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910章 雷法

第910章 雷法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至阳至刚,摧毁一切的恐怖雷电疾速汇聚,转眼之间,金莲佛身的每一村皮肤,都溢出不灭神雷,仿佛一尊上古雷神。

  携万钧之威,惩罚众生!

  这一刻,金莲佛身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无敌气概释放而出,转眼间,目光绽雷电,看向夜叉,虚空都在溢出雷电。

  “凝!”

  金莲佛身携雷霆万钧之势,主动出击,镇杀而来,一道不灭神雷化作电光缠绕的长矛,狠狠刺出。

  噗的一声,瞬息的交手,夜叉的胸口被长矛刺穿,迸发的雷光将其炸开一个血窟窿。

  这种伤势,换在一个活人身上,早就身死,饶是如此,也让夜叉发出凄厉的惨叫,震怒不已,本就丑陋的面目因为扭曲,更加狰狞吓人。

  “暗夜降临!”

  这头夜叉怒吼连连,施展生前的神通,双手挥动,刹那间,仿佛太阳熄灭,大地陷入了永寂的黑暗,一道道阴森刺骨的风肆虐。

  一片阴森的漩涡出现,伸出一根根血色触手,刺向金莲佛身。

  轰!

  金莲佛身身上浮现出业火,一道不灭神雷凝聚,化作一副雷铠甲,刺来的触手,噼里啪啦间,成为齑粉。

  跃上上空之际,金莲佛身成为一道人形雷电,携摧枯拉朽之力,飙射而出。

  暗夜如脆弱的纸张,瞬间破碎。

  血色出手直接炸开。

  连同夜叉的面目,在神色凝固的瞬间,轰然炸开,连同阴魂一起毁灭。

  电光火石间击杀夜叉之后,金莲佛身携无尽雷电,攻击向独臂老者和吸血鬼。

  一场大战爆发,十招之后,两道身影被逼迫到死角,连连后退,有雷电炸开,冒出黑烟。

  感觉到自己将要被击杀,独臂老者脸色变得无比狰狞,一身煞气滔天。

  手中尖刀再次斩出时,威力猛增十倍不止。

  嗡!

  刀气斩出的一瞬,有浓郁的血气爆发,浮现出来一幕惊人的画面。

  一座座城池,成为死城,空无一人,只有鲜血流淌,可以说是血流漂橹。

  突兀,一数不尽怨魂出现,男女老幼皆有,全都满脸怨恨。

  这些都是昔日死在独臂老者刀下的亡魂。

  “血祭!”金莲佛身脸色骤冷。

  他想到了有邪恶的修仙者,为提升灵器的凶性,以生灵的血祭,将其怨魂锁在其中,永世不得超生。

  当怨气达到一个巅峰时,就是晋级灵宝时,必将诞生大凶的器灵。

  叮!

  金莲佛身的手指凝聚一身雷电,点在尖刀上。

  刹那间,虚空一震,金铁声大作,那刀气瞬间溃散,血气、煞气、数不尽的怨魂,也都在这一刻,全部炸开!

  这些怨魂,已经没了投胎转世的机会,还不如让他们解脱。

  尖刀碎成了三截。

  独臂老者“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水,摔在墙壁上,身体颤抖不止。

  “我怎么可能会彻底死掉!”独臂老者大吼,一道阴魂挣脱而出,突然冲向自己的血棺,将其撞偏。

  血棺底下,镇压着的九阴转生阵的血泉,瞬间爆发出一道炫目至极的血光,将独臂老者的阴魂覆盖。

  阴魂也在快速变成血色,如一副人体骨架,生出血肉一般,充斥着一股生气。

  “你特么疯了!”

  “这是给妖君大人复活准备的,你怕是想死!”

  圣骑士勃然变色,愤声大骂,眼里杀气暴涨。

  “我只知道,我要活下去。”独臂老者狰狞大笑。

  血月妖君还在沉睡中,他就算吞噬了这口血泉的生气,打不了跑路就是。

  就在这一刻,独臂老者身上的气息在暴涨,瞬间突破底线巅峰,朝半步天仙迈进。

  宫装女子和圣骑士,虽脸色阴晴不定,但眼底深处有挣扎之色闪过。

  他们又何曾不想挣脱血月妖君的束缚?

  只是,一想到那道恐怖的阴魂,他们的灵魂都在发抖。

  金莲佛身冷笑着看着独臂老者的阴魂,露出嘲讽之色。

  吞噬一口血泉的生气,阴魂转生,岂是这么简单的事?在阴魂将要重生的一颗,必将被天地感应,降下天罚。一个区区半步天仙,又如何能撑下去?

  唯有修炼到元婴天君,才能有几分自保能力。

  其实这不怪独臂老者,只是他见识浅薄,没有苏白那仙尊级的眼界。

  果然,就在这时,天地似有交感,一道天雷劈下。

  轰!

  独臂老者的阴魂狰狞的笑戛然而止,阴魂裂痕密布,险些四分五裂,怔怔的看着身上的裂痕。

  “这,这。”

  下一瞬,阴魂化作彻底碎裂。

  与此同时,折叠空间外,众仙门长老和掌教级人物全都有所感应,看着被天雷劈下的第三个折叠空间。

  似乎是定位了折叠空间里的某个空间节点。

  “这,怎会青天白日,遭天雷亟顶?”渡仙门掌教瞠目结舌道。

  道神宗掌教意识到了,升仙大会一定发生了某种不可测的变故,脸色一沉道:“速速开启此处折叠空间。”

  几个掌教级人物一起发功,开启这处折叠空间,却发现像是被某种神秘的力量阻止,无法控制。

  “这怎么可能?!”天凰宗掌教也是面色剧变。

  这种事在往届升仙大会从未出现过啊,天凰宗掌教想到苏白还在里面,一脸担忧之色。

  倒不是关心苏白,而是怕苏白陨落在里面,无法向杜老交代。

  在场之人谁都没有发现,药神宗掌教眼底精光闪烁,好似知道些什么事。

  墓穴之中。

  独臂老者陨落,戏谑鬼自然也被苏白击杀。

  只有宫装女子和圣骑士,这两个是最为棘手的人物。金莲佛身清楚的知道,前面七个,加起来都不是两人中的一个大对手,战力之强,令人发指。

  所以,宫装女子和圣骑士见自己的同伴被击杀,也没有出手的打算。

  因为他们足矣镇压一切。

  “还有你们两个。”金莲佛身凝视两人,眼中杀气一闪。

  “呵呵.......”

  宫装女子发出不屑的冷笑,道:“就凭你,也想杀我们?”

  “是谁给你的勇气?我们就算再不济,生前也好歹是天仙!”

  宫装女子倒着一丝怒气,一丝天仙之力悍然爆发,威压墓穴,让金莲佛身感到头皮有一丝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