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11章 任务失败

  景穗很是着急,若是没有别的势力阻拦,这场戏一不小心就会被琴酒戳穿,到时候倒霉的不是她就是安室透了。

  景穗突然看到了一个人,一个意料之外却是情理之中的人。

  “哟,小鬼,你怎么在这里啊?”

  柯南扭头一看居然是铃木园子和铃木次郎吉:“园子姐姐,还有次郎吉爷爷?”

  “柯南,我听小兰说,你不是在阿笠博士家嘛,怎么一个人来这里了?”

  “我就是出来买东西,想上厕所,我快憋不住了。”

  很显然铃木园子和铃木次郎吉两人都没有怀疑,柯南终于进入了会馆里面。

  会馆里人来人往,柯南并没有去洗手间,而是上了二楼,没走多远,他就看到了唐泽景穗和安室透,两人离得很近,他们似乎在看着大厅,他们要如何杀那个高岛右卫呢?

  景穗看到柯南成功地进入到了会馆终于松了口气,一号告诉松田他们,场外帮手之一已经成功就位。

  “松田接下来就看我们的了。”

  松田他们将会馆的许多地方安装了烟雾弹,一号将任务进度告诉了景穗,景穗突然感觉有一道目光在注视着她,似乎是从……景穗从会馆的二楼看向对面的那栋楼的窗户,视线消失,景穗心想:“赤井秀一大概率已经就位,她可得小心不能被人一枪毙了。”

  “卡慕,卡慕,卡慕?”

  “啊?”糟糕想着提防赤井秀一,居然忽略了身旁着个疑心病极重的家伙,景穗只好用哈欠掩饰:“不好意思,昨晚没有睡好。”

  “不要影响任务就可以了。”

  柯南听到了这个曾在他手机上出现的代号,连忙将这件事告诉了冲矢昴。

  景穗看着非常希望任务成功的安室透,要不是她知道安室透的真实身份还真要被骗了过去。

  会馆变得安静下来,大厅里包括楼上的所有人都在注视着从后台走上来的男子,男子走到话筒跟前,清了清嗓子说道:“大家好,我是高岛右卫。”

  随之而来就就是一阵热烈地掌声,高岛右卫神态自如继续说道:“这次可以说是一个交流会,我邀请了各个领域的翘楚,大家尽情谈笑……”

  二楼的安室透说:“开始行动吧。”

  这句话不仅仅是对景穗说的,还有藏匿在各处的公安成员说的。

  “好。”

  景穗和安室透分开,两人分别都穿梭在人群中,景穗低着头戴上手套摸了一下口袋,其实她很紧张,这可是她第一次拿枪,平日里景穗最多只是碰过塑料假枪,玩过一些枪战游戏,得了一个人体描边大师的称号,景穗低头看着这把枪,与松田他们用脑电波交流着:“我会不会被这枪的后坐力给弹得摔倒了啊?”

  “不会。”唐泽慕在家里吃着布丁:“我的身体是经过训练的。”

  景穗松了口气,要是当着这些大佬的面她被一个□□的后坐力给弹飞了,那不就成了大型社死现场了?

  台上的高岛右卫在激情演讲着,并不知道台下已经开始暗流涌动,松田他们手捏遥控就等着景穗的通知。

  景穗心里默默倒数着,此时冲矢昴找到了一个绝佳的狙击位置,把枪架在那里,从倍镜看到了会所的里面,唐泽景穗的身影出现在了冲矢昴的视线范围内,冲矢昴的食指摩挲着,他在考虑该不该现在开枪杀掉这个卡慕呢?

  景穗再次感受到了强烈视线,想来应该就是赤井秀一:“放烟雾!”

  号令传达给了松田他们,“碰!碰!碰!”烟雾瞬间弥漫开来,会馆里没一会就充满了烟雾,整个会馆乱成一团。

  “这是怎么回事?”

  “降谷先生。”风见裕也见情况有变,联系着安室透。

  在不远处狙击的赤井秀一看到已经弥漫开来的烟雾冷哼了一声,收起了狙击枪。

  安室透看着无法看清楚四周,只好告诉公安的人不要轻举妄动,景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将背包半开放在地上,让松田他们进来,等到烟雾快散去时,景穗对准那个仓皇失措的高岛右卫开枪。

  柯南见状高喊了一声:“高岛先生!”

  摁了增强脚力的按钮朝着高岛右卫跑了过去,扑倒了高岛右卫,景穗嘴角微微上扬,但很快她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烟雾散去,景穗收起了枪,看到了不远处的安室透,走到安室透面前,无奈道:“失败了。”

  “那一枪是你开的?”

  “当然了。”

  “烟雾弹呢?”

  “也是我弄的。”

  景穗看着安室透的神色有些不对劲,安室透沉默了片刻:“卡慕,你的擅自行动完全打乱了我的计划,我会和琴酒如实报告的。”

  “……”景穗无语,这不是任务没完成吗?

