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苏白夏浅语 > 第1243章 客卿

第1243章 客卿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回头,郝为人还不忘嘲讽。

  “哈哈,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本尊,谈笑之间,大坟飞灰湮灭。”

  “你瞧,还能变着花样的飞灰湮灭。”

  神特么变着花样的飞灰湮灭。

  林曦月憋笑憋的很辛苦,索性直接笑的前仰后合,笑的花枝乱颤,和他那绝美的容颜,完全不搭边,活脱脱一个女流氓,让人大跌眼镜。

  “咳咳。”林曦月的爷爷干咳两声,只觉得自己的脸都被丢尽了,捂着老脸。

  林曦月恢复了雍容淡雅,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和之前判若两人。

  “哎,人生就是......”

  “汪汪!”

  两声犬吠响起,一头焉不拉叽的大黄狗很是不耐烦的追着郝为人,咬了十里路,衣角全是狗毛。

  “咳咳,大黄,我不装逼了,你放开啊,你快放开啊。”郝为人欲哭无泪。

  大黄狗松开了嘴,使了一个眼神。

  一个小狗崽,扛着一具古尸,很不情愿的狂奔。

  正是烛阴兽。

  苏白认出来后,哑然一笑,没想到这货离开了他,还是干苦活的命。

  烛阴兽心里那个憋屈啊。

  苏扒皮、郝混蛋,都不是好货,只知道压榨他的剩余价值。他堂堂烛阴兽,竟然被当成一只小狗崽训,香蕉个扒拉!

  如果不是那只大黄狗身上,有一股让他惊恐的气息,烛阴兽早就一爪子呼上去了。

  扛着古尸,烛阴兽向葬神谷的人发泄着自己的不满:“哈哈,你们家的尸体看这成分,万年老腊肉啊,味道一定不错。”

  葬神谷的一位大能修士:“~,£@&#……”

  他已经不知道该爆什么样的粗口了,肝火大动,几千年来的脾气一下子发了出来。

  这特么的,连一只狗都敢嘲讽他。

  可恨的是,葬身谷的大能级的大阵,无法困在郝为人,这货就像是在葬神谷生活了上千年,熟悉每一个地方,轻易的逃了出来,就是不和他们正面打,就是一个劲的嘴炮,影响他们的心态。

  贱!

  人贱合一!

  他们气的牙痒痒。

  偏偏是自家的真仙强者,陷入了沉睡中,他们一群大能修士,空有战力,无法抓住他。

  “外面的诸位,还请你们不要插手我的事,不然,你们家的祖坟,等着被盗吧。”郝为人看向天穹,对看戏的各大超级势力警告。

  洛族、覃族、星月殿......这些超级势力全都脸色一沉。

  他们还真不敢插手。

  三年前,因为郝为人在真龙遗迹坑了一大群超级势力,联合起来,追杀郝为人,都被他逃过了。

  之后,他们家的祖坟,都或多或者少的遭到了“光顾”。

  对于郝为人这方面的才能,他们早已不再怀疑。

  各大超级势力,纷纷表示路过,让葬神谷众人的脸彻底黑了。

  这特么看戏啊,一个葬神谷的大能修士真想把这些看戏的全部拍死,可这些人不是十大古族,就是超级势力,一旦这样做,葬神谷必定成为众矢之的。

  郝为人撕裂空间,降临到了葬神星不远处的一颗死星,再次将一座大坟扬了,气的葬神谷众长老牙痒痒。

  而苏白也察觉出来了一丝端倪,瞥了一眼萧宇声,道:“说吧,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我。”

  “看来你已经察觉到了。”萧宇声绕着头,一脸的讪笑表情,道,“是我和郝为人联合,给我龙丹碎片,让我演一场戏。”

  一切全明白!

  难怪最开始,萧宇声要说苏白在葬神谷,而那些兴冲冲前去葬神谷的修士,被狠狠坑了一把,估计全都已经死了。

  不过郝为人舍得拿出一枚龙丹碎片,倒是有些出乎苏白的意料。

  葬神星中,一个个大能级别的葬神谷长老,个个呲牙怒目,满眼血丝,如同见到杀父夺妻的仇人,杀向郝为人。

  轰隆!

  这一大片星空,迅速被大能级的气息覆盖,一颗颗星球簌簌抖动,四分五裂,成为星空中的陨石,坠向四面八方,场面极其震撼人心,让人惊悚。

  不少修士,直接被陨石砸成肉泥,吓得其他人赶紧撤退。

  这一场闹剧,持续了一个小时,以郝为人的全身而退结束。

  离开前,烛阴兽朝苏白挤眉弄眼,苏白传音道:“将那老家伙身上的东西,起码拿走三分之一,否则别来见我。”

  声音极其冷冽。

  烛阴兽身躯狠狠一颤,急忙答应,毕竟自己的性命掌控在苏白手里。

  苏扒皮啊,苏扒皮,还是那么的阴狠啊。

  烛阴兽心里叹息,只觉得自己难以逃脱魔手了,为郝为人默哀。不是小爷我背叛你,实在是苏扒皮太残暴了。

  闹剧彻底结束了。

  所有人都觉得有点懵逼,今天发生的事太多了,让人脑子一时间消化不了。

  “从今日起,我就是苏白的护道者,年轻一代的事,我不管。可若是有老一辈的插手,修怪我不客气。”弃天放出了狠话,让所有人噤若寒蝉。

  星空彻底震动。

  这一句话是在警告那些老牌元婴天君和大能修士,就算是十大古族,也是忌惮无比。

  不是以他们的底蕴,灭不了一尊大能修士,而是一尊春秋鼎盛大能修士,正值当打之年,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才能彻底击杀,不然还要时刻提防报复。

  “佛魔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我的徒弟。”冷不丁的,弃天离开前的一句传音,让苏白神色古怪。

  也就是说,自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师侄?

  “小友,我林族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林族任何时候都欢迎你。”林曦月的爷爷,眯着眼,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

  “从今日起,我宣布,苏白是我洛族的客卿,如果谁敢动他,如后果自负!”洛三也是开口道。

  哗!

  洛三的话,真正的让所有人忌惮住了。

  没想到洛族有这么大的决心,赐予苏白客卿之位。要知道,这可是要对洛族有重大奉献才能获得的,很多人求之不得。

  一下子,苏白成为洛族最年轻的客卿。

  “给我等着!”妄念魔宗的一位元婴天君,狠狠地盯了苏白一眼,满是不甘心。

  覃族、王权族、星月殿的人,也是沉着脸,离开了。

  一时间,星空寂静了。

  唰!

  苏白也是离开了这里,有很对东西要整理消化。

  三天之后,星空日报刊登了头条新闻,占据了很大的篇幅————洛族史上最年轻的客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