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不认识。”

  苏白摇了摇头,但在沈道如惊讶的同时却道:“我虽然认不出这是什么中药,但它里面蕴含的灵气非常浓郁,是开始那株百年老山参的十倍以上。”

  “这种药材,已经近似于灵药了,可以称作‘半灵药。’”

  苏白虽然不认识这枯枝是什么,但却能看出这黑色枯枝确实是株灵药。

  且不说年份到底如何,单是这株‘黑玉枝’中蕴含的灵气,就比苏白之前捡漏的那株雪松芝王还要强上不少,已经真正接近了灵药的范畴。

  “半灵药?”沈道如和唐秋白两人闻,都愣住了。

  “不错。”苏白点头,起了谈性,就给他们科普一下。“所谓灵药,指的是灵气含量达到一定标准之上的植物。无论是名贵中药还是普通的一株小草,只要灵气足够,都可以称作灵药。也只有灵药,才能炼制成真正的‘灵丹’。”

  “不过灵药要求的生长环境太苛刻了,以目前地球的情况,哪怕有几株,也藏在深山海底,人迹罕见之地。”

  “普通药材想要成为灵药,至少要千年以上,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这株半灵药,虽然没有千年,但也有大几百年,灵气蕴含还算充足,算是极为接近灵药的半灵药了。”

  唐秋白两人耳朵竖的直直的,真是一个字都不想漏掉。

  特别是唐秋白,虽然如今修为实力已经堪比化境,但是毕竟只是跟随苏白修行太短,对于修行界的一些常识,还是知晓太少。

  如今有了机会,当然不肯错过。

  苏白说的这些知识,是他们闻所未闻的。两人以前只知道药材年份越久,自然药性越强,没想到还有这些内幕。

  “以这株半灵药的功效,也可以炼制一些要求比较低的灵丹。”

  苏白心情不错,又补充了一句。

  有了这株‘黑玉枝’,那炼制‘聚灵丹’和‘洗髓丹’就没有问题了。

  到时候,就可以为苏青瑶等人再次洗毛伐髓,提升修行速度了。

  这些低阶灵丹,在苏白护持下,甚至连薛平海和薛如龙等人也可以服用,洗毛伐髓,祛除暗疾,延年益寿。

  沈道如闻一震,不知想到什么,赶忙道:“那要不我们拍下来?”

  “当然要拍下来。”苏白重重点头。

  他觉醒记忆以来,迄今为止见过的半灵药,屈指可数,像这种至少数百年积累方成的‘极品半灵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遇见呢。

  “好嘞。”

  沈道如面带兴奋,摩拳擦掌。

  若是真能拍下这所谓的半灵药,苏白再炼制成传说中的灵丹,那他沈道如,说不定还能有机会得到一颗灵丹呢!

  这可是炼丹啊!

  只有古代传说中的方士真人才会。

  现代最多能提炼点‘牛黄解毒丸、六味地黄丸’之类的中成药,距离真正的炼丹连边都摸不到。

  他可是知道,最近权贵圈子里流行的生命之液,就是苏白的手笔。

  所以,对于苏白的话语,他如今是深信不疑!

  “一千一百万!”

  沈道如按下包房桌子上的按钮,报出一个数字。

  主持人见终于有人出价,心里终于松了口气,马上吆喝起来。

  “九号贵宾包厢的先生出价一千一百万,请问还有更高的吗?”

  沈道如这一出价,似乎打破了静默,很快有人跟价。

  “一千二百万!”

  “一千五百万!”

  “一千八百万!”

  “.........”

  很快,这株连名字都没人知道的药材,最终被沈道如抬到两千万的高价。

  主持人见没有人再报价,很快又继续道:“这株千年灵药‘黑玉枝’现在的报价是两千万,还有比两千万更高的吗?”

  他话音还未落下,忽然一号包房内,直接传了一道冰冷苍老的声音。

  “三千万,这株草药,老夫要了!”

  听到这道声音,主持人微微一愣,却没有说话,他之前可是被陈美琪交代过的,今天可是有两个他们百药堂惹不起的人,一个是一号包房,另一个则是在九号包房。

  如今,他却没想到,这一号包房好像要和九号包房干起来。

  这可怎么办才好?

  “三千五百万!”

  很快,九号包房再次报价。

  “四千万!”

  一号包房报价。

  九号包房内,沈道如脸色阴沉,看了苏白一眼,问道:“苏先生,还要再加吗?”

  “加!”

  苏白淡漠道。

  比谁有钱吗?

  他如今,可不缺钱,更何况,还有金陵城的千亿富豪沈道如在。

  得到苏白的许可,沈道如也是下了狠心,咬牙拍下按钮。

  “五千万!”

  这一刻,大厅内的众人都震惊了。

  一株不知名的药材,拍出了五千万的天价!

  这简直是太疯狂了!

  一楼台下的诸位富商大佬,此时全在小声讨论,对九号包房内客人的身份,好奇至极。

  而坐在前排的张姓中年人则是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姿态,摇头叹息,看样子他猜的没错,九号包房就是那个神秘的年轻人,也只有他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和白泽文对着干!

  一号包房内。

  昏暗的灯光下,邢修身的脸色显得明灭不定。

  白泽文皱眉看了他一眼,道:“邢老,您确定这株所谓的黑玉枝,值得这个价格?要知道,接下来可还有压轴的千年灵药没出呢!”

  邢修身皱眉,他也只是在这株枯木枝上感受到了一丝灵气,但是并未太多。

  只是苏白出价,他才跟着加价,如今价格加到这么高,他也有些犹豫了。

  毕竟,这里是华国,他在海外虽然资产千亿,可是想要动用,却是还有通过一些特殊渠道,这些都需要时间,他明面上能动用的资金,并不是太多。

  见他不说话,白泽文眉头皱了皱,沉声道:“既然邢老想要,那我就把它拍下来,我不信那苏白小儿,还能抢的过我白家!”

  他冷哼一声,正欲报价时,却被邢修身制止。

  “白家主的好意老夫心领了!一株不知名的药材罢了,虽然有些灵气,但是也最多千万罢了,如今这个价格,虚高了太多!这株黑玉枝,就让给那苏白小儿吧!我们还是留着精力,看接下来的千年灵药吧!”

  白泽文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台上,看到一号包房终于没有再加价,中人主持人松了口气,刚想说话,却听到见二楼边上的包厢报价灯忽然亮起,同时传出一个清脆的女声。

  “六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