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388章 你又猜错了!

第388章 你又猜错了!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谭语涵也是满脸冰冷讥讽看着苏白:“苏白,我看你是诚心来捣乱的是吧?你难道非要让昔雨在朋友面前颜面尽失你才高兴?”

  “闭嘴!”苏白冷冷扫了她一眼。

  瞬间,谭语涵身体僵硬,心神如坠冰窖,张着嘴却半个字也吐不出来。

  做完这一切,苏白冷冷转头,看着沐昔雨,淡淡问道:“你确定现在让我走?”

  沐昔雨面色冷冽,死死盯着苏白,沉声道:“我确定!”

  看到这里,于俊才和刘聪两人,不动声色对视一眼,嘴角微微翘起。

  看样子,不需要他们出手,沐昔雨自己就可以搞定这个苏白。

  听到沐昔雨话语,苏白忽然摇头轻笑一声,只是那笑容里满是冰冷。

  “我走可以,但是我走之前,却还要做一件事---”

  苏白面色冷漠,在几人的注视下,忽然走到前台将枯树上的金刚鹦鹉一手抓了过来。

  “先生,你要做什么?这是我们老板的宠物,您不可以拿!”酒店经理看到这里,吓得脸色煞白。

  这只宝贝金刚鹦鹉,可是酒店老板花了数万美金从非洲买来的镇店之宝,一直放在这里,让人照料,平日里比人都精贵,没人敢摸一下,今日却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强抢!

  “保安,保安呢!”

  苏白双目闪过一丝银芒,看了酒店经理一眼,淡淡道:“不要着急,我只是借用一下,用完就还!”

  酒店经理面色呆滞,双目无神,点了点头,话都没说,直接转身离去。

  “苏白,你是不是疯了,你到底想做什么?”沐昔雨脸色难看至极,她就知道,就不应该让苏白来!

  刘聪满脸戏虐,笑呵呵道:“没想到苏白兄弟还会斗鸟,这是要当面为我们表演吗?”

  于俊才也是满脸冷笑,似乎等待着苏白的表演。

  苏白面无表情,瞥了沐昔雨一眼,手指划动,那杯子里的红酒像是受到无形的牵引一般,蓦然化作一条长蛇向着金刚鹦鹉飞去。

  本来性子桀骜不逊的金刚鹦鹉,这一刻在苏白手里,却听话无比,抬着头,弯钩般的鸟椽直接张开,瞬间小半杯红酒下肚。

  “咕咕---”

  喝完酒的金刚鹦鹉似乎很是兴奋,咕咕叫了两声,很快两只小眼睛变得赤红,连羽毛都炸起,蒲扇这翅膀疯狂的在屋顶盘旋,嘴里发出低沉嘶哑的嘶鸣声,让人听了直皱眉头。

  “这---这鹦鹉疯了吗?”谭语涵满脸嫌弃的看着头顶乱飞乱叫的鹦鹉,忍不住道。

  而于俊才两人脸色微变,心中猛然一沉。

  沐昔雨就算是再傻,也察觉到了事情不对劲,压下心中的惊疑,沉声道:“这鹦鹉,怎么了?”

  苏白冷笑一声,淡淡道:“很简单,它中毒了!”

  “中毒?”沐昔雨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但是眼里还是难以置信。

  但是苏白接下来的话语,去让她一颗心跌入谷底。

  “对!中的春毒!”苏白嗤笑一声,指着发疯一般乱飞的金刚鹦鹉:“现在的它已经失去理智了,只想着交配了---”

  沐昔雨像是想到什么,再看看桌面上那小半杯残余的红酒,脸色瞬间难看到极致。

  她死死盯着于俊才,又看了看谭语涵,咬牙切齿道:“你们---卑鄙,无耻!”

  于俊才脸色铁青,恨不得生吞了苏白,可却不得不解释:“昔雨,你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是这小子陷害我---”

  “滚开!我现在要回去,你们要是再拦我,我马上报警!”

  沐昔雨脸色冰冷,一把甩开于俊才,大步向着酒店门口走去。

  可是,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刘聪忽然一脸无奈的摇头起身。

  “哎,闹到最后,还是要我出手收拾烂摊子!”

  他丝毫不理会怀里脸色发白的谭语涵,看着怒气冲冲的沐昔雨,笑容阴柔无比道:“沐小姐,饭还没吃饭,怎么就急着走了呢?这可是很不礼貌的!”

  “你---”沐昔雨满脸怒意,正欲呵斥,但是忽然双眼一黑,只觉得一股虚弱之感袭来,似乎有团灼热的火光在胸口燃烧,烧的她浑身瞬间燥热无力。

  “看样子,药效终于见效了呢!”刘聪摇晃着红酒杯,一脸戏虐的看着强撑着没倒下的沐昔雨,啧啧笑道:“沐小姐不会以为我们只有这一手准备吧?那这样的话,还真是小瞧了我们呢!”

  于俊才此时也满脸震惊的看着刘聪,显然连他也不知道,对方居然还有后手。

  “抱歉,于少!为了双重保险还有瞒过这位苏白兄弟,我可不能把底牌全部暴露了,事实证明,我看的没错,咱们这位苏白兄弟,确实是在扮猪吃老虎!”

  他笑容灿烂无比,笑眯眯的打量这苏白,摇头笑道:“可惜,老虎毕竟是老虎,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吃的---你说是吗,苏白兄弟?”

  苏白看了他一眼,似乎并未有什么惊讶。

  “你确实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不过,没有关系。”

  刘聪阴翳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异,很快冷哼一声,“苏白,你就不要再强撑了!咱们今天吃的食物里,我全部都已经下了药,只不过我们三人的红酒中,我暗中加了解药!”

  “这种药物很神奇,对女人来说,是勾起欲.火的绝佳春.药,但是对于男人来说,特别是修行出内劲的内劲武者来说,却是侵蚀内劲和经脉的致命毒药!”

  “如果我现在猜的不错的话,你之所以如此淡然自信,就是因为你是个内劲武者,而且还是个相当强大的内劲武者,我说的对吗?”

  苏白闻,再次诧异的看了刘聪一眼,轻笑道:“心思倒是缜密,不过,你却还是猜错了!”

  刘聪眯眼冷哼一声,“到现在这个地步,再否认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你刚刚已经吃了大量的食物,其中所含的药物足以侵蚀你全身的经脉和内劲,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现在的你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苏白再次摇头,在对方惊疑不定的目光中,笑容灿烂无比。

  “对不起,这次你又猜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