉瑞正用蹩脚的港普和门口的两个道童交流。

  她心中一喜,转身拽住殷浦和就朝他们走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