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594章 天宫老祖!

第594章 天宫老祖!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与此同时。

  京城苏家,香山别墅。

  别墅大厅内,家主之位上,苏丰茂面无表情坐那里。

  在其下方,苏家一众嫡系正襟危坐。

  良久的沉默之后,一位衣着华贵的中年妇女,红着眼眶,忽然跪倒在苏丰茂面前。

  “大哥,您可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先是诚儿和承遭那小畜生的毒手,如今连天志也---如今,我就剩下天香一个女儿了!我的命可怎么就这么苦啊!”

  她这哭的是声泪俱下,撕心裂肺。

  在座的几人,眉头微皱,却没有人敢多说什么。

  苏丰茂深吸口气,压了压手,对着偏坐的一个染着红发的少女道:”天香,先把你母亲扶起来!”

  “苏白的事情,我们一定会解决!”

  一头红着长发的苏天香,眼神冰冷阴狠,扫视众人一眼,冷笑道:“看来我父亲一死,我们这孤儿寡母真的没人管了!”

  “一个小杂种就把你们吓成这样,呵呵!”她眼神冰冷,冷笑将妇人扶起,冰冷道:“你们不敢杀他,我敢!”

  “武道宗师又如何?就算他是天神下凡,我也要将他碎尸万段!”

  苏天志还未来及说话。

  下方,一个头发高高盘起的美妇人皱眉道:“天香,不要在这里发疯!”

  “连你破军大哥他们都不是苏白的对手,你找的那些人,又能奈何的了他?”

  妇人说话极为威严,身份也极高,正是苏行空唯一的女儿,如今执掌数千亿级财团,只是端坐在那里,就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高高在上气场。

  “姑姑!”

  苏天香似乎很怕她这个姑姑。

  “放心,这次苏白主动入京,就是冲着我们来的!虽然他实力强大,但是我苏家在京城经营这么多年,又岂会惧他?”

  “你父亲的仇,和诚儿他们的仇,等到时机到了,自会和那小畜生清算!”

  几分钟,一众人离去。

  大厅内,只剩下苏丰茂和妇人两人留下。

  “大哥,破军那边,没问题吧?”

  妇人此时脸色变成凝重无比,“我接到消息,京城西站之前好像发了战斗,好像是苏白出手!可惜,天宫的人封锁的太快,没有得到太多有效信息!”

  苏丰茂眉头舒展,叹息道:“无妨!不过,父亲这次真是养虎为患了!”

  妇人也皱眉:“谁能想到,当年一个痴呆废物低能儿,能变成如今的神龙飞天?”

  苏丰茂轻轻摇了摇头,冷声道:“放心吧!破军之前虽然失败,但是苏白也算是彻底惹怒了仙门,根据破军消息,这次药神宗的三大长老亲自出山,势要斩杀苏白!”

  妇人松了口气。

  虽然她不知晓所谓药神宗的执法长老多厉害,但是既然苏破军都信心十足,那可以斩杀苏白!

  面对一个堪比神境巅峰的无敌存在。

  就算是苏家若是没有背后仙门药神宗撑腰,也是根本不堪一击。

  到了神境这等存在,已经超脱了俗世意义上的武道。

  武道通神!

  说的就是神境!

  在凡人眼里,这些神境高手,就是当世神明!

  就在苏家密会的同时。

  京城西郊胡同小院,天宫总部。

  苏白眉头微挑,看着面色凝重的宫无虞,缓缓放下手里的酒杯。

  “宫前辈此话,何解?”

  宫无虞脸色沧桑,感慨道:“你已经进过沧溟仙人洞府。”

  “想必一些事情你也已经知晓。”

  “如今的地球,末法时代,仙路断绝,成就神境,其实武道已经算是走到头了!”

  苏白面色平静,但心里却掀起波涛。

  如今的地球,神境就是尽头了吗?

  至于夏浅语脸色震撼无比,小嘴微张,这样的隐秘,她也是第一次听到。

  宫无虞继续道:“苏小友可知,这么多年来,为何神境几乎不出世吗?”

  他自嘲一笑:“除了当世大国的威慑和一些协议限制。”

  “其实,那些老家伙,成就神境以后,其实已经感觉到了,天地元力的补充,已经跟不上生命和真气的流逝,那些老怪物每一次出手,其实都是在消耗生命和真元!”

  “就如同黑暗圣殿的大天使拉斐尔,他其实寿元无多,急需突破。而想要突破到地仙之境,也就是西方所说的圣者圣灵之境,何其困难?这么多年,多少绝世天骄都困死在这条路上,他一个血族后裔,虽然肉身恢复力强大,但是想要突破到地仙境,简直痴人说梦!”

  “所以他盯上了我所谓的地仙宝体?”苏白嗤笑一声,问道。

  “没错!”宫无虞轻轻摇头,感叹道:“正因为地仙路断,若是那些老怪物知晓你成就地仙宝体,定会忍不住动心!”

  “甚至一些神魂强大的老怪物,知晓传说中的夺舍秘术,夺舍了你的地仙之体,再加上他们强大神魂修为,恐怕真有机会冲击地仙之境!”

  苏白闻,嘴角掀起一抹莫名笑意。

  “这么说,我现在倒是成了唐僧肉了?”

  夏浅语听到这里,俏脸也是瞬间大变。

  她好像听懂了,地球上还有一些寿元将近的老怪物,困在神境,想要研究甚至夺舍苏白的地仙之体,借此突破地仙之境?

  “宫爷爷,那苏白岂不是危险了?”

  宫无虞笑着看了她一眼,“夏丫头不要担心,苏小友地仙宝体之事,知晓者并不多。这拉斐尔不知从何而知,但是如今已经被苏小友击毙,无需再担心!”

  “至于接下来,我会吩咐下去,将这消息封锁,相信苏小友若不再随意暴露实力,就不会被那些老家伙盯上!”

  “不要再暴露实力?那就是不要再对苏家出手了?”

  苏白淡淡看着宫无虞,似笑非笑道:“宫前辈这是要替苏家当说客了?”

  宫无虞苦笑一声,摇头道:“苏小友---误会了!”

  “这件事,其实---”

  他话语还未说完,却见苏白神色猛然一变,眸子中两道神光爆射而出,向着天际望去。

  哗啦!

  天空之上,一道金色光从天际铺设而来。

  金光之上,一个如同古人打扮的高瘦老者缓步走来。

  这老者面色干枯,头发用玉簪扎起,身着一套青色道袍,身上没有任何气息散发,但是浑浊的眼眸之中,却似乎有星月转动,深邃无比。

  他一步踏出,身形刹那从天际降临到小院,淡漠道:“这件事其实是老夫的意思!”

  “苏家,不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