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944章 孔雀少君!

第944章 孔雀少君!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好可怕的力量。”孔雀少君被刚才的一击,震撼的没有回过神。

  身为孔雀妖君的子嗣,孔雀少君身份高贵,加上资质超凡,被各种光环笼罩,让他本能的以为,年轻一代中,他为最强者,未来必定也是和父亲一般,有很大可能突破妖君。

  哪怕是和他平手的道非天,以及上一次败给的苏白,他也始终这么认为。

  可直到苏白那一剑,如同一记重锤,将他的自信、自满,轰出一丝裂缝。

  那一剑,扪心自问,换做是他,绝无接下的可能。

  可怕的毁灭之力散去,战局了然。

  噗!

  苏白身躯是剧震,喷出一口血水,倒飞出去,被烛阴兽接住,可可怕的天仙之力,带着它和苏白,爆退百米之远。烛阴兽的爪子,出现一道血痕,隐隐颤抖。

  妖殿之主则是脸色猛然剧变,苏白这一剑,只是让他的寿元,流失了三十多年,对其影响不算太大。

  可他所处的这片空间,却猛然被隔离出去,像是和苏白处在两片时空,产生遥远感。

  这是空间之力和时间之力,互相交织,形成的一片特殊时空!

  妖殿之主被禁锢其中。

  “给我破!”妖殿之主怒喝,一身天仙之力猛然爆发,轰击在这片时空,虚空猛烈晃动。

  “那片时空,也只能禁锢住他一刻钟的时间,快走。”苏白煞白的脸色,气血很差。

  烛阴兽闻,托着苏白,化作一道流光,逃窜而出。

  一刻钟后,一片炽烈的光芒扫射而出,妖殿之主劈开那片时空,却发现早已不见苏白和烛阴兽的身影,气的脸色铁青,一掌抽飞了一座山峰。

  一个小时后。

  烛阴兽拖着苏白,来到一座妖城的面前

  感应到了苏白虚弱的气息,烛阴兽脸色剧变,破口大骂道:“卧槽,小子,你可千万别死啊,你死了我也得跟着完蛋啊!”

  签订了契约之后,主人死亡,契约兽也会瞬间魂飞魄散。

  苏白这一次受的伤太重了,能在天仙强者手上不死,以及是一个奇迹了。

  他的五脏六腑、筋骨血肉,以及神魂,都遭受到了严重的创伤,换做是其他人,早已经丧命了。

  好在天雷不灭体的强悍,支撑着苏白。

  在加上运转大道诀,吞噬天地间的灵气,花草树木的精气,苏白才得以艰难活下来。

  “别吵,我还死不了,带我去一个安静的地方,我要养会儿伤。”苏白没好气道。

  如此,烛阴兽才松了一口气。

  “羽柔子,希望你能保护好非烟她们。”苏白心道。

  被萝莉姐妹坑来古妖域后,羽柔子就在苏白的吩咐下,潜伏在暗中,时刻保护白非烟。

  妖城之中,城西的一条护城河旁的空置小屋,苏白被烛阴兽放在木床上,时刻不离的守护在苏白身旁。

  苏白咳嗦几声,默默运转大道诀,同时一口气吞下几颗疗伤的丹药,恢复伤势。

  在古妖域,他这个人类身份很是显然,会被妖族追杀。

  伤势一刻不恢复,他就一刻不安全。

  突然,烛阴兽心生警觉,抬头看向门外,呲牙咧嘴,散发出凶悍的气息。

  门外,两道身影出现,为首一人是一脸沉着冷静的青年,身后则是一个邪气凛然的男人。

  正是孔雀少君和左都,暗中跟了上来。

  “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孔雀少君笑呵呵的看着苏白,一脸的儒雅随和。

  “滚,否则撕了你们!”烛阴兽呲牙怒吼。

  “如果是没受伤时的你,有资格说这种话,可惜现在,只是阶下囚罢了。”孔雀少君也不生气,笑了笑。

  苏白睁开眼睛,看着孔雀少君,沉默不语。

  事实上,他一直察觉到了孔雀少君跟在他身后。所以他看似重伤,却还保存着一击之力,只要孔雀少君和左都敢动手,第一时间抹杀他们。

  只是,孔雀少君身上却没有一丝杀机,这让苏白疑惑了。

  “少君,我们不如直觉杀了他们。”左都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一脸的残忍之色。

  “不必了。”

  孔雀少君笑呵呵道:“我孔雀少君也有自己的行事风格,不会乘人之危。两位,我这次来没有恶意,而来前来邀请你们来我孔雀翎做客。”

  “如果你们愿意,也可以加入我们孔雀翎。”

  “尤其是你,苏白,你现在已经是九域仙界的全民公敌,仙道联盟定会追杀你至死,而古妖域,也容不下一个人族。”

  “所以,你唯一安身立命的地方,只有我孔雀翎,我们孔雀翎可没有那些世俗的眼光,凡是有能力者,皆可加入。”

  孔雀少君,竟向苏白抛出橄榄枝!

  苏白像是重新审视了,凝视着孔雀少君。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让苏白感到诧异的妖族。

  身为妖族,能摒弃对人族的仇视,招揽他。光是这份气魄,就决定了,这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

  就算是在修真大世界,也必能大放光彩。

  “还有你,如果加入了我孔雀翎,可保你不被妖殿之主追杀。”孔雀少君又看向烛阴兽。

  不得不说,烛阴兽有些心动了。

  苏白眉头深皱,开口道:“如果我不呢?”

  孔雀少君笑道:“那我只有告诉这里的妖,你是人族。”

  苏白的眼眸爆射出凌厉的光芒,权衡利弊下还是沉默了,道:“那我也有一个要求。”

  “请说。”孔雀少君大气道。

  “我要他死!”

  苏白的目光看向左都,眼中杀意不加掩饰。

  根据白非烟交代的一些事,当初在升仙大会中欲对她不轨的妖,就是他。

  “少君,不可!”左都急眼了。

  孔雀少君毫不犹豫,一身杀气爆发,可怕的威压,笼罩了木屋。

  左都自知不妙,撒腿就跑。

  噗!

  一道三色神光扫出,左都的神魂直觉湮灭,只有一具肉身空壳,双眼圆瞪,充满无尽恐惧,倒在地上。

  “这下可满意了?”孔雀少君笑的人畜无害。

  苏白眉头皱的深了一分。

  这个孔雀少君,外表看似温文尔雅、笑脸相迎,实则是一个城府极深、心狠手辣之辈,善于伪装自己。

  这份决断、取舍,让苏白都感到一丝忌惮。

  “走吧。”苏白舒展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