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750章 天屠剑仙苏醒!

第750章 天屠剑仙苏醒!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嗖!

  紫霄剑如同黑夜流星,一闪而逝,化作一道紫色流光融入苏白体内消失不见。

  而幽冥上人则是目瞪口区,心神惊骇到极致,似乎到现在还未回过神来。

  万子白,就这么死了?

  要知道,此人可是天屠剑仙坐下第一高手,也是整个天剑门在梁天屠之下最强之人,就连幽冥上人晋升神境之后,依旧心中畏惧的存在,今日却就这么丢掉了性命!

  不远处,夏浅语却没有丝毫意外之色,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苏白实力了。

  连日国的眼镜蛇部队和第九混编舰队都不是苏白的对手,这世间除非有地仙出世,否则没有人能威胁到苏白。

  呆滞几秒钟,幽冥上人脸色复杂,压下心中震惊,躬身对着苏白拜道:“多谢苏先生救命之恩!”

  苏白淡漠道:“无须谢我。我说话,天剑门是我的敌人,对待敌人,我自然不会手软。”

  这万子白乃是神境高手,虽然对苏白没有威胁,但是对苏青瑶和薛家等人却是如同神话般的存在,这样的敌人,苏白既然遇到,就绝不会任由他逃走。

  幽冥上人心头微沉,再次躬身沉声道:“无论如何,苏先生救我性命,这是事实。既然苏先生和我目标一致,都是灭掉天剑门,若是苏先生不嫌弃,老夫这把老骨头,任凭调遣!”

  苏白深深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拉着夏浅语缓步离去。

  而幽冥上人脸色变幻,咬牙间快速跟上。

  既然没有拒绝,那自己就死皮赖脸跟着!

  如今在他看来这华国,能有能力斩杀天屠剑仙,怕是只有苏白了!

  ................................................

  就在苏白斩杀万子白的同时。

  远在天剑门后山,宗祠内。

  房间内,有着数十层台阶,台阶之上,放着一块块黑色木牌,木牌之上隐隐有莹润的红芒闪动,这正是天剑门的命牌重地。

  此地这么多命牌,代表着天剑宗内所有化境以上高手和核心弟子的性命,只要这命牌上的红芒消失,命牌碎裂,那就证明命牌对应之人身死!

  这样就算是人在千里之外,天剑门的人也能第一时间知晓弟子门人生死。

  两个短发弟子守在宗祠门口,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可此时,那宗祠内,最高层台阶上的一尊黑色命牌之上,红芒突然闪烁一下,直接熄灭。

  紧接着,失去那一丝命魂气息支撑的黑色命牌,刹那从中间崩裂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缝。

  “咔嚓---”

  这声音虽然小,但是在寂静无比的宗祠内,却清晰异常。

  本来门口这两位快要睡着的弟子,一个机灵,刹那清醒,快步跑到宗祠内。

  看到属于万子白的命牌上的裂缝时,脸色顿时惊骇。

  下一刻,一声惊恐的声音传遍半个天剑宗山头。

  “不好了!”

  “万长老的命牌碎了!”

  刹那间,本来整个天剑门陡然一静,随即喧闹冲天,乱成一团。

  轰轰轰!

  数道强大的气息,从各处冲天而起,几乎是眨眼的功夫,这数道气息就从天际快速接近后山宗祠。

  仅仅是不到一分钟后,宗祠内就出现十数位气息强大的老者。

  正是天剑门内的化境强者和御神真人。

  这样的实力,简直比龙堂还要强上数倍!

  “诸位!”

  为首的中年人面色阴沉,咬牙道:“事情的发展已经超乎我等想象,这次必须要请老祖出山了!”

  下方,几位老者面色各异,垂眉思索间,纷纷点头附和。

  “以万师兄的实力,整个华国也没有几人是他对手,如今他刚刚下山,却莫名身死道消,这件事必须查个清楚!”

  “能灭杀万师兄的人,定是神境高手,这等级别的战斗已经不是我等能参与的了,必须要请老祖出手了!”

  “不管是谁,敢杀我天剑门的人,定然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众人齐齐表决,同意请老祖出关。

  天剑门现任那位中年宗主,脸色肃穆,和众人打了个招呼,快速向着后山一个幽静的小道快步而去。

  曲径通幽,林木渐深,行了约莫十几分钟,便可看到一处陡峭的山谷,山谷之内乃是一处石头剑林。

  这些石剑皆是由岩石雕刻而成,不知经过多少年的风吹雨打,显得极为古朴。

  中年男子站在剑林前,面色肃穆,深深对着剑林内一拜。

  “不肖后辈,梁伯安前来拜见老祖!”

  片刻后,在中年男子忐忑的等待中,一道轻飘飘的声音缓缓传来。

  “进来吧。”

  中年男子神色一震,脑海中自然浮现出一道蜿蜒的地图路线,正是这石剑林之内的路径。

  中年男子脸色露出一丝震惊,心中暗叹,自己老祖的神通真的是越来越难以揣测了,居然能轻易侵入自己这位化境巅峰高手的识海神魂。

  若是对方想要要自己的性命,恐怕自己连一招都挡不住吧?

  不敢多想,他恭敬点头的同时,快步走进石头剑林之中。

  这些无序排列的石剑,在他缓步前行间,居然在缓慢移动,让他更加震惊。

  下一刻,一个巨大圆形平台浮现在梁安伯眼前。

  这平台之上,插满了密密麻麻的石剑,看的梁安伯瞳孔收缩,这根本就是缩小版的石剑林!

  而在这众多石剑的中央,一个如同雕塑的老者身形正盘膝而坐。

  似乎是盘坐太久的缘故,老者身上已经看不出衣服颜色,他身上的颜色通体和平台石头一个颜色,似乎已经和周围融为一体。

  他的头发散乱,脸庞之上布满灰尘,看起来如同庙里常年没有打扫的雕像一般。

  梁安伯看到雕像老者,不敢丝毫怠慢,深吸口气,径直跪倒在地上拜倒道:“老祖,万师兄死了!”

  这句话刚落下。

  如同雕像般的老者,这一刻闭着的双目陡然张开。

  唰!

  成百上千道凌厉的剑气一瞬苏醒,冲天而起,震动整个石头剑林都在颤抖嗡鸣,庞大而恐怖的威压,瞬间压的梁安伯身躯猛然一沉,连呼吸都困难无比。

  “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