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6章 神医

第6章 神医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待到两人消失在人群中后,已经走远的苏白再次出现,若有所思的笑道:“有意思,看样子那个女人应该是哪个大家族的小姐,那个黑衣保镖,不简单。”

  他在那个黑衣保镖身上感觉到了劲气波动,虽然很微弱,但是确实存在,不过这些人对苏白来说,他一只手指头都能摆平十个!

  就是不知道这些大人物来这种地方做什么。

  苏白摇头一笑,不再多想,向着药材市场最大的药材店百草堂走去。

  这百草堂已经近百年历史了,这里的药材齐全,在整个江州都颇有名气,百草堂最有名的除了药材,还有就是医术超绝。

  据说老掌柜谭神医一手“擒元针法”,可治百病,神乎其技,甚至省城的富商都亲自到这里治病。

  绕过三条小街,苏白看着十字路口那间古色古香的药材店,抬脚走了进去。

  店面很大,几个伙计看了苏白的打扮一眼,就没有兴趣多问了。

  他们地方虽小,但是名声却已经在外,慕名拜访而来的全是省城的大人物,自然眼高过顶,看到苏白这幅打扮,自然不会多理会。

  苏白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我要买些药材。”

  眼镜青年拿着手机,瞥了苏白一眼,兴致缺缺,道:“买什么?”

  苏白正欲说话,却见门口一阵吵杂,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和一个唐装老者缓步走了进来,几个保镖隐于街道各处。

  “是她?”

  这女人正是之前苏白遇到,要买那雪松芝的那高冷美女。

  唐念微也看到了苏白,纤细的眉毛微微一挑,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确没有说话。

  那懒洋洋的眼镜青年,看到唐念微两人,瞬间精神起来,连忙迎接上去,满脸讨好笑意,

  “两位是来购药还是瞧病?”

  唐念微淡淡道:“我们前来拜访谭老先生。”

  眼镜青年点了点头,赶紧把两人接待到休息区,“两位稍等,我这就去请师傅过来。”

  唐装老者面色有些不自然的潮红,在唐念微的搀扶下坐在椅子上休息。

  看着老者虚弱的模样,唐念微脸色有些不好看,冷冷道:“这个谭神医谱还真大,连爷爷您亲自跑来!若是他治不了爷爷的病,我定砸了他的招牌!”

  唐装老者轻笑一声,“这些民间高手,多有怪癖,我们也没必要强求,咳咳---”以他唐家在江州市的权势,想要请这谭神医,根本就是轻而易举,但以老者的骄傲,却不愿意坏人规矩,亲自登门求医。

  苏白被晾在那里,心里好笑,目光好奇时落在唐装老者身上。

  “咦?”苏白眉头陡然一掀,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没想到这老者身上居然也有劲气波动,只是这波动极为晦涩,似乎被什么阻断。

  苏白心中越加好奇时,眼眸中银光一闪而逝,唐装老者体内的情况顿时了然于胸,脸色不由得凝重起来。

  这唐装老者的情况---不容乐观啊!

  殊不知,他表情全看在唐念微眼里,本来唐念微心情就不爽,看到苏白这般,顿时冷冷瞪了他一眼。

  苏白一脸无辜,自己又怎么招她了?

  唐装老者顺着唐念微的目光看去,正好看到一脸无辜的苏白。

  “这就是让你吃瘪的那小伙子?”

  唐念微不屑的冷哼一声,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罢了,爷爷不必理会。”

  唐装老者目光停留在苏白身上,却发现自己一时间居然看不透苏白,顿时,目光变得深邃起来。

  “人不可貌相。”唐装老者淡淡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这时,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匆匆从大堂内走来,对着唐装老者抱拳一拜,“唐老,您怎么亲自来了?若是您吩咐一声,老朽自当登门---”

  唐装老者洒脱一笑,道:“无妨。老头子不能坏了谭先生的规矩。”

  谭布衣苦笑一声,面对这尊名震江州的大人物,他的规矩算个屁?

