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45章 一招斩杀!

第45章 一招斩杀!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祈连山脸色难看之极,死死盯着苏白,虽然心里很是忌惮,却已经不肯放弃那跟所谓的“闪电木”。

  “阁下是谁?为何无辜抢老夫东西?”他深吸口气,冷哼一声道:“贫道临州琅琊山白云观祁连山,为了这根闪电木我从临州跟到江州,你想一句话就抢走,也未免太不把我祈某人放在眼里了!”

  他这话一出,大厅内的听过其名头的众人脸色顿时变了。

  来到这仙家交流会的众人,多多少少都对世间隐秘之事有所了解,虽然绝大多数人却接触不到那个层次,但却不妨有消息灵通之辈,开始向着不了解情况的众人解释这白云观的来历。

  琅琊山白云观,真正的道观隐于后山,至于前山道观,只是一座旅游景点罢了!世人皆是以为它是一个普通道观,但却不知,这白云观其实传承已久,乃是和龙虎山,茅山等一类拥有真本事的隐世宗门,虽然其实力不能和龙虎山之流相比,但是实力也不容小觑。据说其老观主寿已近白岁,乃为真正的神仙人物!

  苏白听完,脸色却没有丝毫变化,这白云观就算有宗师级高手又如何?这雷击木对他极为重要,今天就是宗师当场,他也对此物势在必得!

  知道了祁连山的背景,众人再看着苏白,眼中全是惊疑,这小子到底是谁?居然敢惹这般世外高人,难道他没看到祁连山的火焰都把之前那年轻人的雷电都吞了吗?

  他那小身板,恐怕连一招都接不下来吧?

  苏青瑶脸色焦急,想要出声劝阻,却见唐秋白笑道:“唐小姐不用担心。你可能不知道苏先生的神通,这祁连山虽然厉害,却远远不是先生的对手!”

  苏青瑶皱眉道:“可是,那白云观---”

  唐秋白闻眉头皱了皱,深吸口气道:“苏小姐放心吧!那白云观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伸手到江州的!而且,以苏先生的神通,未必怕他白云观!”

  他可知道,苏白乃是少年宗师高手,那白云观的老观主撑死也是宗师级别,再加上年老气衰,是不是苏白的对手还不一定!

  有了唐秋白的劝慰,苏青瑶不再说话,只是神色紧张的看着苏白。

  苏白没有理会祁连山的威胁,转身向着身下的年轻人渡过去一道真元,年轻的脸色肉眼可见变得红润,感受到身体伤势好转,年轻人脸色激动,对着苏白拜道:“多谢前辈相救!”

  前辈?苏白轻笑一声,从怀里拿出一枚小培元丹,道:“此丹名为小培元丹,可以固本培元,修复暗伤,增进修为,我用他换你手里这半截雷击木,你可愿意?”

  年轻人咬牙沉吟片刻才道:“我愿意。不过,我还有个条件!”

  “哦?”苏白笑道:“说来听听!”

  年轻人咬牙切齿的看着那祁连山,道:“我要他死!”

  他眼里满是刻骨铭心的仇恨,“当日我和巧儿无意间得到这半截木头,就知道这非凡品,本想去白云观换取一些灵丹,却被这祁老鬼暗中拦截,还害死巧儿,我一路逃到江州本想在这交流会上出售这木头,没想到又被这老鬼找到!”

  听到这里,苏白顿时明白了事情经过。

  这大抵是个狗血故事,这年轻人和那巧儿应该算是‘散修’,偶得天才地宝,欲卖给白云观,却被低阶弟子从中截胡,不仅死了女友,还被追杀到江州。

  听完,苏白情绪没有丝毫波动,这年轻人的遭遇,在修真大世界每天不知道要发生多少,他已经见惯了。

  苏白想都没想,便道:“我答应你。”那模样像是答应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一般。

  年轻人一愣,却没有别的选择,他现在只有相信苏白,若是苏白输了,他肯定也会被祁连山暗中除掉。

  听到年轻人的话语,祁连山脸色陡然阴沉到极致,喝道:“黄口小儿,居然敢污蔑老夫,我毙了你!”

