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到了柯南世界我被迫成为手艺人 > 第1章 穿到了柯南世界

第1章 穿到了柯南世界

  景穗习惯性的低头看着手机,却没注意不远处的井盖是掀开的,走着走着脚下一空,失重感接踵而至,再次睁开眼睛的景穗,看着四周白茫茫的一片,刺鼻的消毒水味,不免让她猜想她是来到医院里了。

  “护士姐姐,那个大姐姐醒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响起,十分耳熟但却怎么也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护士看向躺在床上的景穗,观察了一番问道:“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正在想那个声音的景穗顿了一下,然后摇摇头,护士检查完后走到一边收拾着东西,没有了护士的遮挡,景穗成功的看到救了自己的小孩:“柯柯柯……渴了。”

  少年侦探团!!!这是什么情况!

  “渴了?”护士将水杯接满了水递给了景穗。

  景穗接过水杯说了声谢谢,然后一边喝还偷瞄了一眼柯南,确认柯南的神情并没有什么微妙地变化,心底暗自松了口气。

  护士临走前和柯南他们说:“大姐姐可是病人需要休息,快中午了你们就赶紧回家吧。”

  “那大姐姐注意休息。”

  少年侦探团离开了病房,景穗看着柯南他们离开的背影长舒了一口气,仰躺在病床上发着呆,我这是穿越了?景穗依稀记得自己是…掉井里!!我为什么会是这种死法?

  此时景穗已经开始脑补今日头条的标题了:震惊!一女子走路看手机掉井里当场死亡!

  啊!真是要命,死前平平无奇死后众人皆知。

  景穗叹了口气,虽然又活了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不过穿越到了柯南的世界,我真的该笑吗?

  没一会手机震动的声音响起,景穗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的是未知,但还是接了起来毕竟这可是了解现状的唯一机会:“喂。”

  手机内头传来了低沉的男声,那个声音景穗一下子就听了出来,是琴酒。

  “你不是说要参加这次会议吗,卡慕。”

  会议?景穗脑子快速转动想琴酒解释道:“我的身体出了点意外,给昏倒了,现在在医院。”

  电话那头传来冷哼,琴酒很显然不太相信景穗的说词:“卡慕,我警告你不要耍什么小聪明,要是让我知道,你的下场将会和叛徒雪莉一样。”

  一样?难道是变小?

  琴酒没有停下来,继续说:“雪莉的任务,波本完成的很好,你刚来日本没多久,你就和他搭档,正好熟悉一下。”

  挂掉电话的琴酒看着手机上的那条短信,熄掉屏幕拿出一根烟,一旁的伏特加很熟练地将烟给琴酒点着,烟圈在这昏暗的地方并不算很明显。

  “老大,那个卡慕……”

  “既然是那个人安排的,我想她没什么问题,走吧伏特加。”不一会两个黑衣男子离开了这个地方。

  景穗看着已经挂掉的电话和一条写着一串电话号码的短信无奈望天:“我居然是酒厂成员?还要和公安卧底搭档!”

  景穗感觉自己脑袋有些微微阵痛,疼痛感逐渐消失后,脑海里传来一个机械娃娃音:【捏泥巴系统正式启动。】

  【系统一号将为您服务。】

  “什么玩意儿?”

  【您必须要成功捏出系统指定的泥人,将其灵魂复活。】

  “纳尼?”景穗很是震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金手指吗?”

  【是的】

  景穗想到小说中穿越的人多少会有什么读心术啊,各式各样的金手指,这样的她是真没听过,要说玩泥巴的话她在大学是有学过一个学期,为了学分捏了一个蔬菜篮子,还是和舍友一起整的,捏人?这难度有点高啊。

  【任务发布:拯救警校组,请按照松田,萩原,诸伏,伊达这样的顺序捏出警校组。】

  “!!!”警校组,她能见到小卷毛松田了!!!!

  在医院躺了一会,这个地方并不适合捏泥,得知身体被没有什么大碍后景穗急匆匆地出院了,在系统的指引下成功找到了自己的住所,看着如此熟悉的道路,这不是通往阿笠博士家的路吗?景穗的视线移向对面大门旁的牌子,看着上面写着工藤二字,心里是五味杂陈。

  秉持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景穗回到原身的家里,在别墅里转了几圈,最后停在了一面镜子前她想看看自己现在长得什么样子。

  不过令景穗没想到的是样貌居然和她前世极为相像,双眼皮,小巧的鼻梁还比以前高挺了不少,嘴唇微薄,头发刚刚过肩,一副乖乖女的样子,谁能想到这样一个乖乖女是组织里拥有代号的人呢?

  景穗还是很开心,毕竟住得地方是个别墅,即便对面住着工藤又怎么样,他已经变小成柯南了,根据地在阿笠博士那里,虽然离得也不远,不过波本已经出现,完成了雪莉的任务,雪莉的任务?

  “波本他已经暴露了!”随后景穗又看向对面的那栋别墅:“这么说那人已经住进去了?”

  门铃响起,景穗从窗户望下去看到是一个男生,感觉有些熟悉:“这是哪位啊?”