  他歉意一笑,道:“唐老请移步别院,我马上替您诊治。“

  唐装老者点了点头,在唐念微的搀扶下,刚刚起身,异变陡生!

  只见他的脸色陡然涨红,一股黑气盘踞在眉心时,整个人眼前一黑,瞬间晕倒过去。

  刹那间,整个屋内都静了。唐念微俏脸瞬间煞白,整个人的懵了。

  谭布衣倒也沉着,深吸口气,查看了一番唐装老者的情况,脸色变得凝重,对着眼镜青年几人吩咐道。

  “快,马上把唐老抬到后院静室!”

  眼镜青年等几个徒弟连忙动手。

  看到这里,苏白眉头陡然挑起,忍不住开头道。

  “若不想他死的更快,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动他!”

  苏白的话语极为突兀,以至于众人楞神时,目光刷的一下集中在他身上。

  此时的苏白觉醒前世记忆,已经脱胎换骨,脸色淡然,无视众人质疑的目光。

  “这小子谁啊?”

  “在谭神医面前装大尾巴狼,脑子秀逗了吧?”

  众人心里冷笑时,皱眉看着苏白,脸上全是嘲讽和鄙夷。

  一个毛头小子,在这里冲撞谭神医,这不是自己找抽呢吗?

  眼镜青年几人被苏白的话语唬住,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谭布衣更是脸色一凝,看着苏白喝道:“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白眉头一挑,淡淡道:“没什么意思---就是不忍看庸医误人性命!”这谭布衣居高临下的态度,让他极为不喜,他自然不会给对方留情面。

  他这一句话落下,整个百草堂里再次静了。

  庸医?

  误人性命?

  这黄口小儿居然敢说他谭布衣误人性命?这不是把他当成庸医之流了?!

  到了谭布衣这层次,最注重的就是脸面,苏白这般赤裸裸的打他脸,已经彻底得罪了他。

  饶是谭布衣心性修为极高,但此时依旧是怒不可遏,气的胡子发抖,指着苏白怒道:“黄口小儿,老夫家世代行医,一手‘擒元针法’名震江南省,不知治愈多少病患,你居然说老夫误人性命?!”

  “江州市老市长病危,是我以‘擒元气针’将其拉回鬼门关。”

  “江州中韩中医交流会,韩医欺我华国中医针灸无人,是我以‘擒元火针’战而胜之,护我华夏中医荣誉。”

  “秦州岭南县突发瘟疫,是老朽带队,以茯苓,雪山果等草药为引,净化水质,消除瘟疫,拯救数万人的性命......”

  “我谭布衣行医五十余载,从未误诊一人,今日,你一个黄口小儿,竟然敢辱我?”

  他的话语落下,整个药房内,众人肃然起敬。

  “原来,岭南那场瘟疫,居然是谭神医出手消除的,这可是天大的功德啊!”一个老者感慨道。

  “对啊,谭老神医一生行医,整个江州市谁不知道谭老的大名?就是江州市的市长都请谭神医治病,这小子居然说谭老庸医?”

  “谭老是真正有本事的高手,岂是一个黄毛小儿能辱的,我倒要看看那小子如何收场,哼!”

  唐念微此时看着谭布衣脸上也满是尊敬,谭布衣说的那些事情她都是调查过的,这位谭老确实是有真本事的,否则她也不会和爷爷千里来求医。

  “谭老息怒,”唐念微深吸口气道:“请您先出手为我爷爷诊治。”

  谭布衣却依旧怒视苏白。

  唐念微目光冷冷看向苏白,满脸怒意,喝道:“请你闭嘴!这里不是你能胡乱语的地方!”

  苏白眉头微皱,看了唐念微一眼,不再多说什么:“既然你不信,那就当我没说。”

  谭布衣这才冷哼一声,转身对着眼镜青年几人吩咐道:“马上抬唐老到后院!”

  “是!”

  眼镜青年几人刚刚把唐装老者抬起,唐装老者眉心盘踞的黑气瞬间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瞬间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眨眼间,唐装老者整个面部就被黑气覆盖,看起极为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