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629章 杀戮起!

第629章 杀戮起!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苏白面色平静,但心中的杀气怒意早已滔天。

  “虎毒不食子,你为了所谓家族大兴,居然甘愿当那药神宗的走狗,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能下的去手,简直连畜生都不如!”

  前世的苏白,在修真大世界,虽然见多了师徒父子甚至是道侣之间为了利益宝物反目成仇,但如今这样的事情真发生到自己身上,依旧怒意翻涌,心绪难平!

  苏行空脸色剧烈变幻,呼吸急促,眼神突然变得疯狂阴冷,声音嘶哑道:“你有什么资格教训老夫?”

  “你和那逆子,早已被老夫逐出家门,已经不是我苏家之人!更何况,老夫所做一切,皆是为了苏家大兴,如今苏家高居京城四大家族之首,为华国第一世家,乃为不世荣光,苏家能走到这一步,全仰仗老夫当年的决定,老夫何错之有?”

  他脸色怨毒,彻底失态,死死盯着苏白,嘶哑道:“最大的错误,就是那个女人!要不是她,那逆子怎么会忤逆我?而你,更是错误中的错误,若不是你们,苏道轩那逆子,绝不会与老夫反目!”

  当年,他可是最疼自己那个小儿子的!

  苏白嗤笑一声,淡淡道:“看来,你到现在还没有一丝悔改之心---”

  “悔改?”

  苏行空苍老的脸色浮现出讥讽冷笑,声音冰冷如铁。

  “老夫所做之事,皆是为了苏家光复大业,就算是亲生儿子阻挡,老夫也绝不会手软!”

  苏白深深看了苏行空一眼,没有再说话。

  此人执念入骨,已经偏执疯狂。

  “既然你一心想要光复苏家,那我今日就让你亲眼看着,苏家破灭败亡!”

  苏白一指点出,苏行空脸色震动,刹那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禁锢。

  “你想做什么?”

  “我警告你,这里是京城,就算你是神境,也不能无法无天,震怒了华国高层,你必死无疑!”

  苏白洒然一笑,“你还是担心下自己吧!”

  唰---

  下一刻。

  他的身体蓦然一步迈出,刹那间已经跨上百米高空,而苏行空则是像是一个傀儡,被一股无形的牵引之力挂在苏白身后。

  罡风猎猎作响,冻得他浑身颤抖,脸色刹那青紫,鼻涕横流,狼狈无比。

  可是每当他几欲昏厥的时候,就有一股温热之力涌入他的身体,让他保持清醒。

  “小孽畜,你到底想对老夫如何?”

  “要杀就杀,不要如此羞辱老夫---”

  “聒噪!”

  苏白一巴掌扇出。

  啪的一声,清脆响声响起。

  苏行空苍老的脸颊上一个鲜红掌印浮现,假牙直接被抽飞,牙床碎裂,半边脸瞬间肿成猪头。

  他神色屈辱到极致,喉咙里发出疯狂呜呜之声,却半句话也再难说出。

  唰!

  两道光影落在苏白对面虚空。

  正是宫长雪和风玉堂两人。

  看到苏白身后狼狈无比的苏行空,两人眼眸微微一凝,却没有说什么。

  对于两人的到来,苏白像是早就预料到。

  “下面的事情,就有劳长雪兄和风老了!待我处理完这些事情,自会去天宫走一遭,还请两位转告藏剑上人,莫要再插手我与苏家之事,否则别怪我不念往日情谊!”

  宫长雪脸色复杂,看了苏白一眼,抱拳道:“苏兄和老祖之事,我不会多管!但是,京城之事,还请苏兄莫要闹的太大,此地毕竟是天都,若是真惹怒了官方,苏兄虽然不怕,但是也要考虑夏家,薛家亲友不是?”

  苏白眉头皱了皱,随即舒展开,笑着道:“多谢长雪兄提醒,我自有行事规则。”

  风玉堂轻叹一声,脸色肃穆道:“当年之事,我也有所耳闻!杀些核心之人就行了,千万不要牵连普通人,这是天宫也是华国的底线!”

  苏白轻笑一声:“多谢。”

  下一刻。

  身形一晃,带着苏行空刹那消失在黑夜之中。

  宫长雪和风玉堂对视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

  他们两人合力,也阻止不了苏白,更何况,这本就是苏家内部的恩怨,他们也不愿多管。

  当年的因,今日的果。

  因果报应,循环不爽。

  这是冥冥之中的定数。

  苏家,今夜,注定要有灭顶之灾!

  余山富人别墅区。

  一栋占地极大地别墅内,此时依旧灯火通明,一个身着黑色唐装,笑容满面的肥胖中年,正坐在大厅主位。

  而下方,两排名贵的红木沙发上,坐着五六位衣着华贵的中年人。

  在大厅中央,悬挂着一奢华无比的水晶吊灯,昏暗的灯光下,一个身着黑色性感制服的美貌女郎缓步走来,如同维密的内衣时装秀一般,女子身材高挑,眼眸妩媚,在灯光下摆着撩动人心的姿态。

  几个中年人坐在此处,如同打量这艺术物品一般,打量着女子。

  很快。

  几个中年人开始举牌。

  “一百万!”

  “一百五十万!”

  “二百万!”

  最终,一个短发中年出到二百万,直接将这名妙龄女郎纳入囊中。

  周围一众人,笑容灿烂,连声恭喜。

  砰----咔嚓!

  本来结实无比的红木大门,此时轰然被人撞开。

  几个黑衣保镖的身影,如同沙包一般砸落在地面上,直接没有了声息。

  众人震惊无比,呆滞的目光下,一个黑色休闲服的少年,缓步而来。

  “你是陈六渊?”

  苏白看着主位上的中年人淡淡问道。

  唐装中年余光扫过苏白身后的苏行空的身影,脸色瞬间大变:“快快,杀了他!”

  唰!

  一个神色阴厉的干瘦中年,如同鹰隼般出现,狠狠向着苏白脑袋抓去。

  他这一出手,就爆发出了化境初期实力,庞大的气息压的大厅内众人心神颤抖。

  “找死!”

  苏白眼神淡漠,一拳轰出。

  那名干瘦中年身体刹那被凝固半空,眼神涌出前所未有的惊骇:“你居然是---”

  砰!

  下一刻。

  他的身体陡然爆成一团血雾。

  做完这一切,苏白一直点出。

  哧拉!

  一道白光洞穿陈六渊的眉心,他肥胖的脸庞上,直到现在还有着难以置信和惊恐。

  大厅内一众人吓得脸色发白,瑟瑟发抖。

  至于那些保镖,在苏白面前,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