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苏白冷冷回了一句,转身就要离开。

  刘家的名头能镇住其他人,但在苏白面前没用。

  “等等,这位先生。”刘骆见状,眼中露出一丝阴霾,但还是摆出笑脸道:“诸位刚来港城,恐怕对灵玉和法器之类的都不太了解,正好港城风水协会的黄大师和我刘家的供奉杜大师都在,不如让他帮您看一看,鉴别真假如何?”

  见苏白不说话。

  刘骆眉宇之间的阴霾越加浓郁,目光转向一直沉默谢安琪,笑呵呵道。

  “安琪,我这也是好意!正所谓不打不相识,我有心想交苏少这个朋友,安琪以为呢?”

  谢安琪眉头微微一挑,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苏先生的事情,我无权做决定!刘少,抱歉了!”

  “还有,我和刘少好像没有那么熟,以后请不要叫我‘安琪’,谢谢!”

  刘骆脸色微微一滞,神色瞬间冷了下来。

  深深看了苏白和谢安琪两人一眼,冷笑道:“看来谢小姐和苏先生是要彻底驳了我的面子啊!”

  “既然这样的话---杜大师,接下来就麻烦你了!”

  那位和黄大师并肩而立的普通中年,此时缓缓抬头,看着苏白,嘴角露出一抹森冷的微笑。

  “骆少,放心吧!”

  唰!

  说话的同时,他的身影如同移形换位,刹那拉出一道残影,挡在苏白面前。

  “这位小兄弟,请随我们走一趟吧!”

  一旁,谢安琪不仅没有阻挡的意思,反而嘴角露出一丝讥笑。

  刘骆注意到这一幕,心神疑惑,还未来及多想时,忽然间觉得心中猛然一沉,似乎整片天地陡然凝固,一股强大无比的压力如同泰山压顶般砸落,压的他呼吸都困难。

  “滚!”

  轰隆!

  如同春雷炸响,在场的所有人都心神巨震时,那中年人的脸色瞬间剧变,瞳孔紧缩的看着苏白,惊恐骇然道:“你---”

  啪!

  一只洁白如玉修长的手掌,轻飘飘的拍出。

  中年人杜大师的身体就像是受到重击的沙包一般,直接抛飞出去,砸在墙壁上,直接将墙壁砸出一个人形凹陷,嘴角溢血,浑身颤抖,看着苏白的目光,如同看着魔鬼。

  下一刻。

  刘骆和黄大师都呆滞了。

  这---

  刘家的供奉,一位半步御神的超级强者,就这样一巴掌被人打飞了?

  这少年,到底是什么人?

  “让开!”

  苏白脸色淡漠,一步迈出,呆滞惊骇的刘骆两人和黑衣保镖等人,下意识后退侧身让路。

  卓天虎冷笑一声,看着呆滞的一众人,嗤笑道:“一个御神境都未入的家伙,也敢在老师面前嚣张,真是不知死活!”

  说完,直接跟随苏白大步离去。

  而谢安琪更是笑呵呵的看着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刘骆,“刘少,忘了告诉你,苏先生可是一位化境宗师!你若是想抢那块黑曜石,恐怕要让你父亲亲自出马了!”

  “不过,若是刘叔叔知道你因为一块石头和一位少年化境宗师结仇,恐怕会很生气吧?”

  说完这句话,谢安琪脸上带着狭促的笑意,径直和苏白一行人离去。

  刘骆呼吸急促,脸上涨成猪肝色。

  化境宗师!

  那小子居然还是一位化境宗师!

  怪不得如此嚣张,丝毫不惧他港城刘家!

  不过,宗师级强者,他刘家也有!不过,为了一块不明用途的石头,真和一位少年宗师强者结仇,恐怕他父亲知道了,真的会打死他!

  “刘公子,我看,这件事还是算了吧!你若是想要炼制法器,那就再找材料吧!若是为了一块石头,和一位少年宗师为敌,不妥!”

  黄大师此时眼中全是震惊,压下心中的波澜,沉声道。

  而刘骆那位俏丽的女秘书,此时也劝道:“是啊少爷!这件事若是让老爷知道,恐怕老爷会震怒!”

  刘骆脸色剧烈变幻,咬牙对着身后的两个黑衣保镖吩咐道:“你们两个马上带杜先生去医院!”

  “我们走!”

  哗啦啦。

  一行人彻底离去。

  远处,远远围观的一众人,此时脸色更震惊到了极致。

  港城这位以嚣张跋扈著称的刘家大少,这次居然被人压的主动低头,真是破天荒的头一遭啊!

  这个消息若是传出去,定会震动整个港城的顶层公子哥圈子。

  不过,这一切,都和苏白关系不大了。

  得到虚空晶石之后,已经算是意外之喜了。

  至于接下来所谓的港城风水术士交流会,他也没有心情再参加了。

  在谢安琪的安排下,苏白直接在游轮顶层要了一间豪华套房,他已经迫不及待炼制储物戒指了。

  .....................

  与此同时。

  之前那位黑衣唐装男子所在的顶层套房,黑衣唐装男子听完手下的汇报,脸色微变,向着身旁的高瘦老者问道:“袁老,您看出那块所谓的黑曜石到底有何神奇了吗?”

  高瘦老者摇了摇头:“这黑石倒是古怪,居然能反弹老夫的精神探查,老夫虽然看不出这到底是什么玉石,但可以肯定,此物应该不凡!否则那苏白也不会花费一个亿也要拍下此物!”

  唐装男子阴翳的眸子微微一眯:“袁老的意思是---那苏白认出了此物?并且认为那黑石价值远远高过一亿?”

  高瘦老者沉默中点了点头:“十有八九!”

  “呼---”

  唐装男子脸色变得凝重起来,走到落地窗前,拿出一个卫星电话,拨通。

  “曲先生,可是苏白那里有了什么动静?”

  电话里传来一个年轻人的声音。

  唐装男子脸色恭敬,沉声道:“苏少,按照您的指示,我已经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苏白了!有件事,我必须向你汇报一下......”

  紧接着,他把苏白拍下黑曜石的事情,叙说了一遍。

  电话那边沉默片刻,笑道:“我那苏白堂弟可确实用了一亿拍下那块所谓的黑曜石?”

  “确实!因为此事,他还得罪了港城船王刘家的公子刘骆!”

  “嗯!我明白了!既然是我那堂弟想要的东西,那我倒是感兴趣了!”

  “马上联合刘家和谢家,顺便叫上那位港城的第一风水术士,困住苏白,将此物夺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