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942章 十衍剑阵

第942章 十衍剑阵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见烛阴兽不回答,妖殿之主就当烛阴兽在犹豫挣扎。

  这头妖兽,他虽然在任何一本古籍中,都没有找到其一鳞半爪有用而消息,只是将烛阴兽当成了变异血脉的妖兽。

  血脉变异,虽很是罕见,但也并不是不存在。

  一般来说,变异血脉的妖兽,具备比本身的血脉,更强的力量。

  依稀记得,他自己突破天仙境界时,就是夺取其他妖兽的超凡血脉,熔炼一体,成就金丹。但这也桎梏住了他,妖殿之主必须依靠更多的血脉之力,才能突破。

  而自从上古地球遭遇一场浩劫后,血脉强大的妖兽,具有更稀少了。

  这也导致他多年以来,还只是天仙初期巅峰的原因。

  可这一切即将改写!

  当他第一次见到烛阴兽,身上感知血脉之力的灵宝,传来剧烈的震动,给出了最高级别的血脉之力的评分。

  这是他突破天仙境界时,吸收血脉之力时都没有出现过的评分。

  这让妖殿之主欣喜若狂。

  他预感到,这一定是上天赏赐给他的机缘。

  至于苏白......

  妖殿之主的脸色阴沉的可怕,道:“唯独你,要以死谢罪!”

  颐指气使、漠然视之,仿佛高悬万古的神灵。

  “呵呵。”

  苏白笑了起来,一脸的嗤笑之色:“区区天仙,坐井观天的小乔角色,真是可笑可悲不自知。”

  “修真大世界中,星域无数,生命星辰不知凡几,又不知有多少元婴天君、大能修士。”

  “而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天仙也就罢了,竟还感自号妖殿之主!”

  “当真是夏虫不可以语冰,蝉蛙不知星空的浩瀚!”

  “这是谁给你的勇气?”

  一连串的话语,苏白的声音逐渐高亢,铿锵有力,带着一种“笑看天下英雄,江山谁与指点”的气概,每一字都深击妖殿之主的神魂。

  这一刻,妖殿之主有一种错觉,眼前的少年,是一个胸有深渊的大人物。

  不过很快,这种念头就被妖殿之主甩个一干二净。

  “哼,蝼蚁也敢妄自评巨龙。”随着一声冷哼,妖殿之主一身天仙气息,横冲直撞,狠狠冲击着十衍剑阵。

  手掌只是轻轻一摁。

  整座大阵像是被扭转!

  这就是天仙之力,恐怖滔天!

  然而。

  轰!

  被狠狠压制,光华几乎明灭不定的十衍剑阵,突然爆发出一股刺破苍穹般的力量。

  阵法之内,一幕幕景象,在快速演化。

  这一门阵法的真正力量,才刚开始显现。

  妖殿之主的眉头深深一皱,他感觉到了阵法内的一些玄妙变化,但还是一脸漠然之色,以绝对的力量,碾压而下。

  岂料,这引发了十衍剑阵最猛烈的反击。

  锵!

  剑鸣声突兀响彻,密密麻麻,似乎这片天地间全被剑给充斥,瞬间失色。

  一道剑气斩中妖殿之主的手指头,出现一道血痕。

  “嗯,竟然可伤我?”

  妖殿之主一脸惊疑,神色却依旧淡漠:“这剑阵的威力,很是不错,但也仅仅如此。”

  “给我开!”

  妖殿之主猛然爆喝,声如惊雷,炸的剑阵晃动不止。他的眼眸之中,再次有妖气弥漫,化作一道眸光,轰击在十衍剑阵上。

  破虚妖瞳!

  刺啦!

  空间撕裂开了一道口子,恐怖的力量倾泻而出,要毁灭剑阵之中,那道渺小的身影。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臣服我,活着死!”妖殿之主再次看向烛阴兽。

  “去你特么的,给小爷滚!”烛阴兽也是受不了,直接破口大骂。

  妖殿之主眼里闪过一抹辣色,用上了十分之二的力量,一只大手狠狠抽向十衍剑阵。就像是随意抽一个小孩的耳光,充满了不屑、嘲弄、讥讽。

  看着那只落下来的大手,苏白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

  轰!

  强绝的一样撼在剑阵的光幕之上,瞬息之间,天仙之力凝聚在一点,爆发开来。

  可,就在这时,十衍剑阵爆发出一道金光。

  十衍锁天!

  其他九个方向,也各自爆发出一道金光。

  十道金光凝练成一柄布满金色神纹的仙剑,扫向那只大手。

  噗!

  鲜血迸溅!

  妖殿之主手掌传来锥心之痛,已经是成为了一团烂肉,收回手掌之时,妖气流转,瞬息恢复。

  但妖殿之主的脸色,也不似先前淡漠,而是有一丝恼羞成怒。

  堂堂天仙,被地仙布置下的一个剑阵所伤,虽然这伤势可以瞬息恢复,但以及在心里留下一个耻辱的印记。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蝼蚁,受死吧!”

  不似先前的怒意之中带着漠然,妖殿之主怒斥一声。

  这一次,用上了十分之三的力量。

  重重地轰击在十衍剑阵的光幕上,一股反震之力荡漾开来,将妖殿之主震退三步。

  而十衍剑阵,也终于达到了承受的极限,轰然炸开!

  苏白和烛阴兽也早已再次遁走。

  “终究是实力相差太悬殊了。”苏白摇头道。

  妖殿之主的脸上,有了一丝狰狞。

  第二次,他被震退了三步,他对苏白的杀意,以及从杀一个可有可无的蝼蚁,变成了要狠狠折磨而死。

  天仙之力爆发,挤压每一寸空间,快速封锁苏白和烛阴兽的退路。

  苏白和烛阴兽身躯一顿,身体已经被可怕的天仙之力禁锢住了,成了黏板上的鱼肉。

  烛阴兽的一脸的不甘、绝望之色,目光死死盯着面目森然而来的妖殿之主。

  苏白则是脸色古井无波,看不出喜怒哀乐。

  “蝼蚁,你还有什么求饶的话说?”妖殿之主森然道。

  苏白摇了摇头,闭目不。

  见到这一幕,妖殿之主越发恼怒。

  在他的预料中,苏白要么想一条狗一样,跪舔他,求放过他。或者和烛阴兽一样,愤怒、不甘,却只能想一个小丑,无能的狂怒。

  这两种结果中的任何一种,都能极大的愉悦他,到时候在残忍的杀害苏白。

  可偏偏这一种情况,让妖殿之主有一种无处发泄的同时,感觉道一丝超出掌控之外的......不安。

  似乎下一瞬,有什么预料不到的事要发生。

  妖殿之主眼里浮现一股唳气,一根手指释放出一丝天仙之力,刺向苏白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