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我眼中住着神魔 > 第4章 高纯的道

第4章 高纯的道

  “风术:大风利刃”

  陈飞发动术法。

  他突然张开嘴,一股灵力喷涌而出,然后虚空中一道道青色风刃,密密麻麻如同暴雨般,向高纯杀去。

  每一道青色风刃,都锋利无匹,寒芒四射,散发着让人胆寒的冰冷气息。

  高纯反应极快,左眼跳动之时,立即施展了“疾风穿梭”。

  可他依然没有完全避开,大范围覆盖的青色风刃,右半边身体被击伤。

  血肉模糊,鲜血淋漓。

  看到高纯没有被自己的术法击杀,陈飞些惋惜,同时也有些疑惑。

  高纯凭什么反应这么快?

  几乎就在他施展术法的同时,高纯也施展了术法。

  “自己被打断四肢后的表现,全都是自己装出来,为了迷惑高纯,发动必杀一击。”

  可最后还是失败了。

  为什么?

  突然看到高纯那只,此时和常人无异的左眼,陈飞忍不住浑身颤栗。

  那只可怕的眼睛,准确说是眼瞳中那个神魔虚影,让他……

  劫后余生的高纯,也是心有余悸。

  要不是自己的左眼示警,这次可能就栽了。

  高纯下意识地摸摸了自己左眼。

  每次遇到生死危机之时,它都会示警。

  这就是自己左眼的第二个能力。

  高纯长呼一口气,看向趴在地上,浑身颤抖的陈飞。

  他心中也是五味杂陈。

  不说人品,就论修炼天分,陈飞的确是个顶级修炼天才。

  他竟然掌握了两门术法神通,这非常了不起。

  高家堡的所有高段位灵师,没有任何一人掌握哪怕一门术法神通。

  这就是差距。

  看了一眼有些刺痛的右半身。

  高纯没当一回事,这点小伤看着吓人,实际上没多大问题。

  自己的身体恢复力贼变态。

  用不了几息时间,就会完全恢复。

  对于陈飞的突然发难,高纯不是没有一点儿预料的。

  他清楚知道:修者发动术法神通的是丹田气海,那终点就是四肢和嘴巴。

  他只踢断陈飞四肢,没有打扁陈飞嘴巴,不是大意,而是故意为之。

  因为,高纯心中有一根刺,他要亲口问下陈飞:为何背叛高家堡?

  他之前踢断陈飞四肢、扇嘴巴等一切行为,都是为这个目的服务的。

  陈飞是高傲的,只有彻底抹去他的傲气,他才会说真话。

  高纯不认为自己是妇人之仁。

  他对敌人,杀伐果断。

  之所以对陈飞如此,是因为他们曾经是发小,是兄弟。

  至少高纯幼年时候,把陈飞当过兄长。

  虽然后来恨他、怨他,

  可高纯不想欺骗自己,他心中此刻,依然有陈飞的影子。

  依然记得陈飞背着他,躲避野兽的追击……

  依然记得陈飞为了他,和隔壁堡的人大打出手……

  对敌人心狠手辣、杀伐果断,

  对亲人、朋友力所能及、万般袒护,

  这就是高纯的道。

  这陈飞,是曾经的亲人,现在的敌人。

  杀是必杀的。

  不过,在杀之前,高纯需要解开心中的疑惑,拔掉心中的刺。

  让自己问心无愧,

  让自己的道,永远干净清澈!

  收回思绪,重新打量起对面的陈飞。

  他四肢断裂,匍匐于地,闭着的眼睛经常眯开一条缝,偷看自己。

  这明显是防备着自己的血脉左眼。

  高纯不由晒然一笑。

  看着如此紧张,又有些可怜的陈飞,心中突然闪出一个:饶他一命的念头。

  高纯吓了一跳,赶紧熄灭这个念头。

  “自己还是太年轻,太情绪化了啊……”

  高纯心中感叹。

  刚听到陈飞强掠少年时候,想教训他。

  看到他打伤高家堡修士时,想杀他。

  看到李道丘被冰封要被击碎心脏时,更是杀意冲天。

  而刚刚,自己既然想放过他。

  这就是自己,一个情绪化的高纯。

  可高纯不想改变,也无法改变。

  因为自己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

  心中还有热血,还有理想。

  情绪变化大,是正常的。

  自己只要坚持自己的道:友恩我一饭,我护他一世。敌恶我一脚,我坑他满门。

  任情绪千变万化,也无愧于心。

  高纯瞬间变得念头通达,直接喝问陈飞:“你为何要背叛高家堡?”

