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15章 游轮前奏

  景穗和柯南他们一起走在走廊里,她走在了最后面,景穗的脑海里不断浮现着盐田川里的表情,是笑,但和平常的笑有些出入,笑得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

  由于他们出去的时候没有打伞,衣服都被淋湿了,只好去换新的衣服。

  安室透站在二楼的窗户旁,看着冒雨寻找蛛丝马迹的柯南露出了笑容:“看来他好像知道了什么。”

  而换完衣服的景穗坐在屋子里将案子梳理了一遍,认定了凶手就是那个叫盐田川里的男人,信誓旦旦地走了出去。

  却看到了这样一幕:安室透正看着柯南向毛利小五郎使用麻醉针。

  好劲爆!

  景穗想起原剧情好像是列车结束不久后就发现了,如今推迟了些,但这样一幕被她发现了,真想拍照发个朋友圈晒一晒,我景穗,亲眼目睹柯南掉马现场。

  麻醉针准确地射到了毛利小五郎的脖子上,只见他晃晃悠悠地成功坐在了沙发上,柯南光明正大地给他的毛利叔叔摆了一个沉思的姿势,但奇迹般的没有被人看到,就连发现柯南有麻醉针的安室透也把视线挪到了别处。

  景穗大为震惊,这难道就是主角吗?

  一旁的人窃窃私语,隐约能听到有人在说什么:“是沉睡的小五郎。”

  “今天是一个绝佳的日子,对于凶手来说,但很可惜遇上了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

  盐田村志神色略微显得有些不自然:“那这么说,你已经知道了这次案子的凶手了?”

  “当然。”躲在沙发后面的柯南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表情,手里拿着领结变声器,发出了毛利小五郎的声音:“当然,不止这次的案子,就连四年前的盐田春奈的案子我也知道了。”

  “四年前的今天,盐田春奈在这个偌大的别墅中,无助的死去,死在了那个角落里。”

  盐田川里听不下去了:“别搞那些弯弯绕绕,凶手是谁?”

  “无助的死去,据我所知盐田春奈是学过空手道的吧,那究竟是谁可以让她毫无反击之力呢?”

  盐田川茨低声说:“盐田奈杏。”

  “什么?”所有人都很惊讶。

  “还有一个,就是木屋友人,他们两个合力将试图反抗过很多次的盐田春奈杀死了。”柯南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想必这一次的凶手动机就一目了然了,必然是仇杀。”

  “而凶手就是,盐田村志!”

  景穗愣了一下,这这这她和答案不一样,怎么回事啊,那为什么盐田川里他要笑得那么诡异呢?

  “我?毛利侦探,你说笑了吧。”

  “自然不是,第一个案子你确实有充足的不在场证明,但那个手法你不在现场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木屋友人,第二个更不用说了,你虽然行动不便,可到案发现场的时间未免也太晚了吧。”

  “毛利,不愧是名侦探,头头是道说得我都差点信了,那么证据呢?”

  景穗都想把脸捂住了,还要证据,柯南要是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你是凶手,怎么可能对毛利小五郎射麻醉针呢,这不得给你锤的死死的。

  柯南的眼镜在反光:“我想你的口袋里应该有专属于盐田奈杏的头发吧,哦还有,你的房间,我想那个钓鱼线应该还在吧。”

  盐田村志终于放弃了抵抗,老人似乎在这一刻更加苍老:“果然真的什么都逃不出名侦探的眼睛,你那看似搞笑的面孔下居然藏着如此锐利的眼神,我最宠爱的孙女被两个人联手杀死了,当我知道真相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想要和他们同归于尽了。”

  盐田川茨难以置信地看着老爷子,他真的没有想到一直最疼爱奈杏的爷爷居然居然就是杀害她的凶手。

  盐田村志从桌子上拿了一个小刀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现在我终于杀了他们了,终于杀了他们了。”

  老人眼里含泪,望着远处似乎看到了自己四年未见的孙女春奈,轻声说:“春奈,爷爷来找你了。”

  但却被小兰夺走了刀子,柯南说:“你杀了人,就要承担责任!”

  在这一刻,老人似乎释然了,昏倒在了地上,没过多久便与世长辞了。

  后来在警方搜查屋子是,景穗到了盐田村志的屋子里发现了一个文件夹,上面写着盐田奈杏为收养,下一页,盐田川里为收养,在下一页盐田川茨为收养……

  “很惊讶吧。”

  景穗闻声一个激灵扭头一看居然是盐田川茨连忙解释:“我不是故意……”

  “人都已经走了,这些东西看不看都无所谓了。”盐田川茨拿起摆在角落里的那张全家福的照片抚摸着:“那时候,真的很幸福,但也不知怎么了突然就变成了这样,就剩下了我和川里了。”

  景穗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安慰,但似乎盐田川茨应该只是感慨一下,很快就转移了话题:“不过这件事情川里不知道,帮我瞒着他可以吗?”

