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逆流温暖人生 > 第61章 浪漫的故事

第61章 浪漫的故事

  东山市人民医院,高级病房。

  此时已是半夜三点多。

  酒店门口的涉黑分子已全部被逮捕,包括他们的大头目。

  他们万万没想到,不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粤州的特警队居然会从天而降,将他们在悦华酒店门口来了个一锅端。

  随后,又在阿俊的带领下,那残害人身体、逼人为丐的魔窟,也被特警捣毁。

  那些被残害的可怜的人们,也全部被解救出来。

  等待那些穷凶极恶之徒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残疾乞丐们所在的魔窟的惨状,经带队的特警上报到粤州之后,令粤州公安厅和省政府深为震动。

  省公安厅当即下令特警队就地在东山市蹲点,协助东山市警方来一次彻底的扫黑除恶行动。

  胡小虎双手受伤,被杨璐安排住进了东山市人民医院的高级病房。

  他的手只是肿得厉害,但是没有伤着骨头,算不得重伤。

  但是考虑到他和徐莎夜探魔窟是这次扫黑除恶行动的导火线,为了避免在这几天严打期间遇到狗急跳墙的歹徒,对他施以报复,故此让他在病房里躲一个星期。

  等到残余犯罪分子被抓捕得差不多了之后,再出院会比较安全一些。

  病房外还安排了警察和保安保护。

  其实徐莎完全可以直接在特警的保护下回粤州,但是她却坚持要留在病房里照顾胡小虎。

  她说,胡小虎是保护她才受伤的,她不能走。

  胡小虎躺在病床上,吊着水。

  徐莎正在帮他削苹果,不过那削苹果的手法不敢恭维。

  刀法很快,唰唰几刀下去,那苹果已经去掉13的内容。

  递到胡小虎的嘴边时,有点不好意思,“我第一次削苹果。”

  胡小虎笑笑,“第一次就被我享用了,非常荣幸……”

  “张嘴,吃一口。”

  胡小虎张开嘴巴,喀嚓一声大大的咬了一口。

  徐莎看着他夸张的样子,笑了,伸出白皙的手来,拿着一方软软的纸巾,轻轻的擦了擦他嘴角的汁液。

  胡小虎望着她的如花笑靥,感受着嘴角的柔软,还有那沁入心脾的芬芳,有点迷醉。

  面前的这个小妞,又恢复了花痴女大学生的模样。

  他想起她数个小时前的神勇,那又快又狠的腿法,舞得虎虎生风的双节棍。

  简直判若两人。

  “你学过功夫?”

  “我五岁开始学的,散打、咏春、谭腿、泰拳、自由搏击、八极拳、双节棍……都学过。”

  胡小虎愣了一下,他五岁的时候,大概开始学打猪草、拾柴、爬树、掏鸟窝……

  “你你学过形意混元八卦掌没?”

  “没,拜过一个形意拳师父,被我踢倒了几次就没来了。”

  “他会闪电五连鞭不?”

  “鞭法?没听说过。”

  “哦……喀嚓……”

  她又伸手替他擦嘴。

  两人离得很近,都能感觉到对方散发出来的热气,气氛变得有点旖旎。

  他吃,她喂。

  他津津有味的咀嚼着。

  她静静的看着他,眼中充满温暖的笑意。

  他也看了她一眼。

  她的脸算不得很惊艳,但是很干净,很纯,很温暖,很亲切……

  终于,苹果啃完了。

  水也吊完了,护士过来拔了针,病房内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了。

  “你先休息下,我去洗个澡。”

  高级病房里,空调、热水器等一应俱全,像宾馆似的。

  她从背包里找出内衣内裤,进入了浴室。

  浴室里响起了淅淅沥沥的水响,胡小虎突然莫名的产生一股冲动,只得强行抑制着心头的邪恶想法。

  脑海里一阵纠结之下,他只觉一股困意涌上心头,渐渐的睡着了。

  再醒来时,徐莎已经洗好了澡,坐在床边看着他。

  她换上了一身洁白的睡衣睡裤,头发柔柔的披散着,白皙柔嫩的脸庞,在灯光下闪耀着一层柔和的光辉。

  胡小虎看了一下墙上的钟表,“四点多了,你也睡吧。”

  对面还有一张床。

  徐莎吸了吸鼻子,“你身上有汗,不去洗……”

  她说了一半停了。

  胡小虎的一双小臂肿得滚圆滚圆的,手都抬不起来,根本没办法洗澡。

  “过几天,等手能动了再洗吧。”胡小虎尴尬的说道。

  事实上,他现在的确十分的难受。

  经过一场惊心动魄的刺激,全身都是汗,痒痒的。

  她又吸了吸鼻子,皱起了眉头,“这至少还得三四天才好,全身都是汗,得多难受……”

  胡小虎尝试着活动一下手臂,疼得龇牙咧嘴,只得放弃。

  徐莎忍不住伸手抓着他的手臂,柔柔的抚摸着,脸上露出心疼的神色。

  过了许久,她的脸上突然涌起一片羞涩的红晕,嗫嚅着说道:“要不,我帮你洗……”