  “高纯,你别假惺惺的。我承认我背叛了高家堡。可这一切,都是你们高家父子造成的。”

  陈飞面色扭曲:“高家堡可不是你们父子两人的。当初没有陈家、李家的帮忙,就凭高长河一人,能赶走四级妖兽黄金蛤蟆?而且,在战斗中,我父母还付出了生命……”

  陈飞越说越激动:“我也有高家堡的继承权,可最后呢?

  你还是一个凡人时,就被指定为少堡主,拥有高家堡的唯一继承权。

  这凭什么?就凭你老爹:高长河的修为最高么?”

  “这对我来说,公平么?”陈飞有些癫狂:“我比你年纪大,还比你聪明,更比你懂事,为啥不能拥有高家堡的继承权……”

  听着陈飞歇斯底里的喝问,高纯久久无。

  他不能直接回答,也回答不出来。

  不过,有一点,高纯十分肯定:

  不管高老爹如何做,是对是错,他都会和高老爹站一边。

  因为,是自己的老爹。

  高纯承认自己是:帮亲不帮理!

  可这就是自己的道。

  既然回答不了,那就不回答。高纯淡淡道:“这就是你背叛高家堡的理由?”

  接着,高声喝问:“你难道忘了:这高家堡是你父母用鲜血换来的……”

  “你闭嘴!”陈飞大声反驳:“你根本没资格说这些……”

  高纯没有再说什么。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陈飞背叛高家堡的真实原因。

  权利欲!

  深藏自己心中十多年的疑惑,今天终于完全解开了。

  这根扎在心底的刺,完全融化消散,没有了丝毫踪迹。

  “呼……”

  高纯长呼一口气。

  顿感心中清明。

  不管陈飞有什么理由,今天必须死!

  一是因为,他对李道丘、对自己动了的杀心。

  更重要的是,他知道了自己拥有血脉眼瞳。

  这个信息不能对外透露丝毫。

  现在垂涎高家堡的恶狼很多,可他们又相互忌惮、相互防备,谁都不敢第一个出手。

  可一旦让他们得知,自己拥有血脉眼瞳,那他们可能就会瞬间联合起来,一起出手灭掉高家堡,然后再来分配利益。

  高家堡现在的危险局面,都是高老爹一手造成的。

  他的离开,让高家堡瞬间成为弱鸡,成为其他势力眼中可吞并的香饽饽。

  高纯有时候也不得不吐槽:高老爹心真狠,把自己放在火上烤。

  还好自己是大心脏!

  要不然,早被吓萎了……

  虽然决定干掉陈飞,可高纯没有冒然动手。

  他现在还需要时间恢复灵力。

  之前稍微恢复一点的灵力,由于多次施展“疾风穿梭”,又被耗费一空。

  陈飞虽然被打断了四肢,可依然存在极强的战斗力。

  而且,他对自己的血脉眼瞳,一直在防备着。

  自己的血脉眼瞳,现在还很弱小。

  只有和敌人对视时,才能施展瞳术:刺魂。

  现在陈飞有了防备,那血脉眼瞳立功的机会,那很渺茫了。

  接下来,自己就要靠术法,来干掉陈飞了。

  一直在偷瞄、戒备高纯的陈飞,也正在积极恢复灵力。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战斗,他的灵力也快要枯竭了。

  虽然他是高段位灵师,而且,还是变异的丹田气海,存储的灵力更多。

  可也不敢轻视高纯半分。

  自己的这个发小,不但拥有血脉眼瞳,而且,身体也有古怪。

  之前,自己的“大风利剑”给他造成了那么严重的伤害,可是现在呢?

  没有半点鲜血流出!

  这不正常!

  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不能让高纯,就这么轻松的恢复!

  “高纯,来杀了本大爷呀!”陈飞叫嚣:“你知不知道,本大爷这次回高家堡干嘛的?”

  也不等高纯回应,他继续拉仇恨:“我这次回来,是探听高家堡虚实的……我活着回去,必将率领我的战队来覆灭高家堡……”

  高纯没有丝毫回应。

  这么低级的激将法?

  瞧不起谁呢!

