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350章 杀人!

第350章 杀人!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声未至,烈日雷霆般的拳头,瞬息已经砸向吴姓老者面门!

  这一刻,吴姓老者脸上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淡然和高傲,剩余的全是惊骇!

  前所未有的危机之间,他低吼的同时,老脸上闪过一丝不正常的血红,衣袍陡然鼓荡,左臂快到极致,轰然抬起和苏白的拳头撞在一起!

  砰---咔嚓!

  两道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老者闷哼一声,他的左臂在接触到苏白拳头的瞬间,就脆弱的如同纸糊的一般,直接化作一片血雾,轰然爆开!

  而他的身体,像是被一辆重型卡车撞到,轰然向着后方飞出足足五六米才砸落在大厅的墙壁上。

  下一刻。

  整个大厅内静的落针可闻!

  特别是白泽文,脸上满是震惊和难以置信---吴姓老者的实力,他是知道的,早就已经是化境后期的大宗师了,就算是距离化境巅峰也是一线之隔,比之南宫艮都要强上一些!

  这等高手,就算是京城白家,也是供奉级人物,如今却被苏白两拳打成重伤?

  这怎么可能?!

  难道,这个苏家弃子,已经恐怖到这般地步?

  一瞬间,他想到了沧溟仙人的洞府---再看向苏白时,他的眼神已经变得奇异起来,看来这苏白,在沧溟仙人的洞府内,获得的造化可不小啊!

  就是不知道非烟冒了这么大险,有什么收获?

  白泽文思绪转动间,忽然皱起眉头,看向苏白,沉声道:“苏白,非烟呢?”

  苏白皱眉打量了他一眼,“你是?”

  他年幼之时虽然在京城生活过一段,但是却并未见过这位白家家主,自然也不认得他。

  “呵呵,小白,这位可是京城白家的家主白泽文,你恐怕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白家主吧?只不过,这种见面场景,白家主似乎和白家主预想的不一样!”

  薛平海笑着出来解释了一句,随即后后半句却是冷笑的看着白泽文说的,语里的冰冷不而喻。

  “白家?”

  苏白皱眉看了白泽文一眼,脸色没有丝毫变化。

  就算是白家又如何?

  既然惹到了他苏白,那就要付出代价!

  “白小姐在机场已经和我分开,你们要找人,也不该到这里来找!”

  白泽文没有微皱,非烟已经回去了吗?不过,为何没有和我联系?

  没有理会白泽文,苏白转身看着靠在强边,剧烈喘息的吴姓老者:“你还有什么手段,赶紧使出来,否者就没有机会了!”

  吴姓老者察觉到苏白身上的杀意,瞳孔剧烈紧缩:“你---想如何?”

  苏白冷哼一声,根本懒得和他废话,眼神一凛,一指点出。

  “我想---杀你!”

  话音未落,一道青色雷电手指,蓦然点出。

  这手指如同实质,看起来极为凝实,青色光晕流转间,散发着一股锋利无比的气息。

  下一秒。

  手指如同瞬移一般,直接落在老者的眉心。

  老者双目圆瞪,惊骇欲绝:“苏白小儿,你怎么敢?”

  巨大的生死危机间,老者根本来不及思考,一掌猛然拍落在胸前。

  “噗---”

  一道血雾出现时,赫然化作一柄血色短剑,无声划破虚空,落在苏白的心口。

  “既然你想杀老夫,那老夫也让你活不了!”

  老者面色狰狞,整个人似乎都干瘦起来,只是双目之中,疯狂之色浓郁到极致。

  噗---

  仿佛蛋壳被戳破,一声清脆的声响响起时,老者的眉心的赫然浮现出一个黑洞。

  殷红的鲜血流出,在他狰狞疯狂的面颊上,更显恐怖。

  可作为一个化境后期大宗师,他的防御和生命力极为顽强,就算是已经重伤,此时也没有彻底死亡,而是死死盯着苏白,似乎要看着他身死一般!

  可下一刻,让让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了。

  他以精血和残存精神之力所化的血剑,在碰触到苏白胸前的白衣时,如同碰到一层水波之上,水波荡漾间,苏白胸前的白衣居然溅起一层青色雷光。

  雷光翻涌,眨眼间覆盖在血色短剑上,短剑嗡鸣时,却难以在前进丝毫。

  苏白淡淡一笑,吐出一个字。

  “爆!”

  砰!

  一声爆裂之声响起,青色雷光爆裂开来,其内的血色短剑,直接被霸道的雷光磨灭殆尽!

  这---这不可能!

  吴姓老者面色狰狞到极致,似乎在无声嘶吼,瞳孔中全是不甘和难以置信以及怨恨。

  紧接着,所有情绪色彩,如同潮水一般褪去,生机也消失殆尽,直接砸落在地板上,没了声息。

  两拳一指,化境后期的大宗师身死!

  沧溟洞府一行,时间虽然不长,但是苏白的实力,却比之前,强了不止一成!

  此刻的他,距离神通后期,已然只剩半步,只要稍加闭关,就可以一跃迈出神通后期,到时手裂神境,又未尝不可。

  吴姓老者死了!

  白泽文彻底愣了!

  他做梦也想不到,贴身保护了他这么多年的吴老,居然会死!

  而且死的这么突然,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薛平海和薛忠以及薛家几人,都是第一次见苏白杀人,几个女家眷,看向苏白时,眼神有些畏惧。

  就连薛忠和薛平海脸色也有些变化,却没有说话。

  若是这吴姓老者没有觊觎雷猿,没有将卓天虎伤的如此之重,或许苏白也不会下杀手!

  只能说,他真的不了解苏白的凶残。

  “你---你---你怎么敢杀吴老?”

  白泽文知道此时,还不敢相信,苏白杀了吴姓老者。

  “他伤我弟子,夺我灵兽,我为何不能杀他?”

  苏白嗤笑一声,冷眼看着他:“你们都打上门来了,难道还想让我们呆站着挨打不成?”

  “我们此次前来并非是找你麻烦,此前之事,也是误会!没想到你居然连给我们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击杀吴老!”白泽文怒发冲冠,眼神阴冷的看着苏白,一字一顿道:“你知不知这么做会招惹到什么后果?”

  苏白玩味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什么后果?”

  白泽文死死盯着他,咬牙道:“你这是再向我白家开战---”

  “开战?”

  苏白却淡淡一笑,浑然没有在意的样子,淡淡道:“你们白家若是想战,我随时奉陪!”

  “还有,不管你今日来做什么,这里都不欢迎你!”

  “若不是看在白非烟的面子上,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安然站在这里?”

  看到苏白眼中杀意一闪而逝,看的白泽文心中猛然一颤,只觉得仿佛被远古凶兽盯上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