  胡小虎原本已经在闭目养神,听到这句话,忍不住一激灵,张开了眼睛,“什么。”

  她把话说出口之后,似乎也豁出去了,神色十分的坚定,“我帮你洗好了,你保护我,我照顾你,应该的。”

  胡小虎顿时被她整的懵逼了:“这……”

  前世,作为一个阅历丰富的老男人,这种事情他都没少经历过。

  此刻,他却突然觉得尴尬了起来。

  徐莎没有扭扭捏捏,说做就做。

  轻轻的把他扶起来,然后就开始给他脱衣服。

  动作很生涩,终于将他扒得只剩下一条内裤。

  最后,她把他的内裤扒了下来。

  胡小虎尴尬的进了浴室。

  她打开莲蓬头。

  温水缓缓的从他头上流下,然后蔓延到全身,很舒服,很暖和。

  她先帮他抹了洗发水,轻轻的揉捏着他的头发和头皮,冲水。

  然后再在他背上抹上了香皂,认真的,一寸寸的,搓洗着。

  终于,从后颈到脚后跟,包括臀部及股沟,都清洗得干干净净。

  “哥……”她在他背后轻声的叫着。

  “嗯。”

  “你以后还会给我写诗吗?”

  “会的。”

  “还会拉二胡给我听吗?”

  “会的。”

  “不要拉那么伤感的曲子。”

  “好的。”

  她没有再说话,转到了他的前面。

  开始在他脖子处涂抹香皂,然后慢慢的搓洗着,一直清洗到了腹部下面。

  她停住了。

  胡小虎的身子也僵住了。

  然后,她低下了头,继续小心翼翼的清洗。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想着魔窟里的惨状,想用心中的愤怒和悲痛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然而,没用。

  这具身体太年轻了,受不了刺激……

  整个过程,胡小虎闭着眼睛,说不清楚的感觉。

  最后,她抬起头来,脸色红红的,涂了朱红一样,声音也变得像水里冒出来的,“洗好了……”

  这个能一脚踹倒一个壮汉的金刚芭比少女,此刻却像个刚过门的小媳妇一般,娇羞不已。

  胡小虎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帮他擦干全身,吹干头发,换上一套干净的病号服。

  胡小虎顿时觉得全身舒服多了。

  原本刺痒的感觉,一扫而空,整个人变得轻松而愉快。

  只是。

  胡小虎知道,这次经历,无论是对他,还是对徐莎,都将终生难忘。

  徐莎扶着他躺上了病床,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他。

  眼波柔媚如水。

  “哥,你说你没女朋友的?”

  “嗯。”

  “能不能……”

  “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好不好?”

  “好!”

  胡小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国外有一家跨过公司,规模和实力十分庞大,相当于南棒国的三鑫,其收入占整个国家的gdp的20%,强大到可以影响这个国家的政治格局。然而,谁也没想到掌控这家公司的家族的长公主,年轻而貌美,学历也极高,被当做家族的继承人来培养,居然会爱上一个公司的小保安。”

  胡小虎讲的其实就是南棒国的三鑫公司的长公主和保安的故事,只是这个故事二十年后才有结局,所以他只能以类似的名义来讲这个故事。

  徐莎静静的听着,眼中露出明亮的神色,亮得发光。

  “这门亲事,自然是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但是公主爱那年轻、帅气、幽默的保安,爱得死去活来,不惜与家族决裂,誓非那保安不嫁,最后……”

  胡小虎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徐莎的神色也紧张起来,紧紧的望着他。

  胡小虎继续说道:“最后……在长公主的拼死拼活的争取下,她的父亲终于同意了这门婚事。因为她的父母很爱她。而且,他们还安排了保安进麻省理工读书深造,毕业后又安排他进公司担任高管。”

  “哇,太浪漫了,这个长公主太勇敢了!”

  徐莎兴奋得差点流泪,忍不住拍起掌来。

  白皙美丽的脸庞,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胡小虎看着她的模样,心中似乎感觉到什么化了似的,忍不住一阵心疼。

  终于,他还是打断了她的兴奋,“你想知道他们二十年后的故事吗?”

  徐莎看了看他的神色,眼中闪过一丝不安,急切的问道:“后来呢,他们怎么样了?”

  胡小虎苦笑了一下,停顿了几秒,终究还是残忍的告诉了她这个结局,“后来,他们离婚了!男的酗酒、嗜赌、嫖娼、出轨,还家暴……法院判离婚之后,男方得到的分手费折算成人民币将近一个亿,仍然不满意。他想要的数字,折算成人民币是将近一百亿,所以继续上诉。昔日两个深爱的人,彻底反目成仇……”

  徐莎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嘴巴张得大大的。

  眼中原本满满的温暖的笑意,逐渐转化为无尽的哀伤。

  过了许久,徐莎低下了头,问道:“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