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随着夏浅语印诀一引,她周身的火焰真元瞬间凝聚到她头顶,那缕赤红色真炎剧烈跳动之时,直接和这些火焰融和在一起。

  眨眼凝聚成一个巨大的火焰圆轮,这赤炎火轮旋转之时,带着可怕的撕裂之力,所过之处,地下室的顶壁直接被切割出一道长长的沟壑。

  嗤嗤---

  火焰真元和神念融和形成的这赤炎火轮,乃是如今夏浅语最强一招了。

  赤炎火轮一动,瞬间在空气中切割出一道焦黑的划痕,一瞬向着雷山切割而下。

  而雷山双目中的神光爆射而出。

  “哈哈!看我破天一斩!”

  这一刻,雷山身躯之上的青色战甲,光华大作,衬托的身形高大无比。

  他双手持刀,如同天神力劈华山,一刀破空斩下。

  空气炸裂,连带着整个地下停车场都在晃动,让上方商场里警铃大作,无数人乱作一团,向着外边涌去,好不热闹。

  而他这一刀还未斩下,纵横恐怖的刀气就已经贯穿数足足半米厚的地下停车场钢铁混凝土顶壁,生生刺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轰隆隆!

  下一刻。

  被青光笼罩的巨大的黑色重剑,这一刻携带着恐怖的威势,狠狠和夏浅语的赤炎火轮撞在一起。

  恐怖的音爆声传遍整个地下,漫天火光和青光相互摩擦吞噬,但是最后还是赤炎火轮被恐怖的刀气搅碎湮灭。

  夏浅语的身影猛然一颤,脸色瞬间苍白,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她虽然借助凤凰火焰之力,战力大涨,但是对手毕竟是仙门大宗的天骄弟子,一身修为虽然只有神元后期,但是也足以匹敌地球上的神境巅峰。

  夏浅语能与他拼到这个地步,已经是奇迹了。

  砰砰砰---

  烟尘散去,此时两人交战之处,地下停车场顶壁已经被撕裂出一个长越近十米的巨大的沟壑,电气霹雳啪啦作响,边缘还残留着钢筋混凝土的残骸。

  “走!”

  夏浅语强提真元,身上火红真元化作漫天火光轰轰燃烧,席卷着身后不远处的苏青瑶和薛如龙两人冲向头顶的沟壑。

  “想走?也太不把我老雷放在眼里了!”

  雷山冷笑一声,大手一挥,空中天地元力滚动,陡然凝聚成一个青色巨掌,向着苏青瑶两人抓去。

  “滚开!”

  夏浅语俏脸寒霜满布,怒喝一声,周身火焰陡然席卷而起,如同海浪一般猛然将那巨大青色手掌包裹。

  “哼!”

  雷山眉头皱起,脸色越加冰冷。

  “真是找死!”

  “曜日拳!”

  他隔空一拳打出。

  轰隆!

  天地晃动,这一拳落下,一道巨大的青色太阳陡然浮现,轰然将夏浅语的身影淹没。

  远处,羽柔子眉头微挑。

  而常越则是脸色一变,身形瞬间消失。

  “你疯了?真想杀了她?”

  拥有这般逆天火焰天赋的仙苗,若是献给天凰宗,换回一件中品灵器都是少的!

  就算是不献给天凰宗,这等天骄收入自己宗门,宗门定然也会大加赏赐。

  没见他如同动作,身上如同有金色光华涌动,直接将破开青色太阳,将夏浅语一把抓出。

  而此时已经被送到地面的苏青瑶两人,还未来及动作,却觉得一道刺骨寒气涌来,直接将两人冻在原地。

  “两位还是先留下吧!”

  羽柔子脸色平静,挥手一招,顿时苏青瑶两人的身影根本不受自己控制,就被一股牵引之力,拉到羽柔子面前。

  远处。

  夏浅语脸色苍白,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看着苏青瑶两人身影,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果然,自己就算是拼劲全力,也根本难以与这仙门三人抗衡!

  她之前尝试捏碎苏白给她的传信玉符,却发现此地已经被阵法镇封。

  否则,他们闹出这么大动静,恐怕早就有安保警卫前来了。

  可如今,根本看不到人影,想来这些人也被阵法阻挡了。

  她该在咖啡厅内就向苏白求救的,现在连手机信号也被阵法干扰屏蔽,再想求救也晚了。

  常越目光再次扫过夏浅语三人,淡淡笑道:“我不知三位为何对仙门如此抗拒,可却可以告诉你们,被仙门看上,乃是你们的幸运!不管你们在世俗的宗门势力如何,一进仙门就与世俗斩断联系,你们也会拥有全新的人生!”

  “所以,你们也不必再反抗了,一切都是徒劳而已!”

  不远处,苏青瑶呼吸急促,沉默不语。

  只有薛如龙满脸冷笑,不屑道:“原来这就是所谓的仙门!简直如同强盗一般,看到长得好看,资质好的所谓仙苗,就不择手段也要收入门下!根本不理会我等想法,还一副赏赐的嘴脸,还真把自己当成天神,我等看到你们就要跪舔吗?我呸!”

  “嗯?”

  远处,雷山脸色刹那冰冷。

  “油嘴滑舌!竟敢如此污蔑我等,真是找死!”

  薛如龙冷笑更甚,虽然不能动作,却依旧满脸不屑,藐视四周,简直是拉仇恨小能手。

  “怎么?敢做不敢认啊?所谓仙门高人,也就是这般鼠辈罢了!”

  雷山大怒,“老子毙了你!”

  常越却冷笑一声,“雷兄不必动怒!此人不过是想拖延时间罢了!”

  他缓步走到薛如龙面前,笑容灿烂,讥讽道:“你以为你们宗门势力还能救你们?真是可笑,他们若是知晓你们被选入仙门,恐怕巴不得却而代之---”

  薛如龙被揭穿后,却丝毫没有尴尬的意思,不屑道:“我现在是给你们争取机会,省得到最后你们真把事情闹得不可挽回,到那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我苏白表弟发起狠来,杀进仙门,将你们杀的片甲不留!”

  “哈哈---”

  雷山和常越闻顿时满脸讥讽笑意。

  这个凡俗大少,怕是个傻子吧?

  唯独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羽柔子,忽然秀眉高高挑起,眼神如剑望向薛如龙。

  “你刚刚说的那个人叫什么?”

  薛如龙淡淡瞥了她一眼,“怎么怕了?现在还不晚,现在赶紧把我们送回薛氏庄园,或许我还会向苏白表弟美几句---”

  再次听到‘苏白’两个字的时候,羽柔子瞳孔刹那紧缩。

  “果然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