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可是,邢修身这话音落下半晌,周围除了风声,松林之中连一丝动静都没有。

  “哼!既然不肯现身,那老夫就亲自请你!”

  “去!”

  此时的他依旧盘膝未动,但是手指之间,那道银色丝线,蓦然绷直,像是钢丝一般向着远处的松林扫去。

  本来看似柔软无比的银色丝线,此时却锋利和坚硬无比,似乎连空气都能切割开,所过之处,居然直接将数棵坚硬无比的松树拦腰切断。

  嗡!

  当银色丝线触碰到某处虚空时,忽然一道淡青色的涟漪荡漾开,似乎有微风吹过,一道青色身影缓缓凝实时,淡笑声也随之传出。

  “邢老鬼,看样子你这么多年躲到国外也不是一无所成嘛,居然能发现我?你这千罡劲倒是已经臻至化境了,居然将罡劲凝炼到这种地步,看来你距离神境也不远了!”

  这句话让若是让其他人听见,定会震惊无比,因为邢修身晋升化境巅峰还不到一年,如今居然距离神境都不远了,这速度,在地球上,已经算是快的惊人了!

  要知道,就算华国天宫的四大尊者,都是停留在化境巅峰多年,还未踏入神境,如今刚刚晋入化境巅峰的邢修身居然能后来者居上,简直不可思议。

  邢修身脸色没有什么变化,看了来人一眼,眼神微微有些诧异。

  “风玉堂,你今天来找老夫,不会就是和老夫叙旧吧?”

  悬崖峭壁边上,一袭青色长袍,长发被一根麻绳系在脑后的风玉堂,装扮的犹如古人一般,单单是站在那里,就给你一种飘逸还在感。

  他面色看起来似乎只有中年人模样,星眉剑目,极为英俊,实打实的老帅哥一个,但是在其眼眸深处,却有着一股沧桑,足以证明他的年龄丝毫不比邢修身小。

  实际上,他的年龄还要比邢修身稍微大一些。

  天宫四大尊者之中,风尊者风玉堂最为潇洒随性,行踪也是最为飘忽不定,见过其真容者,不多。

  若是让人知道,传说中的风尊者,居然如此‘年轻’帅气,恐怕会惊爆一地眼球。

  风玉堂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看着盘膝而坐的邢修身,“几年不见,你脾气倒是见长了不少!怎么,这次回国,有把握对付宫老鬼了?”

  听到宫老鬼三个字的时候,邢修身眉头微不可查一皱,那个老家伙可是半只脚已经踏入神境的变态,自己就算是将千罡劲修至大成,可是对付他还是毫无把握!

  见邢修身不说话,风玉堂嗤笑一声,摇头道:“看来,你是没有把握了!这样的话,我劝你还是赶紧麻溜的回你的龙堂比较好,华国可不是你们这些人能撒野的地方!”

  闻,面色一直没有什么变化的邢修身脸色第一次变得冷冽起来。

  “你这是在威胁老夫吗?”

  “是!”

  风玉堂承认的爽快无比。

  片刻的沉默。

  邢修身嘴角慢慢掀起一抹冰冷笑意:“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了!”

  说话的同时,他蓦然起身。

  轰!

  这一刻,强大无比的气势轰然从他干瘦的身上爆发,他周身的气劲强大的如同实质一般,席卷而上,直接在其头顶形成一道巨大气旋。

  “罡劲质化!”

  风玉堂眼神此刻蓦然变得凝重无比,脸上露出一抹震惊:“你居然做到了这一步!看来,你距离神境真的不远了!”

  所谓神境,其一是精神力强大无比,锻造神魂。其二就是将体内劲气压缩凝练,达到质变,形成真元一般的更高等级的能量。

  只有这两者一起做的,才能晋级神境。

  苏白在沧溟先生洞府遇到的伪神境,恐怕也只是比如今的邢修身强不太多。

  只有那位童子身的大长老钟离,与之交手,胜负或许也难说。

  他们两人,一人精神力强的,一人对自身罡劲的压缩和掌控达到了,距离神境也都只有一步之遥,可以算是地球上的顶级高手了!

  “哼!风玉堂,九年前老夫与你交手,败你半招,如今让我看看你有没有什么长进!”

  “千罡大手印!”

  邢修身这一刻战意高昂,一步迈出时,如同移形换影,刹那出现在半空之上,蓦然一掌对着风玉堂拍落。

  一个洁白如玉的掌印,在半空陡然成型,如同实质一般,呼啸而过,刹那落向风玉堂的面门。

  面对这一掌,风玉堂也不敢怠慢,面色肃穆,手指如同拨动琴弦一般,在半空中划动。

  “风刃!”

  唰唰唰!

  数道青色风刃,刹那出现,眨眼间切割在那掌印之上。

  嗤嗤!

  犹如金铁交鸣,刺耳的摩擦声传出,那锋利无比风刃切入银色掌印中,却如同遇到钢铁一般,根本难以将其完全切割开!

  一瞬间,风玉堂脸色猛变。

  这邢老鬼的千罡劲居然强到这种地步,居然连自己的风刃都难以切割开?

  一念及此,他瞬息后退。

  “想退?晚了!”

  一声冷笑传来时,邢修身的身体如同炮弹一般,瞬息撕裂空气,向着他一拳轰出。

  “破!”

  轰!

  空气炸裂,强大气浪席卷而出,连高空的云层都直接被震碎,周围的松林,刹那如同被压过一般,一片狼藉。

  砰!

  风玉堂的身体如同泡沫一般,被一拳轰出碎末,但是却没有丝毫血肉飞出,眨眼间消失不见。

  邢修身似乎对此并未有太多惊讶,只是冷笑更甚:“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只会一直逃跑!”

  不远处,风玉堂的身影缓缓浮现,只是脸色微微有些苍白,淡淡一笑:“既然你想尝试我的手段,那我就让你如愿好了!”

  他衣袍鼓荡间,眼眸中一片青芒流动,身体一动,刹那拉出一连串残影,瞬息将邢修身包围。

  所有的风玉堂同时缓缓举起右手,一抹青色凌厉气息流转,而后蓦然斩落。

  “残影---风杀!”

  凛冽至极的气息刺的邢修身脸色微变,感受到周围所有残影都散发出的强大气息后,他眼神微缩。

  分辨不出本体吗?

  看来,这风玉堂这些年倒是也不是一丝长进都没有。

  不过想要对付自己,这些可还不够!

  一念及此,他冷笑一声,身上的气势终于毫无保留,彻底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