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535章 令牌

第535章 令牌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苏白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在黄大师和枯瘦老者惊骇的目光,抬头微微一挥。

  唰!

  一道青光凝聚,刹那化作两道青色刀芒,瞬息之间划破虚空,落在两人身上。

  “不---”

  “饶命!”

  哧拉!

  两人惊骇绝望的目光中,这两道如同实质般的刀芒,带着难以抵挡的威势,刹那将两人斩成两段。

  血雾飞溅,看的远处的一众人人,心神震动,恐惧到极致。

  特别是刘骆,此时双目呆滞,两股颤颤几欲摔倒,看着苏白的目光,如同看着魔鬼。

  “少爷,走!”

  他身前那位相貌普通的中年人,此时双目决绝,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嘶吼着向着苏白一拳轰来。

  他这一拳打出,身上气血鼓荡,整个人如同化作一尊凶戾的猛虎,拳头之上更是劲风呼啸,犹如虎吼,震慑人心。

  可是苏白却看都未看他,像是拍苍蝇一般,一巴掌拍出。

  砰!

  一道巨大白玉掌印瞬息凝聚,一掌拍落。

  这一掌,如同不周山倾倒,携带的天地之力庞大无比,任由中年肌肉隆起疯狂嘶吼,却也难以抵抗丝毫,瞬息被拍成粉碎。

  嗤嗤嗤!

  苏白屈指一弹,三道先天真火蓦然飞出,三人尸体沾上这青色真火,刹那燃烧成灰飞。

  做完这一切,苏白才看向刘骆。

  这位港城船王刘家的大少,此时已经吓得面如金纸,全身都出颤抖,呼吸散乱。

  “你---你要干什么?”

  “我警告你,我是船王刘家的长子,你若是动了我,绝不可能活着走出港城!”

  苏白嗤笑一声,瞥了他一眼,真是找死,到现在还敢威胁自己?

  “砰!”

  似乎被苏白眼神吓到,刘骆终于崩溃,砰地一声跪倒在苏白面前,哀求道:“仙人,仙师!饶我一命!”

  “你想要什么,我刘家都能给你---”

  嗤!

  可惜,他的话还未说完,苏白一指点出,他的身体猛然一颤,化作一片血雾,尸骨无存。

  那些和他一起来找刺激的那些富家子弟,此时早已没有了之前的刺激兴奋,吓得脸色雪白,有多远躲多远,生怕苏白目光落在他们身上。

  对于这些人,苏白自然懒得理会,他看着躬身站在远处的谢安琪,淡淡道:“将这里处理干净。”

  谢安琪心神震动,恭敬无比道:“是!”

  苏白四人一动,剩余的众人齐齐躬身让出一条路。

  人群中,李雅看着跟在苏白身后的李镇,脸色兴奋无比。

  地师门这次好像抱到了了不得的大腿了!

  五分钟后。

  露天休闲台上,苏白躺在沙发椅上,看着天际被夕阳染成橘红的天机和海面,脸色颇为感慨。

  自从自己觉醒记忆以来,这样休闲的日子,越来越少了。

  想到此处,他微微闭上眼睛。

  快了!

  等到灭掉苏家,查出害死父母的凶手之后,他或许就能好好休息一下了。

  “老师,谢安琪求见!”

  唐秋白走过来恭敬说道。

  “让她过来。”

  “是!”

  很快,谢安琪被唐秋白带着过来。

  此时的谢安琪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色衣裙,本来就身材高挑的她,深邃的白皙的五官,配合着波浪卷发,身上披着一层橘黄光晕,看起来更加美艳不可方物。

  苏白却只是瞥了她一眼,就收回目光。

  “说话,你有一分钟。”

  谢安琪深吸口气,恭敬无比,开始叙述她从离开到现在的事情。

  说完之后,谢安琪脸色有些忐忑,看着苏白,似乎在等待苏白处置。

  苏白淡淡看了她一眼,“念在你没有隐瞒的份上,我不杀你!”

  “多谢主人!”

  谢安琪内心终于松了口气,连忙躬身开口拜谢。

  “先别谢我!”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没有我的命令,你自作聪明,擅自离开!罚你天雷噬体之痛,若是抵抗不住,依旧身死!”

  嗤!

  一道细微的银色闪电,刹那钻入谢安琪的眉心。

  “啊---”

  谢安琪俏脸上瞬间煞白,全身青筋暴起,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流出,整个人如同大虾一般蜷缩在地上,浑身颤抖,身上的衣衫眨眼就被汗水打湿,露出妙曼的身材。

  苏白面无表情看着地上的痛苦无比的谢安琪,眼眸之中一片冰冷。

  半晌。

  谢安琪觉得灵魂都要被粉碎,就欲坚持不住时,居然间,所有的痛苦一瞬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舒爽,身体肌肉之中,似乎有酥麻之意蔓延,一道道冰冷的气息从她毛孔涌入,刹那她力量全部恢复,甚至比之前还要强大许多。

  谢安琪脸色微微一变,深吸口气,对着苏白拜道:“谢谢主人!”

  苏白淡淡道:“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你自己吧!这道天雷之力虽微弱,却也不是一介凡俗能抵抗的!你既然能扛过,也算是你的造化了!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你下去吧!”

  “是!”

  谢安琪再次躬身一拜,恭敬退下。

  直到此时,苏白才拿出从紫玄龙龟那里拿到的三枚黑玉石令牌。

  这三枚令牌只有巴掌大小,通体如同黑玉一般,在紫玄龙龟体肚子里不知多久,居然没有被腐蚀坏,想必材质非凡。

  这三枚令牌之上,其中一枚之上印着一枚金色长剑,另一面则用古篆写着两个字‘执法’。

  而另外两个令牌都一样,正面印着一柄金色长刀,反面什么也没有。

  这两枚印着金色长刀的令牌,苏白并未在意。

  目光落在那枚金色长剑令牌上。

  他能感觉到,此令牌之中,似乎还有一丝精神力残留。

  没有犹豫,他眼神一动,刹那庞大无比的神念之力,瞬间涌入这金色长剑令牌之中。

  下一刻。

  轰隆!

  虚空中,一道惊雷炸响。

  苏白‘眼’前,无尽虚空中,一道蓝色长袍的老者模糊身影出现。

  老者面色沧桑,已经看不清脸庞,身形虚幻的似乎随时都会消散一般。

  看他的装扮,和百年前的古人无两,证明这老者所在的年代,已经属于百年前。

  老者这残留的神念之力,并未有太多情感,如同机械一般感慨道:“老夫蓬莱仙山,天剑宗执法长老‘玉虚子’,若是有人得到我这令牌,那就证明老夫已经身死道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