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2216章 遭遇战

第2216章 遭遇战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苏白和郝为人的身影,在宇宙星域之间继续穿行,不多时,进入到了一片星辉绚烂的区域。

  有万千光雨,不知从何处而来,飞向何方,在宇宙中就仿佛一大片的流星雨,相当的惊人。

  当这片光雨从苏白和郝为人面前飞闪而过的时候,二人停下了脚步。

  不只是这片光雨,还有一群追逐着这片光雨的修道者,修为参差不齐,强的,可以达到半步仙尊境界,弱的则是连真仙都没有达到。

  “果然都说这片新世界遍地是宝,各种机缘,竟然赶路都能遇到,正是令我大开眼界!”看着眼前这些光雨,郝为人惊叹地说道。

  其实这些光雨并非光雨,而是一群古铜块!

  这些古铜块,大概是某处古遗迹在达到了极限之后炸裂,然后飘落到宇宙当中来。

  古铜块之上,烙印有各种各样的道法神通、秘术秘籍,等级同样也是层次不齐,等级越高,所爆发的光芒愈是耀眼。

  这些古铜块光雨飞行的速度非常之快,尤其是光芒最甚的几块古铜块,速度更是无比的惊人,这才有了气候一大堆追逐者。

  不过,这古铜块如此之多,也不是所有都能被称为神通。

  真正可以被称之为神通的存在,也仅有那屈指可数的几块而已!

  其中,有好几块都已经落入到此刻众多追逐者之中的两位半步仙尊当中。

  不过那两位半步仙尊距离还非常遥远。

  “苏白,如此机缘可遇不可求,咱们也进去捞点儿好处?”郝为人朝苏白看了一眼之后,说道。

  闻,苏白没有拒绝。

  有机缘而不求,是为辜负天道。

  苏白的目光很是锐利,第一时间便是锁定了一块发着紫色极光的古铜块,这枚古铜块的光芒极甚,一看便是有着不菲价值的神通。

  下一刻,苏白的身影便是化作一道流光朝那散发着紫色极光的古铜块追逐而去,速度快的惊人!

  “等等我啊!!”郝为人顿时就急了,也一并跟了上去。

  不过郝为人和苏白的目标也不一样。

  苏白的速度很快,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便是来到了自己所锁定的古铜块面前,手掌朝之探去。

  但这古铜块似乎因为经历漫长岁月的缘故,已经诞生了自己的意识,竟然主动去躲避苏白的掌控。

  见状,苏白嘴角微扬,眼角浮现一抹笑意,“还想逃?”

  屏息间,方圆千丈空间被苏白直接封锁,其大手一挥,便是直接将那枚紫色古铜块给纳入袖中。

  来不及观看这古铜块上刻印的是什么级别的神通,苏白便是被一群人给围了下来。

  这群人,皆是有着真仙中期的修为,其中最强的一个,则是达到了真仙后期。

  这群人将苏白给围住之后,一个个的脸上都没有半分善意,为首一人是个光头的削瘦男子,眼窝深陷,眼瞳森白。

  他手握短剑,指向苏白,喝声道:“小子,那古铜片是我们先发现的,劝你识相的话,赶紧交出来!!”

  其余几人,亦是同时将手中战兵指向苏白,大有一不合便要开打的意思。

  见状,苏白不由得一笑,把玩着手中古铜片,一脸戏谑地道:“天地机缘,先得者居之,哪来什么谁先看到就先归谁的说法?若真如你所说,这些古铜块此刻尽在我眼底,是不是都得归我?”

  闻,光头怒喝道:“少在油嘴滑舌!这块古铜片,不是你可以拥有的!再若不交出来,后果你承受不住!”

  苏白点点头,“不交。”

  听到这句话,光头男子顿时暴怒,已经好久没有遇到这么恶劣的家伙,一个真仙中期,在自己一个真仙后期以及这么多真仙中期的围堵之下,还敢这么嚣张!

  简直是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那我就将你大卸八块!”

  光头男子炽果着上身,古铜色的皮肤上有无数的规则道纹,而此刻这些规则道纹则是尽皆散发出炽烈的火光,光头男子持短剑,在火光包裹之下,迅速朝苏白斩来。

  的确是真仙后期的修为,在真仙后期当中,或许也算是较为强大的一批。

  但在苏白的面前,着实不够看。

  其一剑袭来,苏白躲都懒得躲,仍由这一剑斩在自己的身上,准确的说,是斩在自己的凤凰战甲上。

  一剑落下,发出一道清脆的声响,但苏白的身影竟是站在原地动也未动,身上的凤凰战甲散发出耀目金光,对方一剑,未伤及苏白分毫。

  他之前的凤凰战甲虽然已经被损坏,但是经过他的修复和祭炼之后,依旧比普通的仙宝强大,毕竟是堕落凤凰王的本命羽翼制成的宝甲,某种程度上比许多仙尊器都要珍贵!

  见状,光头男子亦是傻眼了,他目光死死地盯着苏白身上的凤凰战甲,眼神惊诧地道:“竟然是凤凰羽制成的甲胄!如此珍宝,放在你一个真仙中期的身上,岂不浪费?诸位,一起上,剥了他的战甲!”

  光头男子一声喝下,其余人也不再看戏,纷纷拿出自己的拿手好戏,施展出各种神通道法朝苏白的身上砸去。

  但是以他们的修为,如何能伤得到苏白半分?

  接下来的一幕,颇为的滑稽。

  一位真仙后期加上七位真仙中期,不断地爆发出各种惊人的神通往苏白的身上砸去,但却始终没能伤到苏白分毫。

  甚至乎,苏白动也没有动一下。

  一番苦战下来,几人也是彻底傻了眼,看向苏白的眼神充满了各种复杂的情绪。

  光头男子持剑指着苏白怒喝道:“你就只会躲在你那王八壳子里面吗?有胆,脱下战甲,与我一战!”

  闻,苏白仿佛听到了这世间最好笑的笑话,实在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哪有在战斗中要求对手卸甲一战这么搞笑的说法?

  苏白笑着道:“连我的防御都无法打破。你凭什么让我出手?”

  光头男子怒极,但偏偏无可奈何。

  这时候,又一道笑声传来,是郝为人的笑声。

  先前郝为人便是看到这群人朝苏白围去,但郝为人知道以他们的实力根本伤不到苏白,于是便站在一旁看戏。

  这会儿听到光头男子所说的话,实在忍不住了方才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