  “当然。”

  第二天一早雨便听了,警察来了地时候带走了那三具尸体,看着警察全数离开后,安室透走到了柯南的旁边低声说:“柯南你这个手表似乎很特殊啊,还能发射麻醉针。”

  “!!!”柯南直接吓到瞳孔放大了,连着后退了几步:“这只是可以放大的,安室先生你看。”

  景穗也凑过来说:“我也看到了哦,是个很特殊的手表。”

  服部平次看到柯南被两个组织的人包围着,眼神还那么惊恐,赶紧走过来说:“柯南原来你在这里啊,小兰再到处找你呢。”

  说着就把柯南给抱走了,安室透看向景穗:“你也发现了啊。”

  “很明显啊,我听琴酒说你很早就成了毛利侦探的卧底了,怎么一开始没发现呢?”

  “……”安室透确实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打酱油的唐泽无越走到了景穗旁边说:“马上就到了游轮的时间了,记得到时候一定要来,还有安室先生。”

  景穗违心地点点头,并表示自己一定回去,其实她已经开始制定如何从注定要沉的游轮里逃出来的计划了。

  毕竟她看到唐泽无越也对柯南他们说了同样的话,并且还把没有票的几位给补上了。

  景穗看了看安室透再看了下不远处的柯南他们,不出意外又是一个剧场版的加持,诶等等,柯南手上怎么不止一张票啊!这么说小哀会来,那么她现在的邻居也会来,啧啧啧,真是巨无霸豪华套餐啊,直接又将剧场版上了一个档次。

  景穗再次坐上了车,熬过后,成功回到了自己的家。

  于是就看到了,松田他们在玩耍,还看到了在家的唐泽秋也。

  “你今天不上学吗?”

  唐泽秋也穿着围裙,简直就是居家好男人,他边拖地边说:“学校出了点状况,休息了,我就回来看看我姐姐。”

  “出了点状况?”景穗不解道

  “怪盗基德知道吧。”

  景穗猛的点点头,这个她知道,还知道真实身份呢。

  “被抓了。”

  “!!!!!!!”呐尼?

  唐泽秋也看到景穗如此震惊的眼神解释道:“不好意思说得简便了些,有个学生假扮怪盗基德进行偷窃,被警官带走了。”

  景穗听完松了口气,她还以为真的怪盗基德被抓了,那她见基德不就成了探监,那青子和快斗不就be了吗?

  “看你这样也是基德的粉丝吧。”

  景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唐泽秋也却说:“他不过就是个高中生,而且还有喜欢的人了。”

  “???”景穗的情绪就像坐过山车一样:“难道你知道怪盗基德的真实身份了?”

  唐泽秋也示意景穗,他先去放一下手中的拖把,在回来后从冰箱里拿出来些吃的给松田他们,随后坐在沙发上:“之前被警方邀请抓过一次,后来和白马探一起抓,我看到了他的脸。”

  “难道你没告诉警察?”

  唐泽秋也笑了一下,看着景穗说:“你不是害怕他被抓吗,怎么还奇怪我没告诉警察?不过这也是有原因的,我在抓捕怪盗基德的时候遇上了一个组织,我想他应该和那个组织有些什么矛盾吧。”

  “对了,去京都的感觉怎么样?”

  景穗就开始讲述了她在京都发生的那个案子,两人都没注意到唐泽慕的神情,在一旁的诸伏景光却是发现了不对劲,跟在了唐泽慕的身后。

  “诸伏,我不是什么好人,我手上沾满了很多无辜的人的鲜血。”

  “是在京都吗?”

  唐泽慕沉默了,她是在那件事之后拿到的代号,也是在那件事之后她成功得到了那个人的信任,同时整整半年没执行任务。

  “诶对了,你们要去游轮吗?”

  “当然了!”

  这一天,一大早景穗就在排队了,大大的包里装着还在呼呼大睡的警校组们,原本她还想带着小慕和明美可是无论怎么说她们都不愿意出门,只好只带着警校组的四人踏上了巨轮。

  游轮在一个月以前就发布了乘坐的时间,用抽签的形式抽取乘客,当然不止这些举办方和赞助商也带来了不少人,这一条长龙可以说一部分是幸运儿一部分是关系户了。

  “怎么样,新一那个家伙不来吗?”

  园子凑到小兰旁边,看着挂掉的电话:“新一他说他有很急的案子在处理。”

  景穗就看到了柯南抱着滑板从不远处走了过来,真是一整个羡慕住了,她什么时候才能实现脚踏车自由呢?

  队伍不知道怎么回事,瞬间就往后退,景穗来不及反应,就被人踩了好几脚,要不是后面有人扶住了她,她可能就摔倒了。

  “多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