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白月光只想活命 > 第9章 第9章

第9章 第9章

  《云胡令》这个剧组现在就是一个烫手山芋,没人赶接,没办法,他们只能用高价找了一个没什么经验的年轻导演接手。

  然而,祸不单行,没多久,这个导演就偷偷找上了殷浦和。他们是好朋友。在校期间交情不错,上学时候殷浦和还演过不少他自创的剧本。

  殷浦和大惊:“你说什么?”

  年轻导演言骅苦笑着:“我想着这可能是我的一个机会,只要好好拍戏,只要拍得好,说不定就能扭转局面,但现在,拍得再好我也害怕啊。”

  作为一个没什么作品的小导演,拍东西从来一把抓,就算是现在的剧组,有专门的后勤人员,他还是习惯性的统领全局,这一看,就发现了不少不对劲。

  言骅:“除了康越旗下的电影制作公司投资了一部分,大头却是一个皮包公司,这公司的老板默默无闻,我还找人帮忙查钱的来源,都很有问题。”

  再想想娱乐圈流传已久的事情,很多人拍电影只是为了洗钱。

  那这下就惨了,他想到的时候整个身体都僵了。

  现在完全不知道怎么办?大脑里一片混沌。

  只能来找好友寻求帮助。

  言骅崩溃捂脸:“我几乎可以想象这件事会给我怎样的打击。万一、、万一我的梦想会全毁掉。”

  殷浦和很是平静:“事情发生了,那就赶紧解决,不要等后面更不好弄。”

  言骅:“我现在每天晚上做梦都是有人来杀我。”

  殷浦和:“这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很有可能。”

  言骅急道:“你是不是知道该怎么办?快告诉我,我快受不住了。”

  殷浦和:“你想要解决问题,还不能牵扯上你。”

  言骅点同意:“是的。”

  殷浦和:“秘密举报把,是真是假自然有人解决,和他们商量不要暴露你的信息。”

  言骅:“这可以吗?很容易查到的吧?”

  殷浦和:“这是为了保护你的信息,放心,只会有该知道的知道。”

  豫市公安局特别调查。

  “队长,收到一封匿名举报信。”一个女警察带着手套递给陈向笛,陈向笛带着手套打开信封,看了一眼内容,腰背立马挺直,一目十行看完里面内容。

  陈向笛:“知道是谁送来的吗?”

  女警察:“我查过了,没有指纹,是一个小孩子送来的,说是一个叔叔让他帮忙的,还给了一包糖做报酬,据他说,那人浑身捂得严严实实的,监控也没找到这个人。”

  女警侧身挡住窥视的眼光,表示监控她已经处理好。

  陈向笛低声:“这很有可能是黑山的消息,去查查《云胡令》剧组的投资者们。”

  黑山这个人是从许绍民口中得知得。

  在第二次被抓后,知道自己已经没法瞒的许绍民赶紧把知道的倒了个干净,争取宽大处理。

  那个时候他父母去世不久,两老留下的几个钱很快被他挥霍一空,从老婆那里榨出来的那几个钱根本不够他用。

  一次无意间认识了正在做金融的谢家豪,谢家豪巧舌如簧,给他天天解说什么金融很赚钱,日进斗金之类的,一下子他就做起了白日梦。

  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金融诈骗。‘

  有一天,他准备把从老婆那里搜刮来的几个钱投进去,作着钱能翻几番的美梦。

  还没走进谢家豪的办公司,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

  谢家豪:“这笔钱得赶紧转现,老板等着呢。”

  黑山:“这段时间可能有点麻烦,这次是多少?”

  谢家豪:“有八千万了,老板要的有点急。”

  黑山:“交给我吧,你放心。”

  他这才知道,所谓的金融贸易其实就是洗钱的一个场所而已,以作金融诈骗作为掩饰而已。毕竟,金融诈骗不容易判重刑。

  谢家豪:“黑山,条子已经注意到我了,有些东西要赶紧处理掉。”

  黑山:“放心,我办事一向是很隐秘的。”

  谢家豪:“条子那里有我的一个眼线,只要钱给到位,有消息他会立刻通知我的。”

  黑山:“没问题,老板很相信你,我信任他的眼光。”

  谢家豪:“我在做一些事情,给他们一些东西,到时候我会进去一段时间,这样会洗脱我的嫌疑,到时候就靠你的了。”他不屑。

  “你放心,里面已经安排好了。”

  说完,黑山交给谢家豪一箱子东西,谢家豪从里面拿出一包像是面粉的样子,还尝了一点感受了一下。

  “这货不错。”

