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叙述起来慢,可在唐秋白眼中,苏白这一剑的风采,已经超过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

  凌厉,简洁,快到极致!

  “剑道唯一,一往无前,无物不破!”

  唐秋白眼中的神光越加浓郁,大笑一声。

  “多谢老师教诲!”

  “我好像有点---懂了!”

  唐秋白脸色激动,大笑一声,神色振奋无比。

  嗡!

  他身上青色真元冲天而起时,整个人如同一柄绝世利剑出鞘,锋芒直刺九天。

  “破!”

  他低喝一声。

  整个人瞬息化作一道青色剑芒,和苏白之前斩出的那一剑极为相似,但是威力却小了不知一点半点。

  可是,就算是这样,他这一剑的威力,也足以让化境后期的大宗师心惊胆颤。

  哧拉!

  空气被撕裂。

  青色剑芒一瞬划过近百米的距离,带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凌厉剑气,瞬间斩在惊骇欲绝的短发中年武士身上。

  嗤!

  短发中年武士眉心一道血痕浮现,很快血痕一路蔓延,整个人直接被斩成两半!

  呼---

  青光消散,唐秋白的身影凝实,脸色苍白,剧烈喘着粗气,似乎刚才那一剑让他很吃力。

  可是,他脸上的狂喜却难以掩饰。

  青元剑诀的剑意,他终于领悟到一丝真意了!

  至于一剑斩杀一位化境后期的大宗师,却被他直接忽略。

  他忽略这一切。

  可是远处的武安军众人,以及段青书和连经纶等人却呆滞了。

  唐秋白,杀了一位疑是化境后期的日国剑道大宗师?

  虽然对方身手重伤,但是真实之力却依旧在普通的化境中期强者之上!

  这若不是他们亲眼所见,他们定是不敢相信。

  特别是卓天虎和连经纶,两人脸色复杂,唐秋白好像马上就要超过他们了!

  要知道,一个月前,唐秋白才刚刚有内劲大圆满实力而已!

  唰唰!

  两道身影出现。

  “苏白,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把我们甩掉---”

  正是满脸不忿的宫长雪,林若曦跟着她身后,脸色有些潮红,到现在还在喘着粗气。

  “师兄!”

  宫长雪还未说完,却被林若曦直接打断。

  “怎么了?”

  林若曦脸色有些难看,指着远处地上一地的尸体,沉声开口:“果然出事了!”

  “嗯?”

  宫长雪此时才注意到地上的情况,瞳孔微微一缩,随即不屑一笑冷哼道。

  “活该!”

  “老子早就警告过这些废物,不要招惹苏白!啧啧,可是这些废物不听啊,现在全都玩完了吧?”

  林若曦满脸无奈,现在是说这个的情况吗?

  这些日国武士是很可恶,但是他们身份有些特殊,苏白这样大肆屠杀他们,真的合适吗?

  老师他们,会不会怪罪下来?

  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宫长雪冷笑一声,淡淡道:“放心吧!杀了几个日国废物武士罢了,不当紧!别忘了,如今的苏白,可是已经晋入神境了!”

  闻,林若曦脸色微微一变!

  神境,这是代表着地球上目前最巅峰的力量,就算是日国的大神宫震怒,可知晓了苏白的真实实力后,恐怕也不敢再轻举妄动。

  更何况,在这金陵城,还轮不到几个日国武士撒野!

  苏白看向宫长雪和林若曦,“两位,既然我已经归来,薛家门外的守卫,就撤下吧!”

  “善后的事情,就麻烦两位了!”

  宫长雪一脸无所谓,笑呵呵道:“我是不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的,交给若曦师妹处理就行。”

  “不过,苏老弟---据我所知,这群家伙里,还未一位神境的大阴师没来,你这次贸然杀了他们这么多人,以他们睚眦必报的性格,定然不会轻易罢手!”

  苏白想起横川藤原身死前出现的那道灰色阴冷身影,这就是日国大神宫的神境强者吗?

  “无妨,若是他们再敢来犯,我一并斩了就是!”苏白淡淡说道。

  “额---”宫长雪被苏白霸道的话语噎了一下。

  神境强者,你说斩就斩,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他深吸口气,道:“既然如此,我就如实向师尊他们禀报了!”

  “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苏兄可要及时通知我!我早就想和大神宫这些家伙干一架了!”

  苏白洒然一笑,道:“那就多谢长雪兄了!”

  林若曦满脸无奈的看着两人,这两个都是无法无天的主,若是真凑到一起,指不定能把天捅个窟窿!

  不行,这件事得赶紧禀告师尊,让他老人家处理。

  ...........................

  与此同时。

  远在京城的老胡同深处,一个方正的大宅院里。

  红瓦白墙,院子里看起来肃静整洁。

  在院子中央,是一棵高大的核桃树。

  此时核桃树的叶子已经掉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

  核桃树下,一个方形的石桌,石桌之上,一个陶瓷老壶正蒸腾这白烟。

  石桌一旁,是一位身着黑色风衣的老帅哥,虽然头发已经灰白,但是脸色却依旧红润,五官深邃却不显突兀。

  正是华国天宫最神秘,也是公认的第一强者宫无虞。

  在他对面,是一个面色古板,身着黑色阴阳长袍的干瘦老者。

  最让人心悸的是,老者的双目,赫然是一片全白,看起来有些吓人。

  沉默半晌。

  干瘦老者终于忍不住开口。

  “宫君,你为何执意要阻止我?”

  “你要知道,没有人能杀了我神宫核心弟子,还能安然无恙!”

  他的华国语居然无比的标准,甚至没有任何口音。

  黑色风衣老者淡淡一笑,漫不经心道:“千叶兄太执着了!”

  “若不是我拦着你们,恐怕你们现在已经全都已经死了!”

  “这不,包括你的那位弟子,还有大神宫一众精英武士,不都已经白白送命了吗?”

  “回去吧,你们杀不了他的!或许你们大神宫三大神境一起出手,还有一丝希望!”

  被他称为千叶的干瘦老者眉头微不可查一皱,随即沉声道:“他,到底什么实力?”

  宫无虞眼眸深邃无比,沉默一下,道:“不知。”

  “不过,你的那一缕阴神,不是已经和他交过手了吗?难道没有试探出他的真实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