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52章 玉符逞威!

第52章 玉符逞威!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苏诚和苏白是在一个大院长大,对这个怯弱孤僻的堂哥可是比谁都了解,唐唐夏家小公主会看上这样一个废物?无非是挡箭牌而已。

  苏白面无表情抬眼看了两人一眼,眉头微皱,却没有说话,走到后排还在愣神的徐泽面前,道:“胖子,吃饭去?”

  徐泽愣了愣,下意识点头。

  看到苏白根本不配合,夏浅语面色一变,连忙跑过去,气鼓鼓道:“苏白!”

  苏白瞥了她一眼,淡淡道:“我不管你和苏家有什么牵扯,但是不要把我拉进来,好了,我们要去吃饭了。”

  夏浅语一愣,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苏诚见此,脸上涌出一抹惊异,这废物居然敢这样和夏家的小公主说话?

  难道真如将少峰所说,脱胎换骨了不成?不过,他冷笑一声,并未放在心上,就算苏白会了点拳脚功夫,性子变得强硬了,可依旧是苏家的弃子而已,怎么和他京城公认的天才少年苏诚相比?

  见苏白和徐泽走来,苏诚站在过道却没有让开的意思。

  将少峰见此,皱眉提醒了苏诚一句:“诚少---”

  苏诚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戏虐的看着苏白,道:“堂哥,这么着急是怕食堂没饭了吗?”

  苏白面无表情看了他一眼,道:“让开。”

  苏诚冷笑一声,满脸戏虐,“看来堂哥在江州是脾气见长了,我今天若是不让呢?”

  “找死!”苏白眼眸闪过一丝冷意,如今的他早已不是那个任人欺辱的苏白,他苏诚还敢向以前一样欺辱他,简直不知死活。

  “诚少小心!”

  “啪---”

  将少峰脸色大变,正欲提醒,却见苏诚的身体已经如同沙袋一般倒飞出去,牙齿混着血液洒落一地。

  夏浅语抱着肩膀站在不远处,满脸幸灾乐祸,这苏诚真是个白痴,不知道苏白的实力还敢嚣张?

  刚刚被苏白落了面子,夏浅语并不打算插手两人的事情,反正都是苏家的事情,让他们斗就好了,不过,在他看来,就算京城苏家最为神秘的那位老供奉出马也不一定是苏白的对手,毕竟苏白可是和那传说中的仙门之人有关。

  远处等看戏的众人,一脸同情的看着肿成猪头跪在地上咳血的苏诚,这家伙真是倒霉,居然惹到苏白这个暴力狂身上。

  要知道苏白可是连将少峰都敢打的人啊,如今在江州一中,他早已没有了废物的名头,取而代之的是暴力的代名词。

  他们却不知,苏白此次打的人,来头可比将少峰大多了!

  “苏白!你居然敢打我?”苏诚脸色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眸子里满是阴狠怨毒,死死盯着苏白,却没有再放什么狠话,想必也明白他现在已经不是苏白的对手了。

  苏白不屑一笑,淡淡道:“我打了你,你又能如何?若是不服,随时可让苏天志来找我!”

  “你---”听到苏白居然敢直呼他老子的名字,苏诚气的咬牙切齿却敢怒不敢,不知为何,他居然在自己这个废物堂哥身上感到了一丝恐惧。

  苏白说完,根本不理苏诚的反应,大步走了出去,徐泽见此连忙小跑跟了出去。

  ...............................

  刚走了两分钟的路程,苏白眉头忽然一凝,在梧桐小道上停下脚步,对着徐泽道:“我有些事情回去处理一下,你先去食堂二楼等我。”

  徐泽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多问,道:“那你当心---要是有什么事情记得提前给我电话。”

  苏白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点了点头,若是真有我自己都解决不了的事情,给你电话有什么用?

  待到徐泽离去,苏白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身后的某处,淡淡一笑,大步走到一处僻静的小树林里。

  “阁下跟了我这么久,难道还不准备现身吗?”

  他的话音落下,小树林里除了树叶随着微风摆动的声音,却没有任何变化。

  苏白见此,露出一抹冷笑:“区区隐匿之术,居然敢在我这里卖弄!”

  他眼中冷意更深,右手一招,一个通体晶莹剔透的羊脂白玉浮现在他胸前,散发着莹润的白光,其上金色的符文若隐若现,一派仙家法器景象。

  “给我滚出来!”

  随着一声冷喝,玉符顿时白光炙烈,转眼间化作一道雷电铸成的银色长剑,苏白一手握住雷电长剑,向着身后一株粗大的杨树猛然斩落!

  “撕拉---”

  雷电暴涌,在虚空中划过一道银芒,摧枯拉朽般将那株半人粗细的高大杨树力劈两半,焦黑的树干间冒着白烟,一道狼狈的人影满脸惊骇,难以置信的看着苏白,沉声道:“你---你怎么能看破我的隐遁术?”

  苏白冷冷一笑,“就这般拙劣的隐藏之术,也敢妄称隐遁?”

  “你---”那灰袍老者冷哼一声,眼眸闪过一丝忌惮,冷冷道:“看来苏白少爷果然得了高人指点,居然能看破老夫的术法,佩服佩服!”

  “不过,苏诚小少爷此次来江州乃是唐老下的重要的任务,我劝你最好不要阻碍,否则老夫就算动用禁术,也要斩了你!”

  说完,老者深深看了苏白一眼,就欲离去。

  苏白嘴角的冷意愈加浓郁,淡淡道:“想走?我说过让你走了吗?”

  老者身体一顿,顿时怒极而笑,“好好---学了点皮毛术法和功夫,就不知天高地厚,老夫今天倒要看看你如何留下我?”

  他话语虽这般说,动作却不敢怠慢,抬手间出现一道符箓,一掌拍在自己的胸口。

  “金刚符,开!”

  随着他声音落下,一道金色光华顿时如水银一般笼罩在其周身,紧着在他一拍胸口,一道银色符箓在半空中化作一道银色小剑,银芒散发间,声势唬人。

  苏白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切,等到老者动作做完才淡淡道:“准备好了送死了?”

  老者怒哼一声,“竖子狂妄!”他手印一变,对着苏白遥遥一指,喝道:“去!”

  那银色符箓化成的小剑猛然一颤,化作一道银芒向着苏白斩来。

  苏白脸色没有丝毫变化,这老者的符箓飞剑虽然不错,可是威力也救比之前仙家交流会上苏白斩杀的那个祁连山强上一丝罢了,那时候凝气中期的苏白就能轻松一掌破之,如今他修为突破到凝气后期,有炼制了玉符法器,斩他更不费吹灰之力。

  “斩!”

  苏白轻喝一声,悬浮在其胸前的玉符陡然光华大作,如同一个小太阳陡然爆射出炙烈无比的光芒,眨眼化作一道数丈有余的巨大雷电长剑,在灰袍老者惊骇绝望的眼神中轰然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