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593章 见宫尊者!

第593章 见宫尊者!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轰隆!

  青木鼎内,火光冲天。

  拉斐尔肉身神魂都被点燃,疯狂嘶吼,却也难以冲破鼎口封印。

  这青木鼎,乃是极品灵器,不要说是拉斐尔被封印进去,就算是神境巅峰的至强存在,也难以冲破。

  “苏白,你该死!”

  “啊---”

  “我黑暗圣殿,还有三大血翼大天使,他们发现我身死,定不会放过你---”

  “聒噪!”

  苏白眉宇冰冷,手印变幻,真元之力催动下,青木鼎周身火光再次暴涨。

  刹那间,鼎内拉斐尔的惊恐,怒骂,求饶之声接连传出,可很快就弱不可闻!

  三分钟后。

  噗!

  犹如一声气球破裂的声音响起,青木鼎内拉斐尔虚幻到极致的血色神魂,猛然一颤,转瞬彻底化作飞灰。

  这位仗着自己肉身强大的古老神境强者,就此身死道消!

  哧拉---

  天际之处,一道身影划破长空,似乎焦急无比,瞬息而至。

  正是宫长雪。

  他看着半空中还在旋转的青木鼎,瞳孔微微一缩。

  “苏白,这是?”

  苏白还未说话,却见夏浅语就满脸不忿的道:“宫大哥,你们天宫威慑力好弱啊!我们还没到京城,这就被黑暗圣殿的血族盯上了!”

  宫长雪脸色一凝,神念探出,皱眉道:“是黑暗圣殿那些杂毛蝙蝠?”

  “可恶,居然敢跑到我华国放肆,还在京城门口,真是该死!”

  “怎么样,浅语妹子没有受伤吧?”

  夏浅语哼了一声:“有苏白在,那只蝙蝠怎么可能伤的了我?”

  “也是!”

  宫长雪笑呵呵道:“有苏兄在,只要不是黑暗圣殿的那些老怪物出山,根本不是苏兄的一合之敌---”

  苏白笑了笑:“宫兄可听过拉斐尔?”

  宫长雪瞳孔刹那紧缩。

  随即,他震惊的扫视了周围一圈,难以置信开口:“不要告诉我,刚刚来的是拉斐尔那个老怪物---”

  “怎么?这家伙很厉害吗?”夏浅语撇了撇嘴,不以为然道,最后不还是被苏白收拾了吗?

  宫长雪苦笑一声,组织了一下语:“怎么说呢!这家伙,算是地球上最古老的一批神境强者了,实力虽然不是最强,但是却极为难缠,堪称不死之身。”

  “当年师祖他老人家,将这老家伙重伤,却也难以杀死,只能赶出华国!如今,三十年过去,没想到这老怪物居然又偷偷降临华国,还是冲着苏兄你来的!”

  宫长雪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这件事非同小孩,拉斐尔这个老怪物降临,这这件事必须报到师尊和师祖!”

  “不用麻烦了!”夏浅语摆了摆手:“那只大蝙蝠已经被苏白杀了?”

  宫长雪脸色再次变精彩起来,目光落在青木鼎上。

  半晌才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难道,刚刚这鼎内的那道突然消失的气息,就是拉斐尔?”

  苏白点了点头,笑道:“此人确实是血族后裔,肉身和恢复力极强,确实不弱,我也是花费了一些功夫才将其斩杀!”

  宫长雪已经说不出话来。

  当年连天宫那位传说中的师祖都办不到的事情,如今却被苏白做到了,这岂不是说明,苏白的实力,比师祖还要强大?

  不!

  宫长雪连连摇头,将这个可怕的想法甩出脑袋。

  当初师祖才刚刚迈入神境后期,如今的师祖距离地仙都是一步之遥,灭杀一个大天使拉斐尔肯定不在话下。

  很快。

  天宫的应急部门,将现场控制,有条不絮的安排善后事宜。

  至于今日,这些游客市民看到拍到一些内容,注定难以扩散开来。

  半个时辰后。

  京城西郊。

  一处四合院内。

  宫长雪站在门口,苏白和夏浅语两人站着等待。

  两人本来打算先回夏家,但是宫长雪却说是宫无虞有要事见苏白。

  苏白饶有兴趣看着扫了小巷一眼。

  有点意思。

  看起来如同普通的老胡同,但是此处宗师强者以上的气息,就不下十道!

  特别是小院内,一人气息如同深渊,浩大悠远,另外一人的气息则是有些熟悉。

  风玉堂!

  另一人,恐怕就是传说中那位明面上华国第一强者,天宫四大尊者之首的宫尊者了!

  吱嘎。

  小门被人从里面拉开。

  风玉堂笑容满面的看着苏白两人:“苏小友,夏丫头,又见面了!”

  苏白点头:“风前辈。”

  夏浅语则是上前抱住他的胳膊,惊喜道:“风伯伯,你怎么也在这里?”

  “傻丫头,这里是天宫总部,我怎么不能在这里?”

  “这里,天宫总部?”

  夏浅语满脸呆滞。

  苏白也是轻笑一声,随着两人走进小院。

  小院看起来不大,但是打理的井井有条,四处屋子里有着黑色衣袍的中年人神色匆匆走动。

  干枯的黄色芦苇搭建的亭子上,此时已经被积雪堆满。

  亭子内,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的长发老帅哥,正温着一壶热酒,眼神温和的看着苏白两人。

  “苏白小友,终于见面了!”

  苏白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不知道宫老见我,有什么事情?!”

  “苏小友倒是快人快语。”

  “请坐,先尝尝老头子温的黄酒。”

  苏白也不客气,和夏浅语两人坐下。

  至于宫长雪倒是想留下,但是却被风玉堂直接拉走。

  苏白自顾着饮了一杯。

  温酒入喉,带着一股辛辣和醇厚的酒香,沁人心脾。

  “好酒!”

  苏白由衷赞叹一声。

  夏浅语喝了一口,辣的小脸通红,不住吐着舌头,让苏白和宫无虞两人哑然失笑。

  “现在宫前辈能说见我有什么要事了吗?”

  宫无虞目光深邃如海,深深看了苏白一眼,“之前我还对苏小友际遇很好奇,以为是沧溟剑仙遗泽,才使得小友一飞冲天。如今却证明,老夫错了!”

  “沧溟剑仙确实是绝世人物,以神境之力,匹敌地仙,惊才绝艳!可最后却依旧难踏仙路,身死道消,一切成空!”

  宫无虞摇头叹息一声。

  “宫前辈来找我,不会就是为了说这些吧?”苏白品着温酒,看着满天雪花,心中倒是多了一丝恬然。

  宫无虞笑道:“自然不是。”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小友如今修成地仙宝体,如若不然也不可能胜过苏破军和药神宗的神子。”

  “可惜,小友却不知,地仙宝体,是福!”这一刻,宫无虞脸色凝重无比,继续一字一顿道。

  “却也是,天大的祸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