  “波本,我们都是为了完成任务。”言下之意,没有必要打小报告。

  在楼顶上冲矢昴打算开枪的时候,警车已经在不远处了,安室透没再理会景穗,直径离开了,景穗跟在后面想要解释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到了会馆对面景穗发现自己的脚踏车居然不见了,再看看已经走远的安室透,尼玛我做错了啥?

  安室透坐在车上,却听到有人在敲窗户,一看居然是贝尔摩德,放下车窗:“你来干什么?”

  “看看我曾经的搭档现在怎么样了。”贝尔摩德看了眼安室透说:“怎么不让我上车?”

  “怎么可能,上来吧。”贝尔摩德坐在了副驾驶座上:“波本,跟卡慕合作怎么样?”

  “毫无配合可言。”

  贝尔摩德系好安全带后,车子启动:“这次任务我可是看了全程,波本,卡慕为了完成任务可是很努力呢。”

  “努力?”安室透嗤笑道:“我看她是在努力搞破坏。”

  安室透还在回想着那一幕若不是柯南及时地推开了高岛右卫,那么唐泽景穗的那一枪就会打到,他原以为唐泽景穗有了大的变化……不对我在生什么气,任务失败了我该高兴才是,更何况那唐泽景穗做了什么会让我觉得她有大变化?

  “对了,帮我吧赤井秀一死的那个录像带给我。”

  “波本,你难道还不相信赤井秀一死了?”

  安室透解释道:“我只是有些怀疑。”

  “好。”

  安室透停在了贝尔摩德家的楼下:“到了。”

  “多谢。”

  安室透开着车在路上行驶着,就看到背着包走在街上的唐泽景穗,她怎么还没回去?

  景穗走在街上,她想过第一个车子会因为某次案子或者是和组织对决的时候英勇牺牲,但她独独没想到居然是被人偷了。

  “看来自行车不能随随便便放在外面的。”

  “可是我上锁了啊。”

  景穗走着走着一辆车停在了景穗面前,车窗缓缓下降,漏出来了安室透的脸,他不是生气了么?

  “坐车吗?”

  景穗虽然很想硬气地说不坐,可她不想走回家啊,景穗点点头说:“坐坐坐。”

  景穗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扑鼻而来的是香水味,啧,难不成安室透还喷香水?

  景穗坐在位置上,系好安全带,车子启动后景穗的心跳开始加快,安室透用余光看了眼景穗问道:“你这没有去看心理医生?”

  “还…还没,最近有些忙,就一直没看。”

  “……”安室透想这个唐泽景穗这段时间会不会就是忙着加工这次的任务呢,要是没有柯南她这次任务会是一个极为完美的任务吧,但安室透不知道的是即使没有柯南,这次任务也不会成功。

  “对了,今天是我有些失态了,我想了想无论如何我们都是想完成任务的,下一次任务可以在我们的配合下完成。”

  “好。”

  车子平稳地停在了景穗的家门口,安室透顺手帮景穗解开了安全带,甚至下车将景穗从车上扶下来:“平日里无法避免坐车的,不要讳疾忌医。”

  “我知道了,多谢。”

  安室透开车回到了自己的公寓里。

  景穗站在原地缓了好一会,感觉到了有人在看她,景穗装作刚发现窃听器的样子,使劲将窃听器捏碎,随后回到了自己家里,松田阵平从包里跳了出来,还有其他五人也接连出来:“喂,你们那有没有觉得降谷有些怪怪的。”

  “对对对。”

  宫野明美问道:“你也是那个组织的人,你见过我的妹妹吗?”

  “见过的,但不在组织里,你的妹妹现在很安全。”

  “不在组织里?”宫野明美试探地问道:“难道……她是离开了组织?”

  “嗯,她不在组织里了。”

  “我妹妹是怎么离开的组织,琴酒有没有伤害我的妹妹?”

  景穗沉默不语,一旁的唐泽慕说:“具体怎么离开不知道,但是你的妹妹现在就住在这附近。”

  “那我可以和我的妹妹相见吗?”

  景穗摇摇头说:“暂时不太可以,不过以后谁知道呢。”

  宫野明美眼里闪过一丝失落不过很快就好了,因为她知道早晚她都会和志保相见的。

  景穗在一个空房间里拆开了之前买下的油画颜料,这些天太过于忙碌,直到现在才好好享受,搭好画架,坐在那里看着落日晚霞一旁的楼都被染红了,大号刷子将整个画布铺上了颜色,从大块到细小处,一副落日晚霞的风景油画就画了出来。

  整个屋子里的充满了松节油的味道,虽然闻多了确实对身体有些影响但架不住她爱闻,直到夜深后,景穗才回到了卧室,心满意足地入睡了。

  一大早手机就开始震动了,景穗半梦半醒间接通了电话就听到有人在喊她的酒名:“卡慕。”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