  他一边恢复着灵力,一边思考着,接下来干掉陈飞的战术。

  陈飞现在的依仗是:术法“大风利剑”。

  这个术法确实很有威胁,攻击力强,攻击范围广。

  可高纯也有自己的依仗。

  他可是凝聚了三枚术法种子,也就是可以施展三种术法神通。

  一会儿后,高纯感觉:恢复得差不多了!

  那就可以动手了。

  自己出来这么长时间,还没回去,会让高家堡的亲人们担心的。

  高纯自认为:自己是个尊老爱幼的好孩子。

  不能做让亲人担心的事。

  不过,在动手前,他还是瞟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李道丘。

  之前冰封他的长柱体冰窖,早已融化。

  此刻的李道丘,身上伤痕累累,显得很是狼狈。

  可依旧掩盖不了,那比女人还秀美的脸蛋。

  收回视线,眸光变得锋利如刀,让对面的陈飞不由一颤。

  没有多余的废话,高纯直接施展“疾风穿梭”,杀向陈飞。

  陈飞不想高纯继续恢复,可高纯真的杀来,他又心生莫名恐惧。

  之前,那左瞳中的恐怖神魔虚影,给他留下了永远磨灭不去的阴影……

  他虽然闭上眼睛,可身体依然还是忍不住颤抖。

  “吼……”

  陈飞发出咆哮为自己壮胆。

  接着,熟练施展术法“大风利剑”。

  瞬间,青色的锋利风刃,呼啸飞驰,全范围覆盖了高纯的前进方向。

  高纯依然无惧,向前冲锋。

  青色的风刃,无情切割高纯。

  可高纯强忍痛苦,突击到陈飞附近。

  施展自己的最强术法,也是群控术法。

  “土法:大地眩晕”

  他右脚一跺大地,灵力瞬间涌入大地中,迅速蔓延,眩晕方圆两米的所有生命。

  陈飞也包括在其中。

  顿时,陈飞感觉身体一震,浑身不能动弹了。

  连灵力都不能施展了。

  高纯这次没有犹豫,直接握紧拳头,轰向陈飞心脏。

  陈飞睁开了,闭着的双眼,满眼的惊骇与绝望,还有那强烈的求饶之意。

  高纯没有回避他的视线,一脸平静。

  拳头继续前进。

  瞬息及至。

  陈飞知道,高纯这是铁了心要杀自己。

  绝望的同时,也心下发狠。

  “要死一起死!”陈飞想要自爆。

  可突然间,

  “啊……”

  他发出惨叫。

  他感觉大脑刺痛,自己的神魂,正在被一股莫名的吸力不断撕扯、粉碎……

  那尊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的神眸虚影,又呈现在大脑中,那恐怖的威压……

  高纯没有留情,一拳轰碎了陈飞的心脏。

  陈飞惊惧的瞳孔慢慢失去焦距……直至生命气息完全消失。

  不远处的李道丘,默默看着,一脸平静。

  他知道,就一个陈飞,在高老大手里根本翻不起一丁点儿波浪。

  能做他李道丘老大的男人,可不一般!

  越段位杀人,那是基操。

  高纯杀了陈飞,表面平静,可心底还是掀起了一丝涟漪。

  不过,被他很快压下。

  现在,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的左眼还有第三个神通:读取死人记忆。

  陈飞作为紫竹镇精英战队的队长,肯定知道很多紫竹镇的信息。

  高纯一点也不后悔杀陈飞,可自己作为高家堡代堡主,绝不能给高家堡带来半点儿危险。

  读取他的记忆,可以更好地做好收尾工作。

  同时,高纯也很好奇,陈飞今天为何要强掠那个孩童。

  直至他死亡,都没忘记瞧上一眼那个孩童。

  他有什么特别之处么?

  高纯不再耽搁,开启血脉眼瞳。

  瞬间,他明亮的左眸变得浩瀚如星空,清幽如深渊,还有一层淡淡金光环绕飞舞。

  凝视陈飞的尸体!

  瞬间,陈飞脑中的记忆,如同流水一般演绎着各种画面……

  高纯也如同看电影一般,查找着自己需要的信息,时而快进,时而慢放……

  时间一点点流逝,高纯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凝重,眉头也慢慢皱成一团。

  不远处旁观的李道丘,也是瞳孔猛然一缩。

  他明白,只有遇到生死危机时,高老大才会有这种表情。

  他只能暗暗焦急,不敢上前打扰。

  到底发现了啥危机?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