  他身上衣袍呼啸,手掌直接被烈火包裹,一掌向着年轻人天灵盖拍去!

  他有些后悔没有在第一时间毙掉这年轻人了,虽然他在乎这些凡俗,但是他这形象肯定是保不住了---若是这事传到白云观哪里,他心里一颤,恼怒之意更浓,连带看着苏白也满是杀意。

  “都是你这小子惹到祸!你也给老夫死!”他左手拍向年轻人天灵盖的同时,右手火焰化作一个狰狞的虎头,猛然向着苏白吞去!

  看到这里,围观的众人脸色巨变时,看着苏白两人,眸子里全是怜悯。

  可笑,这小子刚刚还答应杀祁连山,转眼间就要被反杀了!看到苏白倒霉,陈光和之前那位江州道教协会的王副会长,此时脸上全是幸灾乐祸。

  下一秒,众人预料中的场景却没出现。

  苏白已经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只是在他的头顶却出现一个淡青色透明光罩,将其和呆滞的年轻人笼罩在内,任凭祁连山的火焰如何攻击,也难以奏效。

  祁连山脸色诧异一闪而逝,随即狞笑道:“原来你也修法道人,怪不得如此嚣张!哼,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

  话音未落,暴喝一声,手中的火焰像是被鼓风机吹动一般猛然暴涨,周围的地毯,木架,展品瞬间被燃烧,然后化作飞灰!

  “啊---”

  远远围观的众人吓得连忙后退,一些胆小的人都已经逃离了大厅。

  祁连山张狂笑道:“能死在我的赤炎真火下,你们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哈哈---”

  苏白看到这里,眼眸中却闪过一丝不屑,淡淡道:“区区凡俗火焰,也敢称真火?”

  他双目一凝,胸腔微扩,然后猛然吹出一口气!

  “呼---”

  犹如龙卷风呼啸,那赤红色的火焰遇到苏白的吹出的气体,瞬间像是遇到老虎的小绵羊,毫无抵抗之力,转眼间消失殆尽,连同周围的瓷器,沙发,木架,都被这一口气吹的七零八落,遍地狼藉!

  远远看着的众人,看到这里,顿时瞠目结舌。

  一口气而已,居然如此恐怖?

  “这---这怎么可能?”祁连山被劲气吹的狼狈不堪,堪堪稳住身形,看向苏白时眼神满是难以置信,他咬牙间,一口咬破舌尖,取出一个短小的木剑,一口精血喷上,那小剑顿时发出一声嗡鸣,红光大涨。

  祁连山状若疯魔,死死盯着苏白,嘶哑笑道:“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白云观的御剑术,去死吧!”

  他的话音还未落下,那小剑红光顿时暴涨,在空中划出一道暗红尾巴,刹那临近苏白的心口。

  “大不惭,这般小道也敢称御剑术?”苏白冷笑一声,气势猛然暴涨,眼神冷冽,单手举起,周身莹润的青光流淌,仿若九天仙人一般,淡淡道:“斗战九式第二式,开天!”

  随着他声音响起,他的手掌如刀般蓦然斩下!

  轰!

  空气发出一声暴鸣,一道丈许的青色刀芒划破空间,直接将那红色小剑斩成两段,而后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划痕,降临在面色惊恐骇然的祁连山头上。

  这一刻的祁连山的脸色已经骇然到了极致,身体颤抖间,艰难无比的从怀里摸出一个玉符惊恐大叫:“师尊救---”

  可惜,“我”字还没说完,他的身体就像是豆腐一般,被斩成两半!

  再看苏白依旧风轻云淡,甚至连衣服都没乱,他像是没事人一般,转身把小培元丹扔给那呆滞的年轻人道:

  “你的条件我已经完成,现在可以把雷击木给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