  【系统提示:原主的弟弟,唐泽秋也。】

  “原主的弟弟?”景穗赶紧从楼上跑到门口,调整了下呼吸,手捏着把手:“如果马甲被扒了会不会有惩罚?”

  【不会,但希望宿主可以保护好自己的马甲】

  听到前面的两个字,景穗松了口气,可后面的一长串景穗表示只能尽力而为,于是打开了门微笑地看着原主的弟弟。

  “姐,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景穗示意唐泽秋也进来。

  “姐,你怎么突然要来日本呢?”唐泽秋也放下手中的东西问道。

  这个问题,怎么回答?总不能说……景穗眼睛一亮:“是上司让我调回日本的。”

  唐泽秋也感觉面前的姐姐有些不太对,似乎情绪不再内敛了,表情更加生动了。

  景穗看着时间马上到中午了正打算去厨房,没想到唐泽秋也在她之前就到了厨房开始洗菜了。

  正在做料理的唐泽秋也发觉到了自己姐姐就站在一旁就说:“姐,这次让你尝尝我的料理。”

  看着唐泽秋也如此熟练,景穗没有阻止,毕竟她可不会做日料,不过中餐的话倒是会做不少呢。

  过了一会景穗帮着唐泽秋也将饭菜从厨房端了出来,两人坐在餐桌前,唐泽秋也突然想起料理里有姐姐不喜欢吃的东西,可她却……发觉其不对劲后,抬头观察着景穗的一举一动,真的好奇怪啊,难道有人假扮了我姐?

  可这声音样子根本没什么区别啊,这怎么可……此时唐泽秋也想起了他的同班同学,看向面前这个人,眼神沉了下来。

  “都端过来了,咱们吃吧。”景穗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唐泽秋也,却发现他一直盯着自己,心里有些慌的景穗试探性地问道:“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

  “我记得姐姐你和我说,回来的时候要给我带礼物的,突然想起来了,不知道是什么礼物呢?”

  看着唐泽秋也一副期待的眼神,景穗愣了一下,一副刚想起来的样子:“瞧我这记性,差点给忘了,我放在楼上我去拿。”

  “是吗?”

  轻飘飘的两个字,痛击着景穗的小心脏,到底有没有带礼物啊!

  “还真是期待姐姐给我带的礼物呢。”

  景穗快步上了楼,无论是书房还是卧室着了半天也没有一个东西像礼物的:“这可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

  景穗听到了唐泽秋也的声音,她不敢回头,也不敢相信她的小马甲在穿越来的第一天就被人扒了。

  “你…你怎么上来了?”

  唐泽秋也走到景穗身边反问:“怎么这里我不能来吗?”

  景穗稍微挪了几步跟唐泽秋也拉开了些距离,怎么办啊,我要说吗?还是打死不承认呢?

  唐泽秋也一把擒住了景穗:“你是谁?为什么要易容成我姐姐的样子?还有我姐姐呢?”

  景穗还想垂死挣扎一下,挣扎了半天,笑死根本挣脱不开,只能继续说:“我真的是你姐姐,不信你就看看我到底有没有易容!”

  唐泽秋也冷笑伸手一试,他愣了一下,脸上居然没有任何加工,见状景穗乘机跑到了客厅。

  “你绝对不是我的姐姐!”

  景穗扭头看到唐泽秋也跟了过来,连着后退了几步:“你证实过了,我没有易容。”

  唐泽秋也他盯着景穗,确实面前的这个人长得跟姐姐一样的脸,但他肯定这个人绝对不是他的姐姐,可他姐姐去了哪里,唐泽秋也脑海里闪过无数种可能,如果他的姐姐遭遇不测的话……

  想到这里唐泽秋也的眼神有了一丝狠戾,景穗被那个眼神吓了一跳,总觉得自己可能快成为某个案子的死者了,她可不要,她还想跟松田见面呢,绝对要把小命苟住,马甲掉了就掉了吧。

  “你确实没有易容,不过那个桌子上的饭并没有我姐姐爱吃的,她极为挑食若不是她自己下厨,一般都会重复一遍自己的忌口,而你没有,这也有可能是忘了,不过当料理放到桌子上的时候,如果我姐姐发现里面有不和她胃口的菜,若着料理是我做的她一定会说出来。”

  “我……”景穗叹了口气如今证据确凿,再装下去估计她真就苟不住命了:“我确实不是你的姐姐,但这个身体是你姐姐的。”

  唐泽秋也一脸难以置信:“这,你不会还在骗我吧?”

  “没有骗你,这确实匪夷所思,可却真的发生了,我魂穿到了这里。”

  唐泽秋也很难相信景穗说的这句话,但这个人说话的神色语气相比之前明显有了底气,可这种事情真是太玄幻了,如果真是魂穿,那他姐姐不就……死了?

  “我姐姐她,她现在是死了?”

  景穗看着面前这个男生的悲痛的神情,显然他是相信了,不过……

  【任务发布:唐泽秋也的强烈愿望,捏出真正的唐泽景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