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当然,也有不知晓九须参王是什么东西的,满脸疑惑的等人科普。

  与此同时,台上的中年主持人见气氛已经轰起,笑着开口:“颜老果然是国医圣手,中药大拿!居然一眼就认出了这参王的来历!”

  “没错,诸位所看到的正是我们这次拍卖会压轴的千年灵药,九须参王!”

  “所谓九须参王,乃是长白山老参中的极品,一须一百年,九须则是九百年,再加上参体的长度,这株九须参王,最少有一千一百年的药龄,可谓是极品中的极品,药王中的药王,称之为千年灵药,毫不为过!为了采这株九须参王,当初可是在长白老林里折了不下三个淘药好手!”

  众人闻,眼神微动,神色却皆是兴奋无比。

  一千一百年的药龄,绝对能称为灵药了!

  至于死人的事---采这种灵药,死人不是很正常?

  而且,更证明这九须参王来之不易,提高拍卖价格,这种套路,大家都心知肚明。

  “诸位都知道,世界上最大的人参,就在东北的人民会堂展览厅存放,乃是人参国宝,重量大概是505g,是至今为止知道的最大的人参,乃为无价之宝!”

  “而这株九须参王,虽然重量不如我华国那株国宝人参,但是也足足有459g,也是真正的极品灵药!”

  “下面,我宣布这株千年九须参王,拍卖底价两千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两百万,竞拍开始!“

  “两千五百万!”

  “两千八百万!”

  “三千万!”

  “......”

  相比于之前那株众人看不出名堂的‘黑玉枝’,这株九须参王,显然受欢迎太多,竞拍之人,热情十足。

  更何况,有之前那位国医圣手颜老掌眼,众人根本没有怀疑此参的真实性。

  不到一分钟,这株九须参王,就被炒到了五千万的高价!

  这时候,一些实力稍弱者,开始摇头退局,静静看戏。

  一号包厢内,一直在静静看戏的白泽文,此时淡笑一声,直接出手。

  “六千万!”

  他这一加价,和之前的林若曦一样,直接加了一千万。

  大厅内,静了一下,可是这一次,众人却没有因为他的身份顾忌太多。

  之前的该给他的面子,已经给足了,这时候就是各平实力了。

  白家虽然势大,但是也不能把这里所有竞价的富豪权贵都能死吧?

  而且,能在这里花几千万买一株药材的,又岂能是一般的小商人?

  “六千三百万!”一个唐装富态老者加价。

  “六千五百万!”二楼一个贵宾包厢内也参与竞价。

  “七千万!”

  一号包房内,白泽文脸色微冷,直接出声。

  几乎在他刚刚出完价格,一直观望的林若曦也出手了。

  “八千万!”

  又是直接加了一千万!

  一楼几个还准备竞价的富豪,此时满脸苦笑的放下手中的牌子。

  二楼贵宾包厢里的神仙们又开始打架了,他们惹不起,只有静静吃瓜看戏了!

  “八千五百万!”之前出价的五号包厢,此时再次出价。

  林若曦面无表情,再次加价。

  “九千万!”

  五号包厢没有了声息。

  一号包厢内,白泽文脸色有些不好看,这十六号包厢倒是什么人,居然敢和他白家作对?

  邢修身像是知晓他的想法,淡淡一笑道:“和我们竞价的是林家的人。”

  对于邢修身能够看到对方,白泽文并不惊奇,眉头皱起,“林伯仁?”

  “对!”

  “没想到,林伯仁也会参加这种地下拍卖会,真是让我意想不到!”

  “竞价的并非林伯仁,而是一位小姑娘,看样子应该是林家的千金!”

  “嗯?林家那位千金,现在应该在京城跟随宫尊者修行才对,怎么会在金陵城?”白泽文满脸疑惑。

  听到京城天宫几个字的时候,邢修身眉头不由一挑,沉声问道:“你说那林家丫头,是宫老鬼的弟子?”

  白泽文一愣,脸色有些不好看,他刚刚忘记了,自己身旁这位当年可是和天宫那位宫尊者有过节的。

  “是。”

  邢修身闻,眼眸露出一抹奇异笑意。

  “原来是宫老鬼的弟子,怪不得能在这般年龄,突破到化境!”

  白泽文看了他一眼,有些揣摩不透他的心思,试探问道:“邢老,那我们还要继续加价吗?”

  “加!”邢修身淡淡道:“宫老鬼想要的东西,老夫岂能让他如意?”

  白泽文眼眸微动,却没有多说什么。

  “一个亿!”

  随着白泽文报价落下,大厅内再次掀起一阵嘈杂。

  这一晚上,居然拍出了两株上亿草药,简直太疯狂了!

  而且,看着势头,这株九须参王的成交价,或许还不止这么多---别忘了,之前那个神秘的九号包厢,到现在为止,还没出价呢!

  九号包厢内。

  苏白大大咧咧的坐在真皮沙发上,品尝着红酒,满脸惬意。

  一旁,沈道如有些忍不住了:“苏先生,白泽文他们加到一亿了,我们要出手吗?”

  苏白笑呵呵道:“再等等---”

  沈道如闻,有些意外,疑惑道:“苏先生,难道这株九须参王是假的吗,我看您怎么对它好像没有太大兴趣?”

  唐秋白也满脸疑惑,“对啊,老师,我看这株参王品相也不像假货,难道这株九须参王,年份不够?”

  苏白笑着道:“这株九须参王倒是不假,也确实有千年年份,不过---可是你们却都忽略了一点,所谓灵药并不是年份越久越好。辨别一株灵药的价值,最为简单也是最关键的就是看它其中蕴含的灵气是否充足。”

  顿了顿,苏白指着那株玉盘上的金黄色九须参王,淡淡道:“这株九须参王,年份倒是够了,不过出土的时候却没有做好保护措施,其中蕴含的灵气溢散了最少七成!这种货色,连我们拍下的这株枯树枝都远远不如,我们何必急着去抢?”

  沈道如满脸难以置信,疑惑道:“可是,我看这九须参王色泽极为饱满,不像是出土时间太长啊---”

  苏白淡淡一笑:“如果我猜的不错,这九须参王色泽看着如此饱满,应该是用特殊的营养液培养出来的。”

  “这---这---”

  沈道如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这也太坑了吧?

  若不是有苏白在,那他肯定也要被骗了!

  “苏先生,那咱们还要跟吗?”

  沈道如恭敬问道,他现在彻底以苏白马首是瞻。

  “跟!为什么不跟?”苏白笑容灿烂无比,“既然白泽文和邢修身想要这千年灵参,那我们也必须凑凑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