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377章 抢夺?

第377章 抢夺?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林若曦点了点头:“这老家伙好像和师尊有仇,二爷爷提他干嘛?”

  “看来,你这些年确实不怎么关注外界的事情。你可知,这老家伙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金陵城?”

  “为什么?”

  “因为苏白。”

  林伯仁沉声道:“苏白杀了他弟子和亲生兄弟,这是生死大仇!”

  “这次邢修身专程回国,应该就是为了找苏白报仇的!”

  林若曦再次震惊了。

  她虽然对外界的信息了解不多,但是也知道,能够作为自己师父的对手,那邢修身到底有多可怕。

  这苏白居然惹到了这样的敌人,怪不得当时夏浅语见自己的时候,欲又止,一副担心过度的模样,原来是因为这个!

  “二爷爷,那你觉得,苏白能是邢修身的对手吗?”

  林伯仁眉头拧成一团,沉声道:“不知道。”

  林若曦满脸惊讶。

  她以为林伯仁会直接了当的说苏白必败呢,可是没想到他却会说不知道。

  那岂不是说,在林伯仁看来,苏白已经是和邢修身一个极别的高手了?

  这怎么可能?

  林若曦有些懵了,她觉得今天让她震惊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她都快麻木了---

  林伯仁眼神悠远,似乎想到什么,缓缓分析道:“本来以正常情况来看,苏白必败无疑。可是,那是你们没有见识过苏白的实力。这么说吧,在去沧溟仙人洞府之前,苏白就已经有了化境巅峰的实力,如今经过沧溟仙人洞府一行,他的实力定是更上一层楼,真实实力如何,不见他出手,没人知道!”

  “至于邢修身---他自从当年远渡重洋,而后名震海外,这么多年了也没有人见过他出手,特别是他晋升化境巅峰以来,更是没有人能逼他全力出手过,不过据今日感受到的气息来说,他的实力可能已经达到化境的顶端,距离神境,也只是一步之遥了!”

  一旁,林若曦听的已经彻底麻木了。

  看起来,苏白的年龄比她还小一些,本来她对自己资质很有信心,二十几岁的化境宗师,这在华国历史上都是排的上名号的,可是如今和苏白相比,却根本不算什么。

  比她还小的苏白,居然已经是化境巅峰了!

  若是单论境界的话,那他不是已经和自己师尊一样了?

  这样的话,或许他和邢修身之间,胜负还真是难说!

  想到这里,林若曦麻木的内心,再次掀起波澜。

  看了神色恍惚林若曦一眼,林伯仁没有再说话,这丫头这些年过的太顺风顺水了,能打击打击她也好。

  ...................................

  一路无话。

  亲自将苏白和唐秋白送到薛家别墅,沈道如恭敬离去,今天和苏白一行,算是让他大开眼界。

  至于邢修身和白家,自己又没有主动招惹他们,他们还能专门找自己的麻烦?

  而且,他也没有打算往京城进军的打算,自然不用太过害怕白家。京城的水太深,他怕被淹死,华南三省已经够他折腾的了。

  看着沈道如离去,唐秋白露出一抹轻笑。

  “老师,这位沈总倒是个妙人!”

  他可是知道,当初这位沈总在江州苍云山庄是多么傲气,如今却对苏白恭敬无比,就连之前大儿子被苏白打断腿的事情,都绝口不提,倒也是个人物。

  苏白笑了笑,“若是他一直这么识相,倒也可以用,再看看吧!”

  “是!”

  唐秋白笑着点了点头。

  两人转身正欲向着别墅大门走去时,却见苏白眉头忽然挑起。

  “终于还是没忍住吗?”

  “老师,怎么了?”

  唐秋白面色微微一变,疑惑道。

  “没什么,来了两个苍蝇罢了!”

  “嗯?我马上去通知卓师兄他们!”

  “不用了!你去和他们保护好我姐姐她们,我去去就回!”苏白吩咐了一句,一步迈出,身形刹那消失在黑夜之中。

  薛家别墅不远处正是一片绿色桦树林,这里被称为金陵市的天然氧吧,所以在这周围都是别墅区,相对人很稀少。

  哗啦!

  黑夜如同雾气被划开,一道身影出现,淡淡站立在茫茫林海之端。

  正是苏白。

  “来都来了,还不现身,难道还要苏某请你们不成?”

  “呵呵,苏小友果然是灵识敏锐,老朽佩服!”

  在苏白对面不远处,一袭黑色长袍方羽静静站立。

  他干瘦的身躯藏在黑袍之中,白发干枯如造成,但是面色却比之前多了一丝血色,看来是服用了疗伤药品。

  苏白也不在意,淡淡看了他一眼:“就你自己吗?这可不够!邢老鬼,既然已经来了,就不要再躲着了!”

  苏白话语落下,黑夜中却不见有任何动静。

  “哼,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苏白冷笑一声,一脚落下:“给我滚出来!”

  “嗡!”

  一道青色涟漪,从苏白的脚下扩散而出,刹那直接笼罩整片空间。

  “你又让老夫意外了!”

  青光所过,黑色虚空中,一道波纹闪过,刹那间一道灰袍身影凝现而出,正是邢修身。

  他眼神灼灼的看着苏白,“看来,你的灵识之力,确实已经接近神境了,怪不得你如此有恃无恐,原来是有这般依仗,倒也说的过去!”

  苏白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淡淡看着两人:“让我猜一猜,你们是为了它而来?”

  “来”字还未落下,苏白手心出现一个褐色树枝般的事物,正是那株黑玉枝。

  远处,方羽看到黑玉枝的瞬间,呼吸变成沉重,眼神通红,如同野兽,声音嘶哑道:“苏白,把这黑玉枝给老夫,老夫转身就走!”

  苏白瞥了两人一眼,并未急着动手,似笑非笑道:“黑玉枝只有一株,你们两个人可商量好怎么分了?”

  邢修身却淡淡一笑:“你错了!老夫这次前来,并非为了黑玉枝,而是为了九须参王,那株灵参本来就是老夫之物,之前只是暂存你手,如今自然要物归原主!”

  “这样的话,”苏白笑呵呵的看着两人,傲然而立,淡淡道:“如果你们有那个本事,那就来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