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7章 救人

第7章 救人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师父---这--这---”

  眼镜青年看到这一幕,彻底慌了,回想起之前苏白的话语,一时间不敢再动作。

  谭布衣见此,心中猛然一沉,连忙喝道:“快,马上将唐老放在地上!”

  谭布衣眉头紧锁,老脸一阵红一阵白---难道真的被那黄口小儿说对了?

  他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躁动,没有说话,直接拿出银针,扎在唐安国胸口。

  “擒元气针---”

  “对,这是谭老神医的成名绝技,谭老亲自出手施针,一定没问题了!”

  百草堂内,看热闹的众人,眼神灼灼的看着谭布衣出手。

  可是,谭布衣施针后,唐安国的脸上的黑气却越加浓郁,嘴唇发紫,眼看就出气多,进气少了!

  看到这一幕,谭布衣脸色越来越白,老脸上全是细密的汗珠,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的气针居然毫无效果?

  唐念微看到这里,满脸担忧,双眼通红,颤声道:“谭老,我爷爷到底怎么了?”

  “这---唐老邪寒入体,侵入心脉,现在的情况---怕是不容乐观......”

  听到这里,苏白不由摇头,照他的治法,不出三分钟,那唐装老者必死无疑!

  看到这里,他摇了摇头,转身向着大门走去。

  既然他们不相信自己,那他自然也没有必要多说什么。

  听完谭布衣的话语,唐念微俏脸瞬间毫无血色,慌乱间,看到正欲离去的苏白,刹那间像是抓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溺水之人,连忙喊道:“先生请留步!”

  唐念微眼眶通红,大步走到苏白身前,躬身道:“之前是我误会了先生,请您救救我爷爷!”她此时,话语间已经用了敬称。

  “你现在相信我了?”苏白淡淡道。

  唐念微深吸口气,神色恭谨,“请先生救命!”

  出乎她意料的是,苏白却摇了摇头道:“我为什么要出手?”

  唐念微咬着嘴唇,从身上拿出一张金色卡片,道:“这里面有五十万,全当之前冒犯先生赔礼。若是先生能出手救我爷爷,我江州唐家,定有厚报!”

  江州唐家!

  苏白眼眸一动,内心震动,怪不得出手如此阔绰,原来是唐家的人。

  他就在江州上学,自然清楚江州唐家是何等的庞然大物。

  听到唐念微的话语之后,百草堂内听过唐家传闻的人,再看向她的时候,眼神里已经全是敬畏。

  江州唐家,乃是整个江州的顶尖家族,据说唐家背后是省城的军部。

  苏白眸光闪动,他如今正缺钱,而且正在江州上学,这唐家在江州是顶级大家族,以后定能用的上!

  一念及此,苏白接过唐念微手里的卡片,淡淡道:“我只出手一次,成败与否,就全看老爷子的造化了!”

  唐念微脸色紧张到极致,激动道:“多谢先生了!”

  这时候,脸色铁青的谭布衣再也忍不住了。

  “唐小姐这是什么意思?请这个黄口小儿来为唐老治病,你这是在侮辱谭某吗?”

  一旁的黑衣人也皱眉劝道:“小姐---”

  唐念微眼神凛冽,道:“我没有侮辱谭老先生的意思。只是,爷爷病重,谭先生的针法似乎不对症,念微实在不敢延误,还请谭老理解。”

  谭布衣气的浑身颤抖,指着苏白和唐念微,脸色涨红,半晌才憋出几个字。

  “好--好--好!既然唐小姐不信老夫,那我就此罢手!唐老先生再有什么问题,与我无干!哼!”

  唐念微却不再理会他,而是恭敬对着苏白道:“请小先生救我爷爷性命!”

  现在,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苏白身上了!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苏白淡淡点了点头,径直走到唐安国身旁。

  谭布衣看到这一幕,眼中更是不屑。

  “哼,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施救!”

  在众人质疑的目光中,苏白神态自若,居然‘刷刷刷’将谭布衣之前插在唐安国身上的银针全部拔掉!

  他的动作之快,常人根本难以看清,就算是常年跟随唐安国习武的唐念微也只看到一串残影。

  看到这一幕,唐念微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只看这一手,她就知道这清秀少年不是普通人,自己这次怕是赌对了!

  谭布衣眉头微皱,内心依旧在冷笑。

  唐安国现在心脉受损严重,血气凝结,已近濒危,就算他全力出手救醒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他倒是想看看这黄口小儿接下来如何收场。

  “唰---”

  众人根本看不清苏白的动作,只觉得一阵风吹过,一根银针已经插在了唐布衣的胸口膻中!

  “我倒是什么独门绝技,结果不还是银针吗?”

  谭布衣眼中的嘲讽更浓,满脸冷笑。

  苏白慢慢撵动银针,一股肉眼难以看到的淡青色气流随着银针渡入唐安国的体内时,他回头看了谭布衣一眼,淡淡道:

  “同样是银针,我的银针岂能是你那三流针法能比的?”

  就算是再普通的一根银针,在他修仙者手里,也能变成救命神针!

  “你---”谭布衣气的脸色铁青,指着苏白半晌说不出话来。

  谭家的“擒元针法”传承数百年,到苏白嘴里居然变成了三流针法,这简直狂妄的没边了!

  “无知小儿,我谭家‘擒元针法’乃为明代先祖所创,名震江南,你居然如此辱它---”

  苏白眉头一掀,眼眸涌出一丝冷意,回头时,猛然喝道:“聒噪!”

  他的声音如同滚雷,在屋内炸响时,众人都纷纷捂住耳朵。

  唐念微眼神微凛,看着苏白,目光全是震惊,她现在可以肯定,这其貌不扬的少年是个真正的高手!

  在她身旁,几个黑衣保镖,看向苏白的目光时,已经全是忌惮。

  谭布衣更是被苏白的声音吓得脸色煞白,再看向苏白时,眼神里已经多了一丝惧意。

  随着苏白施展针渡气,唐安国脸上的黑气像是潮水一般褪去,一股温润健康的血红色出现时,他的呼吸渐渐变得平稳,最后终于悠悠醒来!

  “醒了!”

  “居然真的醒了!”

  “眼看就要不行的人,居然就这么好了?!神医啊,这才是真正的神医啊!”

  百草堂内众人惊叹时,再看向陈谦的眼神,已经全部变成震惊,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