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564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第564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两个黑衣人也愣了一下。

  旋即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起来。

  作为苏天志的贴身护卫,他们见过了太多大人物,那些平日眼高过顶的一省首富,世家大族的家主,在听到京城苏家名字后,无不姿态放的极地,不敢有半点架子。

  毕竟,如今的苏家,风头极盛,隐隐有华国第一世家姿态。

  如沈道如这些商家巨富,在地方或许能量极大,但是面对京城苏家这样的华国真正的顶级的世家豪门,依旧不够看。

  高瘦汉子本来之前已经在苏白那里受了憋屈,如今又被沈道如如此‘侮辱’,怒气陡然盈头,阴测测道:“沈总好大的威风啊!”

  “我们今日若是不让,我倒要看看沈总能如何?”

  说话的同时,他身体内陡然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骨骼爆响,肩膀微微倾斜。

  “父亲小心---”

  沈荣桓脸色巨变,连忙上前拉沈道如。

  可是另一位黑衣人嘴角冷笑,如法炮制,肩膀也是狠狠向着沈道如撞去。

  “砰砰---”

  几乎是瞬间的功夫,两声低沉的撞击声响起,沈道如和沈荣桓的身体倒飞出去,狠狠砸在地上。

  沈荣桓还好,他经常健身,还练过跆拳道,身体素质不错,这一撞之下,虽然不好受,但是强压住内心翻涌的气血,闷哼一声,没有说话。

  而沈荣桓就惨了。

  他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脸色惨白一片,连呼吸都变得絮乱许多。

  那高瘦黑衣人满脸讥讽的看着地上的沈荣桓,冷笑:“沈家主走路还真是不小心啊,怎么能把自己摔成这样?”

  沈道如咳嗽两声,脸色涨红,艰难起身,讥讽笑道:“苏天志的手段还真是低劣啊!你们以为这样就能挡得住我?”

  “有种就杀了我,否则你们休想拦住我!”

  说话的同时,满脸冰冷,再次迈步。

  两个黑衣人脸色阴厉,眼中狠毒之色一闪而逝。

  “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把你这双腿打断,我看你还怎么去?!”

  不远处,沈荣桓脸色大变,怒道:“你们敢!”

  “段天禄,你们这茗泉山庄,就这么仍由他们胡作非为吗?”

  “苏先生,苏白--救命!”

  这一刻,沈荣桓真怕了。

  这些家伙恐怕是和段家合作,无法无天了!

  “砰---”

  他的呼救还未说完,只觉得眼前一花,胸口陡然一阵钻心的剧痛袭来,刹那失去说话的能力,倒在地上剧烈喘息。

  “不用叫了!”

  另一个身材微壮的黑衣人冷笑看着他:“这里距离百花堂还有很远的距离,那位苏先生此时恐怕没有时间救你---”

  “是吗?”

  一声冰冷淡漠的声音忽然传来。

  这位本来嚣张无比的壮汉,此时却猛然一颤,脸色巨变,下意识转头。

  “你---”

  苏白淡漠的眼神,让他如坠冰窖,难以语。

  “苏先生!”

  沈道如脸色大喜。

  苏白挥手一道充满生命之力的青光涌入沈道如和沈荣桓体内时,顿时两人身体内所有的创伤瞬间消失。

  “实在抱歉,我没想到苏天志的手段居然如此低劣,让沈总受惊了!”

  苏白眼中涌出一抹杀意。

  沈道如只觉得神清气爽,笑道:“不妨事!”

  苏白点了点头。

  转头看向两个身体僵硬的黑衣大汉。

  “你---你想做什么?”

  他们可是见识过苏白的手段。

  挥手间灭杀一位御神后期的大真人,简直恐怖到。

  他们两人只是内劲大圆满,放在普通人中已经是一代顶级高手,可在苏白面前,恐怕连半招都抵抗不了。

  强大的压力之下,那高瘦黑衣大汉终于忍不住,惊恐道:“苏仙师饶命,我们也是受人命令---”

  回答他们的却是一记大手印。

  白玉凝成的巨大手掌,瞬间划破虚空,在两人颤抖惊骇的目光中,轰然落下。

  “砰!“

  两人的身体脆弱的如同纸糊的一般,刹那碎裂成血雾,被一掌拍落在地底。

  坚硬无比的花岗岩地板上,此时出现了巨大无比的掌印,其中似乎还有血肉残留,触目惊心!

  而此时,唐秋白和卓天虎两人也到来了。

  苏白脸色冷冽吩咐道:“将这路上所有苏家和段家的保安都清理掉!确保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情况!”

  “是!”

  两人应了一声,脸色难看,瞬间向着庄园大门走去。

  片刻之后,一阵惊呼和惨叫声响起,而后消失。

  “沈总,沈公子,随我来吧!”

  很快。

  百花堂前,段弓山看到沈道如两人到来,脸色终于露出一丝喜意,客套两句,大声道:“江南如道集团董事长,沈总到!”

  大厅内。

  众人终于松了口气。

  终于有人来了。

  薛忠和苏青瑶亲自将沈道如迎到大厅,算是给足了面子。

  沈道如也是受宠若惊,这一次他觉得自己算是赌对了。

  他第一来,算是叫了投名状,以后和苏白以及薛家,算是真正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了。

  他能感觉到到苏白对自己的态度,比之前似乎随和了许多。

  这一点,让沈道如内心激动无比。

  接下来,沈荣桓将那尊寿比南山不老松翡翠雕刻送上,薛平海欣喜收下,连连夸赞,好似很是喜欢。

  这一幕,让沈道如父子心中极为欢喜,不管真假,薛平海的面子算是给足了。

  就算是后来者再有其他珍奇物品送上,也难以将他们比下去了。

  与此同时。

  苏天志听着身后黑衣大汉的回报,脸色闪过一丝阴翳。

  这苏白还真是无法无天啊!

  随手杀人,识命如草芥。

  不过,接下来才是看好戏的时间,薛平海弄出这么大排场,如果就来沈道如一个客人,那可就有意思了!

  哈哈!

  可是他脸上的笑容还未落下。

  忽然间,整个大厅穹顶都在晃动起来。

  “怎么了?地震了吗?”

  “快跑---这大厅要塌了!”

  “啊---该死的,金陵城怎么会突然地震!”

  下一刻。

  一群人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狼狈逃出。

  方圆几十米大小的春草厅穹顶轰然落下,巨大轰鸣声震的大地都在颤抖,一个巨大的掌印如同沟壑一般出现在原来的春草厅的断壁残垣上!

  一众人惊恐呆滞的目光中,半空中一个如同天神般的身影凭空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