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苏白夏浅语 > 第596章 夏家变故

第596章 夏家变故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空气剧烈震颤,就如同煮沸的热水,以肉眼可见,苏白手指落下的虚空中,居然出现一道黑色旋涡。

  黑色旋涡接触到青色瀑布剑芒时,陡然膨胀,然后像是炸药燃烧,轰隆爆裂开。

  咔嚓!

  这一爆之下,已经切割到苏白头顶的剑芒,刹那间发出一声清脆的碎裂声。

  紧接着,像是被打到了七寸的毒蛇,被打到腰部要害的野狼,瞬间剧烈颤抖,而后爆碎开来。

  漫天青色光雨之中,苏白缓步踏空。

  雪花飘落,但是距离他半米时,就如同遇到无形的气墙,直接消失不见。

  “威力倒是不错,可惜,你太注重剑招威势!剑芒散而不凝,破绽太明显,大而无用!”

  苏白背负双手,淡淡点评道。

  “这---这怎么可能?”

  老者满脸难以置信,喃喃自语。

  要知道,他藏剑上人自号沧溟剑仙之后的第一剑仙,一口飞剑,斩杀的神境高手,不下双手之数。

  可如今,他自认为可斩杀神境后期高手的一剑,却被苏白如今简单就化解了?

  下方,夏浅语看不出什么来,却脸色激动,苏白太厉害了,连天宫这位传说中的老祖都不是他的对手!

  而宫无虞则是双目呆滞,似乎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一剑,他自问就算是动用压箱底的手段,也未必能接下来,可是苏白却轻描淡写的破解,还留下这‘大而无用’的评价,这简直就是在赤裸裸的打脸啊!

  宫长雪满脸无语,心里忍住不对着苏白比了个大拇指。

  你真牛,连老子老祖都敢嘲讽!

  风玉堂只觉得世界观都在颠覆,半晌才苦笑一声,他觉得自己真的老了!

  化境巅峰的修为,恐怕连苏白一根手指都接不下来了!

  至于周围屋子里忙碌的天宫人员,此时也都是目瞪口呆,连工作都忘记。

  呼!

  长出口气。

  藏剑上人脸色多了一丝阴霾,皱眉看着苏白,沉声开口:“既然你能破掉老夫剑术,那老夫愿赌服输!你走吧,苏家的事---老夫不再管!”

  苏白抱拳道:“多谢!”

  “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

  “既然前辈自号藏剑上人,剑术非凡,那还请接我一剑!”

  老者双目猛然一眯,寒光闪动,看着苏白冷笑道:“好狂妄的小辈!”

  “那老夫就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斤两!”

  苏白不置可否一笑。

  挥手一引,紫霄剑蓦然飞出。

  “剑名紫霄,下品灵器。”

  苏白伸手,紫霄剑轻颤一声,似乎很是欢喜,刹那飞出他手中。

  苏白手持长剑,眼神平静,周身的雷芒一瞬间内敛。

  “斩!”

  嗤!

  他就这样毫无花俏,一剑竖劈而下。

  他这一剑看似没有什么技巧,但是在对面虚空的藏剑上人看来,却瞳孔刹那紧缩。

  哧拉!

  紫色剑光极为内敛,瞬间撕裂虚空,降临到藏剑上人头顶。

  面前这样看起来风清云淡的一剑,藏剑上人却如临大敌,气势爆发时,身前一尊青色擎天身影蓦然出现,刹那将他的真身守护在背后。

  哧拉!

  这紫色剑光划破藏剑上人青色身影时,居然没有剑芒居然没有丝毫散落,一瞬的功夫就划破青色身影,狠狠向着老者斩下。

  电光火石之间。

  老者神色震撼,身上的修为毫无保留爆发。

  轰隆!

  一道剑芒冲天而起,似乎能撕裂云霄。

  宫无虞脸色大变,内心叫苦不迭,气势爆发,刹那撑起护罩,将小院内所有人笼罩在内。

  老者浑浊的眸子内,金光爆射,刹那整个人的身体刹那化作一尊金色雕塑。

  此时的他,真如同古代传说中的金色罗汉,神色凝重无比,手掌快若闪电,一掌对着紫色剑光拍下。

  砰!

  紫色剑光切割到老者的手掌时,发出刺耳的金铁交鸣声,但是剑光到此时还未碎裂。

  老者内心巨震,磅礴的真元爆发,手掌之中,金色密纹流转,狠狠一捏。

  紫色剑光,终于轰然爆碎。

  哗!

  老者脸色铁青,大袖一挥,金光消失,所有的威压也都消失不见。

  苏白哈哈大笑一声,一步迈出,在夏浅语呆滞的目光中,一把搂住的她的腰身,嚣张无比,一步踏空,潇洒而去!

  如入无人之境!

  宫无虞和宫长雪等人脸色复杂,摇头叹息一声,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苏白居然强大能和老祖对抗不落下风!

  虽然对方都有所保留,但是也能看出许多东西了。

  苏白绝对有神境巅峰实力!

  藏剑上人看着悄悄把颤抖的右手背在身后,一道血痕到此时还在流着鲜血。

  他脸色难看,压下心中的惊怒,沉声道。

  “看来,这世间的至强神境,恐怕要再多一尊了!”

  ........................

  夏家别墅。

  大厅内,此时气氛有些压抑。

  作为家主的夏正渊却坐在下位,主位上,坐着的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老者,容貌和夏正渊有几分相似。

  夏正渊一点也不讲形象,歪坐在沙发上,手里居然还在剥着瓜子,一个一个的嗑的正香。

  他这幅姿态,让大厅内的众人,都是脸色难看。

  对面的一个唐装老者,扶了扶眼镜,狠狠敲了敲手里的龙头拐杖。

  “正渊,注意你的身份!”

  “你这样放浪形骸,成何体统?哪里有一家之主的样子?”

  老者身旁一个打扮儒雅的中年男子也是皱眉道:“大哥,我知道你心里不满意,但是浅语的婚事,还是要父亲他老人家决定!”

  一旁的一个颧骨极高,穿着黑色旗袍的妇人也是冷笑一声道:“就是!浅语她作为世家儿女,婚姻大事自然要以家族利益为主!大哥,你别看苏家那弃种,如今风光无限,那是苏老头子没有发狠对付他!一介武夫罢了,难道还真能翻天不成?”

  夏正渊还未说话,他身后的一个灰袍老者就淡淡开口:“夫人慎!”

  妇人还欲说话,却见老者身上一股强大气势爆发,吓得她脸色瞬间煞白。

  那位儒雅中年,脸色瞬间阴沉,怒道:“大哥,你就是这样管你手下的?”

  那位唐装老者也是冷哼一声,“夏家,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夏正渊,吃掉最后一个瓜子,不紧不慢的笑呵呵起身。

  “二叔,天佑---你们就这么急着当着出头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