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苏白夏浅语 > 第32章 诡异病症

第32章 诡异病症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江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坐落在江州昌平区内,是江州最好的医院,而薛婉云就是这家医院传染疾病科室的主任医师。

  由住院大厅临时改造成的病房内,此时已经躺满了病患,男女老少,上至古稀老人,下至七八岁的孩童都有,一个个病患躺在病床上双目呆滞,脸色恍惚,眼眸中有着诡异的黑气流动,身体僵硬,体温已经低到一个骇人的地步。

  一群白大褂面色严肃的穿梭在各个病床之间,看着仪器上的读数,脸色震惊时,眼里全是难以置信。

  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老者,面色凝重无比,沉声道:“诸位,这次突发事件,绝对是个难度极高的挑战,我们要全力以赴了!我宣布,立刻从临市医院抽调专家,重组专家组进行病例建模研究!另外,准备好应急预案,如果事态有任何恶化,马上上报省厅卫生系统,做好保密工作,切勿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几个主任医师深吸口气,面色也是严肃到极点,齐齐道:“是,院长!”

  老者沉吟片刻,开始有条不絮的发布命令。

  “张主任,你马上带领医生护士,前往那个滨湖小区,采取水土标本试着进行病毒培养。”

  “贾主任,你通知化验科,将这些病人的血液样本调入全球病例库,进行对比分析,一旦有相似症状,马上通知专家组!”

  “薛主任,你坐镇这里,时刻记录病患生命体征,我需要更多的数据分析!”

  “............”

  众人得到指令,马上行动起来,病房里很快就剩下薛婉云和几个年轻的医生护士。

  因为连续加班的缘故,薛婉云脸色已经变得有些苍白,一个年轻的女医生看到这里,劝道:“薛主任,你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了,你去休息下吧,这里有我们就行。”

  薛婉云强打起精神,笑了一下,看着足足二三十个病患躺在那里,眼眸中闪过一丝痛楚,道:“我没事,注意观察病人体征,一旦有人陷入昏迷,即刻抢救!”

  “是!”

  几个小护士,眼神里全是怜悯,一周前发现第一位类似病患开始,这个被医院命名为“阴死病”的可怕疾病,终于露出了它爪牙!

  可是,经过这么久的努力,众多医生却始终没有找出这种病的病因和源头!

  无论是化学手段还是物理实验,都差不到这阴死病的病原体,这是最让专家组头疼的事情,如果能够找到病原体,那他们就能找到医治的办法,但是如果连病人得的什么病都找不到,那要怎么治疗?

  “滴滴---”一个老人病床旁的仪器上发出刺耳的警报声,老人脸上色白的可怕,眉心有着阴冷的黑气凝聚,呼吸急促,似乎要昏厥过去。

  薛婉云顿时面色大变,连忙冲过去:“患者体表温度低至二十九度,血液流速下降,意识开始昏迷---准备肾上腺素推注,除颤仪充焦准备,一旦患者出现室颤,马上准备除颤!”

  “是!”

  十分钟后,薛婉云擦了一把额头的汗,看着仪器上那代表心跳的曲线变成直线,眸子里痛楚更甚,无力的转身,道:“宣布死亡时间吧!”

  一群年轻的医生,也都面色痛苦,但是却没有时间悲伤,记录完老者的死亡时间和生命体征变化后,继续工作。

  与此同时。

  江州第一人民医院专家组会诊室。

  能坐在这里的,都是江州和临近市医院里的资深专家,可此时房间里的气氛却压抑的可怕。

  江州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汪家康老脸上满是沉重之色,艰难开口道:“诸位,这次“阴死病”爆发,可以说是毫无征兆,也没有任何病例历史可寻。最重要的是,我们到现在,还没弄清楚这“阴死病”的病因!三十几个生命,甚至还有五个七八岁的孩子,这一仗我们不能输,也输不起啊!”

  “人命关天,诸位,谁有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案,就算是猜想也可以,讨论一下!”

  一群老头子面色难看之极,你看我我看你,却没有人说话。

  他们也知道人命关天,可是这“阴死病”太过诡异,实在让他们束手无策啊!

  首先,病人身上检查不到任何病毒和身体机能缺失,其次病人的症状像极了撞邪,面色惨白,浑身冰冷,意识模糊,特别是他们身上的黑气,更是让人看了不寒而栗,这样诡异的病例,就算是他们这些老医生,一辈子也没见过!

  汪家康眉头越皱越深,正欲说话,却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沉声道:“既然大家都没有办法,那老朽就说下自己的拙见吧!”

  汪家康面色一喜,连忙道:“朱老,你快请说!”这位老者可是江州人民医院退休的老中医了,这次事态严重才出席的,在座的他的医术虽然不是最高,但是眼界见识和阅历却是数一数二的。

  白须老者沉吟片刻,捋了捋胡子,沉声道:“想必在这之前,诸位以及试过所有的西医手段,可是却没有任何作用,所有我建议采取中医手段!”

  “这些病患的症状我已经看过,确实像极了中医所说的“邪寒入体,侵入肺腑,逆乱五行”,我觉得可以尝试一下,中医手段里的“气针”手段,以气理气,以气正五行,平阴阳,祛邪寒!”

  “气针?”

  “以气正阴阳?”

  这些人都是江州医术界的大拿,自然知道中医里的气针手段,这气针早已失传已久,退一步说,就是华夏还有掌握气针之人,那也一定是屈指可数,这种情况下哪里去找?而且,这还是朱老的猜想,并不一定正确,若是因此误了最佳治疗时间,那才是得不偿失呢。

  一个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看起来温文尔雅的老者,皱眉道:“中医手段,我们之前一样全都试过了,一样无用。至于朱老所说的气针,我先不说真假与否,就算这气针真的这般神奇,但是医院了有三十几个病患,那人就算有再多的气,也不够用啊!”

  “我同意老钱的意见,现在还是应该加快对患者病体的研究,只要找到病原体,我们就能找到资料的办法!”

  “可是我们已经找了接近三天了,还毫无头绪,难道不应该换一种思路吗?”

  “现在找不到,不代表接下来找不到,我就不信这“阴死病”,它还没有病原体了!”

  眼看一群老头子吹胡子瞪眼睛的就要掐起来,汪家康脸色难看,拍了拍桌子,叹气道:“诸位,我请你们来是找解决办法的,不是让你们来吵架的!若果诸位实在没有办法,那就先散会吧!”

  一群老头子我看你,你看我,却没有再说话。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时,会议室大门忽然被人推开,一个身着白色练功服鹤发童颜的老者大步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