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该死的!老子也拼了!”

  络腮胡子的武南天怒喝一声,周身的肌肉猛然隆起,整个人拔高半米,化作一尊巨人,露出的古铜色肌肉散发这一股坚不可摧的质感。

  他双目之中,如同有金色火焰燃烧,刹那无尽金色烈焰凝聚成一把巨大的锤子,他双手持锤,如同轰天,狠狠对着苏白所在的虚空轰去!

  “轰天锤!”

  那位面容阴柔的男子,阴无冥此时双目微眯,皱眉的同时,身上一股透明的火焰陡然燃烧,他此时的气息之强,甚至不比之前的那位道袍中年弱多少。

  这位天宫的四大尊者之一,水尊者,实力比风玉堂还要强上不少。

  哗啦!

  他身体一动,一道透明的长龙席卷而出,刹那将他的身体包裹,向着半空的苏白狠狠一口咬去!

  半空中。

  苏白根本没有在意三人的攻击,一拳打出后。

  任由华元封疯狂嘶吼,却根本难以挣脱。

  虚空剧烈颤抖,似乎扭曲。

  华元封周身的燃烧的真元之力,直接被湮灭,而他的脸色猛然变化,下一刻就被直接凝固。

  紧接着,他的肉身寸寸崩碎,连带着骨骼都被无数细密的不灭天雷给磨灭。

  嗖!

  一个透明的虚幻神魂似乎穿透虚无,刹那穿过苏白封锁,向着天际遁逃而去。

  甚至,连狠话都没有来及放。

  而这一刻。

  那位道袍中年的灰色巨剑攻击,终于来临!

  咔嚓!

  灰色巨剑斩落在苏白身上,苏白周身的护体雷芒陡然颤抖一下,但是最后还是没有破碎。

  紧接着。

  武天南如同狂暴的巨人,抱着巨大的黄金色巨锤,狠狠砸落在苏白身上。

  咚!

  一声低沉的暴鸣声响起。

  苏白身体外的护体雷芒,再次颤抖,似乎就快破碎,但是很快又恢复正常。

  看到这一幕,武天南和道袍中年心神震动,刹那绝望。

  他们燃烧真元神魂的一击,居然连对方的防御光罩都破不了,更不要说对方更加强大的肉身防御了。

  而阴无冥化身的水龙,此时本要攻击苏白,却强行在半空转头,周身气息疯狂爆发,向着天际疯狂逃遁而去。

  苏白满脸冷笑,讥讽道:“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

  他并指如刀,蓦然虚空斩下。

  哧拉!

  一道雷电刀芒,直接穿过数百名虚空,一刀站在阴无冥身上!

  “不---”

  “苏白,不要杀我!我是天宫四大尊者的水尊者---”

  可下一刻,他的身体直接被斩成两半,恐怖的不灭天雷之力,刹那将他脆弱的神魂碾碎。

  道袍中年深吸口气,眼露死志,神魂彻底燃烧,整个人身上的黑白之力碰撞,化作灰色真气。

  “贫道京城五华山柳鸣,请道友接我最强一招!”

  苏白饶有兴趣看着他,摇头道:“阴阳合一,你倒是有些魄力,可惜,不得法门,你这阴阳之力难以真正融和---”

  道袍中年惨笑一声,不再说话,一直点出。

  嗡!

  一缕灰色丝线撕裂虚空,刹那向着苏白眉心刺去!

  苏白双目如电,同样一指点出。

  “破!”

  嗤--

  炙烈的雷电光线,刹那和灰色丝线撞在一起,灰色丝线湮灭。

  雷电光线刹那洞穿道袍中年眉心!

  道袍中年眼里的生机如同潮水飞速褪去,尸体倒在地上。

  “轮到你了!”

  苏白看着地上半空中如同小山的武天南,正欲动手,却见对方咧嘴一笑:“等等!”

  苏白眉头一挑,并未急着动作。

  对他来说,杀手对方,只是随手一击,不怕对他耍诈。

  “砰!”

  武南天一掌拍在自己天灵盖,刹那间他的气息瞬息几乎熄灭。

  这一刻,他的脸上鲜血横流,但他没有丝毫在意,死死盯着苏白道:

  “苏白,你和武家的恩怨,开始于金陵,结束于京城,如何?”

  苏白深深看了他一眼。

  “可!”

  武南天哈哈一笑,下一刻,声音戛然而止,尸体砰的一声砸落在地上。

  这位华国天宫的总教官,武家的二爷,彻底身死!

  而他的死,也彻底划清了苏白和武家的恩怨。

  苏白望着此人的尸体,叹息一声,屈指一团先天真火飞出,刹那将他的尸体燃烧殆尽。

  而此时。

  已经早已消失在天际的华元封神魂,感受到三人气息消失时,虚幻的神魂之脸上,浮现出一丝庆幸后怕。

  幸亏自己走的果断!

  该死的苏白小儿,害的自己肉身陨灭,只能转修阴神,以后都要活的不人不鬼,这个仇,他必须要报!

  杀不了苏白,他还杀不了苏白的亲人朋友吗?

  总有一日,老夫要让你跪在我面前后悔!

  忽然。

  一道紫色雷芒猛然放大。

  他心神呆滞,内心疯狂嘶吼。

  不---

  可是这道紫芒快到他神魂都难以闪躲,刹那斩在他脆弱的神魂之上。

  哧拉!

  他脆弱的神魂瞬间被撕裂成两半!

  “手下留情!”

  一道焦急急促的声音虚空暴鸣,天际一道金色长剑,蓦然划破虚空而至,隐隐可见,金色长剑之上,一个苍老的身影隐约可见。

  华元封残破的神魂,精神力疯狂涌动。

  “藏剑师兄,救我!”

  可是下一刻。

  残存在他神魂之中恐怖的剑气和雷电之力爆发,剩余的残魂之力,眨眼就被湮灭殆尽!

  唰!

  紫色飞剑,瞬息消失。

  下一刻。

  嗡!

  虚空撕裂,一道金色长剑出现在此地,剑上,一个苍老的虚幻身影脸色冰冷如水。

  “好好好!”

  “好一个苏白,老夫都已经亲自求你手下留情,你居然还敢下杀手,真当我长剑上人是泥捏的不成?”

  轰隆!

  他身影猛然膨胀,化作一尊擎天身影,似乎压的天地都在颤抖,一步迈出,如同移形换影,刹那出现在苏行空的小院。

  “苏白,老夫问你,为何老夫降临,还要下杀手?”

  “难道,你真要与老夫为敌不成?”

  这一刻的藏剑上人虚影如同神祇,居高临下的看着苏白冷声问道。

  苏白脸色淡漠,瞥了他一眼,冷笑道:“是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