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到了柯南世界我被迫成为手艺人 > 第5章 第五个泥人

第5章 第五个泥人

  景穗突然能听到了松田他们说话,松田他们也感觉到了景穗,景穗赶紧在脑海里说:“松田,萩原,诸伏我现在也在这层楼里,你们试图发出一些细小的声音。”

  “好。”

  没一会,炸弹犯被着小小的石头掉落的声音分了神,景穗拿出一次性的小针给炸弹犯拿着遥控的手扎了一下,疼痛让炸弹犯没有第一时间摁下按钮,柯南现在没了麻醉针,腰带也在修理只好用头顶了过去,安室透也冲过去直接制服住了犯人将其打晕,柯南站稳后看着快要落地的遥控赶紧接住,景穗见此事已经结束,于是抱起松田他们迅速离开,深藏功与名,在路上与赶到的警车擦肩而过。

  “大家配合的不错啊。”

  “那是!”

  “不过降谷一个人应该过的很累吧。”

  诸伏景光叹了口气,他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已经捏好的伊达航,他们五个就剩下零一个人了。

  景穗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说道:“哎呦,你们这不是复活了嘛,迟早会见面的。”

  似乎天空能感觉到他们的心情,原本阴沉的快要下雨的天气渐渐变得晴朗。

  炸弹犯的事情结束后的第二天,柯南在阿笠博士家想起在烂尾楼里的安室透心里充满了不解:“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灰原哀坐在柯南旁边,电视上正在播放着炸弹犯再次抓的新闻。

  柯南自然不能告诉灰原哀:“没什么。”

  灰原哀明显不相信,但她也没有再问,毕竟根本问不出来。

  安室透来到了墓园,遥遥望去:“好久没来了呢。”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成了一个人了,安室透看到两个拿着花来了警察,躲到一旁,趁着那两个人没注意带好帽子就离开了。

  “伊达班长!”四个人抱在了一块,景穗看着这一幕,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三人七嘴八舌的给伊达航讲了现在的情况并且介绍了景穗。

  “这么说活着的只有降谷了?”

  “嗯。”

  景穗给了他们叙旧的空间,离开书房后景穗出了屋子看着信箱里居然有一封信,写着致唐泽秋也:“给唐泽秋也的信?”

  唐泽秋也的电话打了过来,拿着信的景穗接起了电话:“喂。”

  “是我,唐泽秋也,你看到信箱的信了吧。”

  “帮我去一下,如果委托给了钱什么的都归你。”

  景穗问道:“这周你不回来?”

  “有个案子,我就不回来了,如果我姐姐醒来找我的话,就和她如实说就好。”

  “嗯,知道了。”

  景穗挂掉电话,拆开那封信:“这封信是原崎本田写的,说是邀请唐泽秋也来破解二十年前的凶杀案,地点是在大阪,七号别墅。”

  “这…这让我去?”景穗其实并不想去,原崎本田她看了一千集的柯南都没听过这个名字,柯南世界的发展已经是她无法预料到的了。

  景穗正在犹豫,突然发现信封里还有一张票,拿出来一看居然是船票,还附带着一个便签:“这是委托费。”

  “大手笔啊,一张巨轮的票!”景穗从来没有坐过轮船:“这个去一下其实也挺好的,就是不知道松田他们想不想去。”

  景穗去了松田他们所在的屋子里:“你们明天要和我一起出远门吗?”

  “哪里哪里?”

  “去大阪。”景穗把信递给了松田:“有人委托我去查个二十年前的案子,地点是在大阪,而且还有一个游轮的票,正好查完案子之后带你们去游轮上玩一玩。”

  “好诶!”他们警校毕业后就没有一起玩了,要是降谷也一起的话那就更开心了

  警校组的四个人都同意了,就差……景穗走到了隔壁的书房里,看着那个还没干透的泥人:“也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去。”

  第二天,景穗起的很早,她跑到了书房,经过一系列操作光芒褪去后,景穗复活的第一个女孩醒了,女孩睁开了眼睛,周围似乎都放大了好几倍,但极为的眼熟,女孩的目光看着那个巨大的人,后退了好几步问道:“你怎么和我长得一样。”

  “这就是你的身体。”

  “什么?”女孩眼睛瞪的老大了:“你代替了我?”

  “不是不是。”景穗又想了想好像这么说也不错:“其实也差不多吧。”

  “!”女孩眼底一暗:“是琴酒?”

  “哈?”

  “是组织做的?”

  “不是,不是,都不是。”景穗连忙否认:“其实这件事说起来很匪夷所思,我不属于这个世界,阴差阳错我来到了这个世界,灵魂到了你的身上。”

  “好吧,那我的弟弟呢?”女孩指着日历问道,今天是周末她回到日本后秋也说每周六日都会来的。

  “你的弟弟去查案子了。”

  “哦。”

  “我叫景穗,还有四个和你一样的,我今天要出远门带着他们,你要跟着我吗?”

