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声音还未落下,一个高大帅气的年轻人就满脸惊喜的跑过来。

  “昔雨,你来怎么不通知我一声,也好让给接你啊!”

  年轻人长相颇为阳光,身材也是相当不错,站在人群中很是吸引小姑娘注意。

  但是他此时眼神里,却丝毫只有沐昔雨,完全看不到其他人。

  看到年轻人的瞬间,沐昔雨眉头微皱,却没有表露出其他情绪,淡淡道:“于少客气了!”

  这时候苏白终于从车里下来,看了年轻人一眼,没有说话。

  被沐昔雨称为‘于少’的年轻人,此时脸色微微一变,皱眉道:“这位是?”

  沐昔雨看了苏白一眼,介绍道:“这是我表弟苏白,来送我报到的。”

  年轻人脸色顿时松了下来,笑呵呵的看着苏白,“原来是苏白表弟!”

  他走到苏白面前,淡淡笑道:“苏白表弟好,我是于俊才,家父金陵大地集团的董事长,以后在金陵要是遇到什么麻烦,随时来找我!”

  苏白心中好笑,问道:“你是于广生的儿子?”

  于俊才眼神微动,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你知道我父亲?”

  不过他随即一想,也瞬间释然,在金陵城,知道大地集团于广生也正常,可是这小子直接称呼他父亲名字,就有些无礼了。

  不过,有沐昔雨在,于俊才也没有好发作,只是脸色稍微冷冽了一些,看着苏白身后的红色法拉利,眼中满是鄙夷。

  一辆法拉利而已,他车库里停的豪车,比这辆贵的至少有十辆!

  作为仅次于如道集团的大地集团,在金陵城甚至是江南省都是实力都是极为雄厚的,而他于俊才作为大地集团的少东家,自然底气十足。

  苏白点了点头,却没有再多聊什么。

  若是他父亲于广生在这里,或许还能和他苏白说上话,一个小辈而已,根本没有让苏白说话的兴趣。

  殊不知,这在于俊才看来,更是像挑衅他,心里的不满愈加浓郁。

  沐昔雨看了两人一眼,连忙出来打圆场。

  “于少,你不用管我了!我这里有苏白在就可以了。”

  她现在说不出来自己对苏白到底是什么感觉,恨?谈不上。

  但是感激什么的,却也没有。

  虽然因为苏白的缘故,如今的沐振洪在江州官场混的还不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沐昔雨看到如今的苏白,总是心中很别捏---大概是如今的苏白,不在像当年一样,可是随意让她教训打骂了?

  还有一点,就是苏白如今总是一副什么都淡然无比的高高姿态,让她实在受不了。

  大家都是年轻人,就算是你认识一些大人物,武功高强,又能如何?现在可是现代社会,可不是武侠电影的世界。

  在江州的湖心岛一役,她毕竟只是只看到了结尾,如果她能从头到尾看到苏白如何斩杀几大宗师,折服所有江州大佬,或许世界观就会改变吧!

  如今,薛婉云有心让她和苏白缓和关系,她又对苏白手中养颜丹药很是好奇,所以也就接受苏白陪她报到的事宜。

  说完,沐昔雨对着于俊才微微一笑,拉着苏白快步离去。

  看到两人离去的背影,于俊才英俊的脸颊上露出一抹阴翳。

  这个女人,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他!

  颇有几分姿色而已,还真把自己当成千金小姐了?

  若不是沐振洪在江州官场上还有些能量,他早就用强了!

  “于大少,这是又被拒绝了?啧啧,没想到我们于大少也有接连吃瘪的时候啊,哈哈!”

  这时候,一个打扮流里流气的短发青年,搂着着一个低胸背心女孩走了过来。

  女孩颇有姿色,虽然比沐昔雨差了一些,但是身材却极好,一身紧身黑色短衣裤,肌肤雪白,前凸后翘,看起来充满青春活力的气息。

  若是苏白在这里,定能一眼认出,这女孩就是当初他写过乌龙情书的谭语涵!

  于俊才瞥了短发青年一眼,顿时露出本性,冷哼一声道:“刘聪,你懂什么,我这是欲擒故纵!我于俊才看上的女人,还能逃出我手掌心?”

  “是,是!这点我倒是相信!哈哈!”短发青年贱笑道:“要不,我给你准备点药,今晚就直接推了算了---”

  于俊才还未说话,在短发青年怀里谭语涵终于忍不住了:“刘少,这样不行的!沐家在江州还是有些势力的,而且我听说,昔雨好像和江州那位苏先生有关系---”

  “什么苏先生不先生的,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在江州有些小势力,放到金陵城来,那连个屁都算不上!”短发青年嚣张无比,冷笑道:“要我看,就直接上了她,一个江州的小破官而已,还能翻天不成?”

  说到这里,短发青年刘聪阴笑一声,忽然看着自己怀里的女孩,似笑非笑道:“小骚.货,你不会向你这个小闺蜜告密吧?”

  谭语涵眼神闪过一丝惧怕,脸上勉强挤出一抹笑意:“刘少,我怎么会出卖你们呢!不过,当初昔雨毕竟是我介绍给于少认识的,你们若是这么做,我心里过不去---”

  刘聪嘴角扯起一抹笑意,盯得谭语涵心中发毛时,才大笑一声,在她翘臀上狠狠拍了一巴掌,笑道:“既然我的小宝贝都这样说了,那我就给你一个面子,这事情就算了!”

  “不过今天晚上这个饭局,你必须要把那位沐仙女拉过来,要不我怕咱们于大少会茶不思饭不香啊!哈哈---”

  于俊才眼神闪动,也是笑着附和:“今天晚上,就看语涵你了!”

  谭语涵妩媚一笑,“于少放心,我今晚就算是绑也要把昔雨给你们绑过去!”

  .....................

  待到沐昔雨把所有的东西都整理完,已经临近傍晚,苏白也没有帮上什么忙,只是跟着在大学校园里看妹子,心情倒是放松了不少。

  他听说胖子好像也报考了金陵大学,也不知道录取了没有,改天有时间再问问吧!

  刚从宿舍楼下来的沐昔雨,看到懒洋洋的站在树荫下的苏白,气不打一处来。

  苏白说是来帮忙的,她却自己跑了一下午---

  沐昔雨冷哼一声,还未说话,却见谭语涵从远处小跑着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