  “当然,这是老板最新出的好货。还提练过好几次。”黑山非常骄傲。

  看到这里,许绍民腿已经软了,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

  听到声音的谢家豪和黑山跑过来看到他这德行,一脚给踹过去。

  看到黑山准备处理他,谢家豪栏了一下,“他我还有用处,你不用管。”

  黑山收起□□:“你知晓情况就好,反正是你自己的事。”反正他也没露脸和真名。

  没过多久,他们就以金融诈骗被逮捕,可惜谢家豪的刑期不是他以为的两三年,二十十几年,一下子将他的计划打乱。

  “所以,你根本没看到黑山的样子。”

  “当然,我能活着,也是经历了重重考验的。”

  “他们让你做了什么?”

  “他们,没、、、”

  “结巴什么?快说!”

  “他们让我人肉送了一批毒品。”

  “你这个老糊涂,真是什么都敢做。”

  “警察同志,我也是被逼的,就我送这一趟,就由好几个人盯着,但我就送了一次,后来我就被抓了,还做了十年牢。”

  他小心翼翼地看着警察:“看在我知无不言的份上,这是不是戴罪立功。”

  “什么戴罪立功,等着法官判刑吧。”

  特别调查组一直在查黑山,可惜这个人神出鬼没。只知道他负责处理毒资,向前以清白的名义流向国外。

  他们最近捣毁了其中一个窝点,接下来的处理很有可能洗钱,将钱已正常的名义带走。

  正好有人秘密提供了这个剧组的投资来源问题,那就好好调查是不是跟黑山有关。

  说不定谢家豪也和他藏匿在一起。

  “队长,查到这个皮包公司的法人代表叫做王泊,加国花裔,据说回国宣言是支持内娱事业。”女警察将查到的一些资料递给他。

  “王泊?”队长在这个名字上点了点,“是他了,请过来谈一谈。”

  “可是,队长,有什么依据吗?”女警察踌躇到。没有证据的话,作为花裔是可以拒绝的。

  “你看他的名字,泊,白水,对应黑山,果然是花裔,这么直白,还以为不会有人发现。”

  “难怪,我马上调人去。”

  “等下,还是不要打草惊蛇,明天再去。”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们要抓我。”白泊很是镇定,脸上满是运筹帷幄。

  “白先生不要担心,只是例行问话而已。”陈向笛拿着一个文件袋过来,坐在他对面。

  “哦哦,请!”白泊抬手示意。

  “谢谢白先生配合,那我们开始。”陈向笛不在意他的挑衅。

  “姓名?”

  “白泊。”

  “国籍?

  “加国。”

  “家中从事工作?”

  “父亲是个生意人,母亲已逝去,我为独子,子承父业。”

  “白先生年少有为啊,可是据我所知,白先生的加国户籍所在地并没有白先生这样的人物啊。”陈向笛拿出一份文件,上面清晰的写着他的户籍所在地,住址等。

  白泊知道,这是通过大使馆调查的相关信息。

  “我在加国只是一个小小平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白泊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白先生何必妄自菲薄,虽然你和小时候长得不像,不过我们和你做核酸留下的dna做了对比。发现你和另一个人很像呢,很巧合,他的名字也带有一个泊字。”陈向笛见他心态十分好,又拿出一份资料。

  是一个人的相关信息,名字叫赵泊来,应该是很久之前的证件照,很是年轻,长相与白泊极其相似。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难道你怀疑我是这个人。”他面上不屑。

  他拿起资料看了看:“中学学历,酒吧上班,这可能是我?我可是加拿大知名大学毕业的。”

  陈向笛:“那这张dna对比呢,你以为他们已经将你所有信息都毁了,只是任何东西都有备份,所有的信息不可能只放在一个地方。”

  白泊坚持;“我不认识这个人,我不相信你们的检查。我要我的律师来。”

  说完这句后,他不再开口,问什么都沉默以对。

  “队长,现在怎么办?”

  “作为犯罪嫌疑人拘留吧。”

  然而,当天晚上,陈向笛得到消息。

  “队长,不好了,黑山死了。拘留所传来的消息。”

  “死亡原因?”

  “过量□□致死。”

  “这哪来的?”

  “他自己携带的。”

  “他进来你们没有检查吗?”

  “我们也没想到都21世纪了,居然还有人再嘴巴里藏□□。”

  “昨天审问他的时候并没有察觉到他心存死志,今天是不是有别人见过他。”

  “今天带他出来的时候确实有遇见过好几个人,但并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把所有监控调出来,我看看。”

  “好的,队长。”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