  女孩摇摇头,随后又点点头:“我跟着。”

  景穗伸手让女孩站在自己的手上,女孩说:“你以后叫我唐泽慕就好了。”

  “啊,好唐泽慕。”景穗和唐泽慕不约而同的都没有再次提起占了身体这件事。

  警校组的四人看着新来到的女孩,一一做着自我介绍,最后唐泽慕也很礼貌的说:“我叫唐泽慕,对了诸伏我看你好眼熟啊。”

  诸伏一愣,唐泽慕似乎想起来,很认真的说:“你是卧底,公安的卧底。”

  “难道你是组织的人?”

  “怎么怕了?”

  景穗拿着包来就看到这几人的神色有很大的变化,似乎对唐泽慕有一些警惕:“来都进来。”

  警校组一个接一个的进了背包里,唐泽慕站在原地没有动,过了一会才走了进去,景穗听着一号讲了一下他们在她取包的是后发生的对话,这才明白了:“你们知道了唐泽慕的身份了吧,不过她已经不算是组织的人了。”

  “你还是,对吧景穗。”唐泽慕说。

  警校组的松田一脸不相信:“景穗这不是真的吧。”

  “是真的,我确实是组织的人。”

  诸伏景光神色有了一丝慌张还带着不解:“为什么?那为什么要救我们。”

  “这件事情解释起来有些困难,不过之后要生活在一起,我还是跟你们解释一下吧,事情是这样的……”

  听完后警校组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如不是他们现在活生生地站在这里,真的很难相信。

  “这种事情,还是能藏就藏,万一被有心人知道了,景穗会不会被拉到实验室解刨?”

  “解刨?”景穗开始脑补了,她被捆在病床上推到了实验室,还有一群戴着口罩拿着刀的人解刨她…画面感有了,景穗赶紧捂好自己的马甲。

  景穗坐上了新干线,包里的人一直在聊天,景穗低着头坐在位置上自从建立了联系他们就可以脑电波交流了,听着他们的对话时不时地还说几句,没一会就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唐泽姐姐?”

  景穗抬头一看居然是柯南,看着柯南旁边没有步美他们,景穗推测估计是柯南跟着小兰和毛利侦探一起来的。

  “哦,是唐泽小姐啊。”

  景穗看着色眯眯的毛利侦探笑着说:“是毛利侦探啊,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唐泽小姐,好久不见。”

  唐泽闻声一看居然是安室透笑道:“原来是安室先生。”

  “你们认识啊,这是我的徒弟,这是我的女儿毛利兰。”

  “唐泽小姐好。”

  寒暄了片刻,几人坐在了座位上,好巧不巧安室透就坐在了景穗的对面,包里的松田听到景穗说的名字:“萩原,诸伏,伊达,是降谷。”

  伊达航和诸伏景光并没有见过现在的降谷零,但这是在新干线上人多眼杂,他们再怎么想也不能要求景穗让他们出来。

  安室透看着景穗问道:“唐泽小姐,这是要去干什么呢?”

  “一个小小的工作。”

  毛利侦探瞬间就加入了对话:“我们啊是收到了一个叫原崎本田的人写的一封的信,让我们去查案子。”

  景穗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但这细小的波动却被安室透发现了:“唐泽小姐难道听过原崎本田这个名字?”

  “实不相瞒,我弟弟也收到了原崎本田写的信,但由于我弟弟比较忙,就托我去看看。”

  柯南在一旁问道:“难道唐泽姐姐的弟弟也是一位侦探?”

  “我和我弟弟并不是生活在一块的,这封信也是他寄给我的。”言外之意就是景穗对这个弟弟并不了解。

  在背包里的唐泽慕自言自语道:“虽然不是个满分的回答,但也很不错。”

  “那满分的回答是什么?”诸伏凑过来问道。

  “那当然是,我弟弟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侦探!”眼神里骄傲的神色难以掩饰。

  “好吧,感情你是个弟控呗。”

  景穗听到了满脸黑线。

  柯南的电话响了起来,众人看向了柯南:“我去接个电话。”

  柯南走到楼梯的拐角处,接通了电话:“服部,什么事啊。”

  “工藤,你听过原崎本田吗?”

  柯南一愣:“服部难道你也收到了委托信?”

  “也?工藤你也收到了?”

  “不仅是我,毛利叔叔,还有一个姓唐泽的侦探也收到了。”

  柯南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服部平次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如果是委托指定一个侦探不就好了,为什么要召集好几个呢?

  “工藤,实不相瞒我已经到了信上所说的地址了。”

  服部平次走进七号别墅,他没看到的是在他进去后又来了一辆出租车:“师傅这是车钱。”

  别墅外围已经长满了杂草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服部平次对着电话那头的柯南说:“工藤,这次的案子一定非常有趣。”说完服部平次挂掉了电话。

  “工藤?”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