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347章 拒绝

第347章 拒绝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唉---”

  一声似有似无的叹息声传来。

  忽然间,施行伯身上一道恐怖的气息陡然升起。

  “让你送个信而已,居然还需要老夫为你收摊子,真是废物!”

  声音传出的刹那,施行伯的脸色瞬间变得激动无比。

  “邢长老---救命啊!这小子要杀我!”

  一道银色光团蓦然从他身上飞出,刹那化作一道模糊的身影,双手挥动,刹那接住那道斩落的青色气刃。

  哗---

  青色气刃本锋利无比,可是落在他虚幻的手中,却如同石如泥潭,没有掀起半点波澜,直接化作虚无消散。

  当然,他虚幻的身影此时也变得更加虚幻起来。

  做完这一切,这道身影却看都未看地上的施行伯,而是看向苏白。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你倒是让老夫大开眼界了!老夫以为你会死在沧溟仙人洞府,没想到你居然能全身而退,看来沧溟仙人的传承,已经落在你手里了!”

  苏白脸色没有什么变化,像是已经知晓此幕会出现一般,皱眉道:“你就是邢修身?”

  “是!”

  那道身影没有否认的意思,淡淡一笑,道:“你很有胆色,这么多年,敢这么和老夫说话的人不多了,算起来你是一个!”

  “若不是你杀我血亲,斩我爱徒,我倒是可以考虑收你为徒,可惜---”

  “收我为徒?”苏白嗤笑一声,淡漠道:“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莫说是你,就是那沧溟剑仙复生,他又岂敢说收我为徒?”

  身影深深看了苏白一眼,轻笑一声:“你果然很狂妄!不过,老夫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天才也不算的什么!”

  “三日后,老夫会在茗山之巅的落雪顶等你,你若是不来,我杀尽你至亲之人!”

  苏白眼中杀机暴涌,还未说话,却见那道身影蓦然化作消散在天地直接。

  “给我回来!”

  苏白身上青光暴涌,手印变幻间,那已经消失的邢修身身影,居然再次凝聚。

  他眼中的茫然之色一闪而逝,再次看到苏白时,眼神微变。

  “我这人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三日之后,我必杀你!”

  “现在,你可以滚了!”

  “你---”

  “滚!”

  ‘滚’字落下,如同煌煌天雷,邢修身的这缕神念根本来不及说话,直接被一股庞大无比的神认识之力碾压成飞灰。

  做完这一切,苏白看向地下的装死的施行伯,“回去告诉所有的龙堂之人,若是有人敢伤害我亲人朋友一根汗毛,我定将你们连根拔起,杀的片甲不留!”

  说完,直接大步离去。

  连经纶看着地上满脸恍惚的施行伯,冷笑补充道:“你可千万不要以为师尊是在开玩笑,缅国巫神教因为得罪师尊,如今已经被连根斩灭,你若不信,自可打听!”

  说完,不再管地上惊骇呆滞的施行伯,连忙向着苏白跟去。

  施行伯还未从之前死里逃生的兴奋中回过神,却被连经纶的话语震的头脑轰鸣。

  缅国第一大教,巫神教---被苏白覆灭了?

  据他所知,巫神教背后可是有神境存在的,难道说连神境都不是苏白的对手?

  他下意识吞咽一口口水,心中的后怕无以加复,若是刚刚连经纶的话语是真的,那龙堂对苏白的态度,或许真的要重新考虑了!

  想到这里,他连忙起身,迅速消失在密林之中。

  ..............................

  与此同时。

  薛家,气氛变得越发压抑。

  苏白到现在还是联系不上,就连白非烟和连经纶等人也是没有任何消息。

  其实这也不能怪苏白几人,他们在进入沧溟剑仙洞府之后,遭遇了几次危机,身上的通讯设备早就被打成了碎片,而且他们急着赶回金陵,没有购买新的通讯设备,所以一直处于失联状态。

  病床之上,苏青瑶的情况变得越来越不稳定,以肉眼可见,眉心的黑气变得越发凝实,而此时卓天虎却依旧没有恢复。

  薛平海脸色阴沉,“让人去请天宫的陈长老,请到了吗?”

  薛忠沉声道:“如龙和唐公子两人已经亲自去了,应该快了!”

  薛平海看了脸色越发苍白的苏青瑶,脸上露出一抹果断。

  “不能再等了!”

  话音未落,径直向着楼下大厅走去。

  “请先生出手救命!”

  没有丝毫客套,薛平海径直走到白泽文身后的老者面前,躬身拜道。

  老者眉头微挑,却并未说话,而是看向身旁端坐的白泽文。

  白泽文眉头微微一挑,随即笑道:“薛老这是何意?”

  薛平海没有时间和他虚套,直接说道:“白家主,我薛家的事情想必你也已经知晓,如今我青瑶丫头危在旦夕,还请白家主仗义援手,此恩,我薛家定不会忘记!”

  白泽文脸上露出一抹思索之色,却摇头叹息一声,道:“薛老,不是我们不愿出手,您要知晓,青瑶侄女中的可是隐杀老祖晏几道的血杀诅咒,就算是我们想要帮忙,恐怕也是无能为力---”

  薛平海起身,眼神忽然变得平静似海:“这么说,白家主是不愿出手了?”

  白泽文皱了皱眉,“不是我们不愿---”

  “老夫只是问你肯不肯出手!”

  “恕在下无能为力!”

  薛平海老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讥讽笑意,摇头道:“白家主果然是够‘明哲保身’的---”

  白泽文面色微冷,“薛老这话是什么意思?”

  薛平海面色平静:“没什么意思。如今薛家因为小白的缘故,恐怕早就是一部分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了,白家主不愿因为一个小小薛家的人情而得罪其他势力,老夫明白的很!”

  白泽文淡淡一笑,只是笑容里已经变得冰冷,“薛老倒是看的透彻!”

  “如今的薛家看似风光无限,却实则是四面楚歌,一旦那苏白出了差池,整个薛家都会跟着陪葬!薛老,看在这么多年情分的面子上,泽文提醒您一句,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薛平海脸上的冷色一闪而逝,淡淡一笑,道:“老夫如何做事,还轮不到你一个晚辈来指点!既然白家主不愿帮忙,那就不要在这里碍事了----薛忠,送客!”

  “是!”

  薛忠面无表情的走上来,“白家主,请吧!”

  白泽文满脸玩味的看了两人一眼,脸上露出一抹冷笑:“若是,我不愿意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