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859章 祸不及凡俗!

第859章 祸不及凡俗!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下手别太狠了,废掉修为即可。”苏白眉头挑了挑,并未阻止羽柔子,而是淡淡开口道。

  他本不想打草惊蛇,惊动天凰宗的高手,但是遇到这种事情,自然也不会忍气吞声。

  嘶!

  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城镇里的人们一脸惊骇的看着眼前的黑发黑瞳的青年。

  这青年到底是何等身份,出口就是命令他人废掉三位上仙的修为,还一脸的云淡风轻。

  仿佛三个在他们眼中,如同上天的上仙,在青年面前,就是蝼蚁。

  “狂妄!”矮个子青年勃然大怒,眼中杀意闪过,“我就先掀了你的头盖骨!”

  说完,矮个子青年轻叱一声,化作一道流光,攻击向苏白,一股罡风扑面而来,隐隐有血光浮现,散发出惊人的煞气,宛如厉鬼出世。

  苏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不知道死亡将至,脸色漠然,如同在看一只扑火的飞蛾。

  羽柔子的倩影掠来,速度比矮个子青年更快,一只玉手拍来。

  刹那间,血光崩散,矮个子青年的气势一滞。

  咔嚓!

  矮个子青年的手骨断裂个彻底,一身修为被废,如一只死狗瘫软在地。

  “你竟然......”墨发青年身旁的天凰宗弟子呲牙裂目。

  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此人被羽柔子一掌击飞,丹田破碎。

  “你们是什么人?”终于,墨发青年意识到了苏白和羽柔子不是一般人,喝问的同时,搬出来天凰宗,“这里是天凰宗的地盘,两位伤我天凰宗的弟子,恐怕不好。”

  谁知,苏白根本无惧天凰宗,不屑道:“天凰宗,算个屁!”

  墨发青年脸色一沉,看向苏白,道:“是个男人的话,就别躲在女人背后,和我堂堂正正一战。”

  他以为苏白是某个大域的公子哥,修为低下,只有一个侍女倚仗。

  只要擒住了苏白,就能掣肘羽柔子。

  可惜,他的如意算盘一开始打错了。

  苏白淡漠一笑,如了他的愿,大手一挥动,一道银色罡劲,刹那飞出,猛然将墨发青年吹飞。

  稳住身形的墨发青年一脸惊慌之色,再也不敢挑战苏白,撒腿就跑。

  “你们给我等着!他日天凰宗一定会将你戳骨扬灰,你的亲人都将被你牵连,死无葬身之地!”墨发青年边跑边放出一句狠话。

  这句话,触碰到了苏白的逆鳞,脸色瞬间一沉。

  “既然如此,你就别走了。”

  顿时,刺骨杀意爆发,如同腊月寒冬降临,冻结灵魂,吓得墨发青年身子一僵。

  刷!

  紫霄飞剑划破虚空,留下一道绚烂的剑光,三颗人头齐齐落地。

  墨发青年的头颅上的倒映着苏白身影的眼神,凝固着无尽的悔意。

  “走吧。”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苏白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叫上羽柔子离开。

  城镇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久久之后,镇民们看着墨发青年三人的头颅,只觉得呼吸都凝滞了,沉寂在苏白那可怕的一道剑光上,似乎是斩开了天地。

  “仙人,他们才是大慈大悲的仙人。”

  “一定是老天可怜我们,才派来了两位仙人,为我们斩尽恶仙。”

  整个城镇的镇民都匍匐在地,一脸的虔诚之色。那些失去女儿的父母们,早已经嚎啕大哭,悲恸一片。

  苏白不知道自己举手做的一件小时,对城镇的人们影响之大,已经立起了他和羽柔子的雕像,时刻参拜。

  只是,三天之后,一道浑身缭绕着黑气的老妪现身,看着矗立着两尊雕像的城镇,眼里闪过一抹杀意。

  “有我宗弟子,被人击杀!”感应到了此地残留的血气,老妪嘶哑的声音带着一丝震怒。

  转眼间,她已经降临城镇。

  瞬间,一股可怕的气息覆盖城镇,所有居民心头一震,体力不支者,直接咳出一口鲜血,脸色惨白。

  “我的三位徒儿,是谁杀的?”老妪森然道。

  居民们的心里弥漫着惶恐不安的情绪,有一个大汉畏畏缩缩的瞥了苏白和羽柔子的雕像一眼。

  老妪一下子明白了,眼中凶光暴涨。

  “既然如此,你们就给我的三个徒儿陪葬吧!”

  嘭!嘭!嘭!

  恐怖的威压降临,整个城镇一片血腥,鲜血汇聚成了河流,流了出去。

  片刻之后,老妪杀气腾腾的离开。

  城镇里的居民已然成为一团团血雾,老幼妇孺,全部丧命!

  转眼间,这里成了一座空荡荡的死城。

  ......

  这一路上,苏白尝试布置虚空传送阵,但无奈难以精准定位药神域的空间节点,只得无奈放弃。

  突然,苏白眺望天际,心头有一丝异样的感觉。

  这三天下来,他遭遇了天凰宗弟子的多次截杀,无论走到哪里,这些天凰宗的弟子总能找到他们,就像附骨之驱般。

  当羽柔子击杀了第七批次的截杀之后,苏白说道:“别动手了,看来是有人用特殊的法门,定位了我们的位置。只怕那人在赶来的路上。”

  话音一落。

  轰隆!

  远处,一股地仙之力突然爆发,伴随着一股血气,仿佛屠戮众生的恶魔,气息阴邪至极,将半边天都染红了。

  老妪杀来,一脸杀意的看着苏白和羽柔子。

  “就是你们,杀我徒儿?!”老妪怒哼,一身杀意更加强烈。

  看着老妪身上的血气,苏白动容了:“那个城镇里的凡人,被你全杀了?”

  “哼,你们很快就会步他们的后尘。”老妪阴测测道。

  即使和那些人非亲非故,苏白的神色也不由一冷。

  即使是前世的他,身为昊天仙尊,背负滔天杀孽,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鲜血,无数大敌陨命,成为他脚下的尸骨。踏着这条血淋淋的尸骨路,成为了亿万无一的仙尊。

  但苏白也从未对凡人大肆屠戮过。

  “你觉得,你很强?那些人是你眼中的蝼蚁?”苏白露出一丝嘲弄,“可殊不知,你在我眼中,也是一只蝼蚁。”

  “死在我手中的地仙不止你一个。”

  “大话倒是说的厉害,等到时候,将你扒皮抽筋时,看你还能像现在一样!”老妪冷笑,起手一记大掌印,轰向苏白。

  虚空都在剧烈震动,一股横扫八方,湮灭生灵的力量,倾泻而出,压迫在苏白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