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就在苏白斩杀老者后两个时辰后,远在京城远郊的一处庄园内。

  这庄园占地接近百亩,其中假山亭台,随处可见,像是水杉红木一样的名贵植物,遍地都是,环境幽静中带着一丝世外桃源般的优美。

  庄园最深处,紧邻着京城的香山,山脚处,有着一条人工小河,水流潺潺,环境优美无比。

  此时朝阳初升,河面和绿树相互依照,看起来如同一幅风景画,美不胜收。

  而在临河建的一栋中式别墅露台上,一个身材高大,容貌俊朗的年轻人正站在露台之上,遥遥看着郁郁葱葱的香山,眼眸中一缕奇异的青色光晕流转,看起来极为神奇。

  而在年轻人身旁,则是一位相貌绝美的高挑少女。

  少女身着淡蓝色衣裙,犹如出水芙蓉,青丝被高高挽起,露出修长洁白的脖颈,显得高贵而又优雅。

  她的眸子深邃而灵动,但是此时却似乎带着一丝羞恼,脚下的高跟鞋,更是不知道被她扔到了什么地方,一双洁白无瑕的玉足就这么踩在木板上。

  “苏破军,你到底搞什么鬼,大早上请我来这里,也不说话,也不做别的,难道要我看你发呆吗?”

  “你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先回去睡觉了!”

  这少女,正是夏浅语,她如今已经算是被软禁在这庄园之内了!

  包括夏家以及仙门那些人在内,都想要自己嫁给这位苏家的麒麟儿。

  而苏破军不知道因为什么,非对她一介凡俗女子这么感兴趣---仙门内不是遍地都是仙女吗?

  非要招惹老娘干嘛?

  夏浅语内心暴躁无比。

  可是,如今的她,却没有太多反抗的能力。

  因为,她身旁的这位英俊年轻人,正是苏家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也是如今京城整个年轻一辈的第一人,苏破军!

  最关键的是,这位苏家的麒麟儿,乃是仙门的一位大人物的亲传弟子,来头大的不得了。

  听说,白家也想把白非烟和苏破军撮合成一对,但是却被夏家捷足先登一步,得知这一点,白家惋惜不已,但是却依旧没有放弃的势头,一直在暗中和苏家老爷子联系。

  夏浅语巴不得白非烟能代替自己,可目前来看,希望渺茫。

  苏破军目光温和的打量了夏浅语一眼,笑容灿烂无比,淡淡道:“浅语妹妹何必这么着急,我这筑龙别院,有我筑龙大阵在,灵气浓郁程度,远超一般地点,虽然比不上仙门内部,但是也算是仙家福地,你刚刚晋升化境不久,还是听夏爷爷的话,在这里安心修行一段时间!”

  夏浅语嗤笑一声:“你想让我在这里修炼到什么时候?”

  苏破军笑了笑,道:“如果没有什么意外,你今天就可以离去了!”

  夏浅语纤细的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想到什么,猛然低沉喝道:“苏破军,你是不是对苏白出手了?”

  那模样,仿佛发怒的雌豹。

  苏破军玩味的看了暴怒的夏浅语一眼,笑容灿烂无比:“看来浅语妹妹确实是对我那位堂弟关心至极啊!”

  “苏破军!”

  夏浅语此时脸色变得冰冷无比,死死盯着苏破军,一字一顿道:“你若是敢伤害苏白,我夏浅语保证,一定会让整个苏家给你陪葬!”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她的声音不大,只是表情无比认真,似乎在说着一件重要无比的事情。

  这一刻,就算是苏破军也愣住了。

  他被夏浅语话语里决绝个吓到了。

  女人一旦发起疯了,那真是相当可怕!

  更何况,夏浅语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

  良久的沉默之后,苏破军忽然咧嘴笑了起来,只是笑容却肆意张狂无比。

  “你可以试试!”

  他脸色淡漠,遥遥看着天际升起的朝阳,眼神却冰冷如雪。

  “我可以告诉你,我那位苏白堂弟,现在已经死了!”

  “这一次,有西方地下世界的五大高手围攻,而且再加上沈长老最后做最后预防,就算是我那苏白堂弟有天大本事,也绝没有生还的可能!”

  “所以,”苏破军看着夏浅语道,淡淡道:“夏浅语,你最好的道侣只有我!趁着我现在还对你有这么一丝兴趣,你最好想清楚!”既然已经撕破脸皮,他也不再藏着掖着。

  “我呸!”

  夏浅语冷冷看着眼前的苏破军,冷笑道:“苏破军,你最好祈祷苏白不要有事,否则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苏破军不以为意一笑,正欲说话,眉头却猛然一皱。

  嗡!

  别墅外,一道青色波纹闪过,空间像是涟漪一般荡漾开,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衣之中的身影,蓦然出现。

  露台之上的年轻人脸色微微一变,似乎有些不悦,俯瞰着远处的黑衣人,皱眉道:“兰破,我不是说过,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要来打扰我吗?”

  被其称为兰破的黑衣人,隐藏在宽大黑袍下的脸庞此时焦急震惊无比,咬牙对着年轻人一拜:“少主,出大事了!”

  “嗯?”

  年轻人脸色瞬间一变,身体已经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经到了黑衣人身前。

  “什么事情,慢慢说!”

  “是!”

  兰破深吸口气,似乎在平复内心的震动,沉声道:“沈长老的命牌---碎了!”

  “什么?”

  本来一直淡然无比的年轻人,此时脸色阴沉难看到了极点。

  难道,自己最担心的事情,出现了?

  不对,绝对不会,这样天方夜谭事情,怎么可能出现?

  要知道,那可是仙门的沈长老,真正的神境存在,有他出马,怎么可能失败?

  难道,这中间出现了什么岔子?

  天宫的老家伙或者是龙虎山的老家伙出手了?

  可是,这些老家伙怎么会有胆子和仙门作对?

  这一刻,一直稳坐钓鱼台的苏破军第一次心乱了。

  压下心中的震动,他深吸口气,看着眼前的黑衣人,沉声道:“可已经确定过了?沈长老的秘信可还能联系上?”

  黑衣人沉声道:“两个时辰前,沈长老就已经失联了!”

  “而且,”黑衣人顿了顿,脸色似乎有些异常,欲又止。

  “说!”

  苏破军脸色冰冷道。

  “是!”

  黑衣人眼中依旧有着一丝震惊,沉声道:“根据最新情报,这次不仅是沈长老,围杀苏白的五大宗师,只有雷王索伦重伤逃出了金陵城,现在已经没有了踪迹---”

  下一刻,苏破军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如水,这次他丢脸丢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