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320章 守护剑意

第320章 守护剑意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红袍老者说着蓦然摊开双手,周围的漫天血气像是摧枯拉朽一般,化成了无数锥子形,轰然向着苏白等人狂射而来!

  一股毁灭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连经纶眼中的瞳孔更是骤然收缩,那种血液凝固无法动弹的感觉再次席卷全身。

  与此同时,那种前所未有的生死危机之感,疯狂冲击着他的脑海。

  似乎是面对着这血气,所带来的危机之感,比较刚才在面对那无尽剑气时的危机感还要强烈许多。

  剑气威力虽然强,但他们还有躲避的可能,但是现在只能在原地站着等死这种感觉,实在让人压抑。

  南宫艮在第一次面对此招式的时候,便有一种头皮发麻之感。

  此刻在第二次面对比之前还要强大的血气威力时,只感觉浑身寒毛倒竖。

  苏白闭上双眼,神色淡漠无比,一股强大无比的剑意从他身上散发而出时,他将手中的长剑缓缓抡圆,立刻有无数的残影随之出现。

  “剑势---万剑朝宗!”

  苏白沉喝一声,在天空中立刻有无尽的雷剑轰然落下,随着他一剑指出之后,无数的青色雷剑,轰然向着那漫天的血气而去!

  “彭!”

  两者相碰在一起之后,立刻发出了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响。

  但是双方在相互碰撞之下却是势均力敌,丝毫没有被破的迹象。

  “给我破!”

  苏白身上气势再次爆发,一股冲而且的强大雷光,如同撕裂苍穹的长剑,轰然爆裂。

  “雕虫小技!”

  在血气之势有所缓顿之,红袍老者眼神微凛,但是看向苏白时,却没有惧怕之色。

  在他看来,就算是苏白再逆天,还能逆伐神境不成?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漫天的血气赫然再次凝化成了一把血剑!

  这一次的血剑带着疯狂的嗜血之意,让苏白等人均有一种血液被抽干之感。

  嗡!

  血剑一震,直接在虚空中划过一道星痕般的长河,刹那留下一道妖异的血光冲向空中的雷电长剑!

  “轰!”

  在这一冲之下那雷电长剑,居然发出一阵嗤嗤之声,居然快速被其侵蚀起来,眨眼的功夫其上的雷电之芒,居然变得暗淡无比。

  苏白见此,眉头顿时猛然一挑。

  这血剑,居然能腐蚀他的天雷之力?

  苏白眼神冰冷,深吸口气,却没有丝毫胆怯,气势缓缓攀升时,看着飞速斩落而来的血色长剑,眼中有着一抹浓郁的青光缓缓凝聚---

  远处看来,如今的苏白却是被血色长剑笼罩,似乎难以动弹,下一秒就要被斩落剑下。

  “师尊!”连经纶脸色大变。

  “小心!”

  伴随着一声娇喝,白非烟眼中涌出一抹狠辣,瞬息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在手腕上的珠子上。

  “戾!”

  一声刺耳至极的鸣叫升起时,一个巨大无比的血色凤凰蓦然幻化,血凤眼眸之中疯狂无比,刹那挡在苏白身前,和那巨大无比的血色长剑撞击在一起。

  “砰!”

  “啾---”

  伴随着一声泣血哀鸣,血凤身躯猛然一晃,刹那变得虚幻至极。

  而血袍老者此刻蓦然大怒。

  “好好好---老夫本不想这么快杀你,没想到你居然上了送死!”

  “既然你这么急着找死,那老夫就送你上路!”

  “噬灵血剑!”

  “嗡嗡嗡---”

  空间剧烈颤抖,在其眉心,一道微弱的血色光印刹那飞出,一瞬间如同瞬移,直接出现在血色长剑上。

  本来被血凤挡住的血色之剑,这一刻剑气陡然冲天,无数血色密纹,在剑体游走,似乎只是看一眼就让人全身血液脱体!

  “破!”

  咔嚓---

  似乎有无声的破裂声传来,虚幻的血凤哀鸣一声,刹那化作一道微弱的红芒回到白非烟的身上。

  白非烟脸色一瞬惨白到极致,一大口鲜血喷出,刹那昏厥,气息衰弱到微不可查。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苏白实在没想到白非烟居然会抢在自己身前出手,一时间居然有些恍惚。

  “啧啧,居然没死?不过,这样也好,待会老夫亲自吸了她的精血,白凤传人的精血,老夫可还没尝过呢!”

  “白丫头!”

  南宫艮心痛心无比,老脸上全是悲痛,一瞬间晃到白非烟身前,用劲气护住她心脉。

  他没有想到,白非烟居然会这么贸然出手!

  在心如刀绞之时,对于红袍老者的恨意也依然滔天。

  “老夫和你拼了!”

  南宫艮红着眼嘶吼道。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完成施展出法术,却只见红袍老者冷哼一声,反手一拍落在掌印之下。

  “不自量力,你个老家伙,我对你的血可不感兴趣,你在不知所谓,我让你第一个死!”

  红袍老者满脸讥讽。

  苏白沉默。

  他呆呆看着面前的白非烟,眼神中有着一抹复杂凝聚。

  这白非烟到底是为了什么?

  实力?

  地位?

  还是长生?

  她求的传承还未得到,如今却贸然出手,被伤成这样,似乎完全不符合她平日的精明。

  或许,她以为自己面对神境高手,真的无能为力了?

  无论如何,她也是因为救自己受伤。

  想到这里,苏白沉默中缓缓抬头。

  此时的他,眼眸中没有丝毫温度,看向半空中的血袍老者,杀意浓郁到如同实质。

  “你---该死!”

  他这话语未落,脚下蓦然一踏,周围立刻有无尽的雷霆之力,成为一个气旋般回绕在他的身前。

  在他眉心,一道模糊的闪电印记,这一刻缓缓凝实。

  双眸之中,青色的闪电凝聚这恐怖符文,身上的青光冲天而起,直接贯穿天地,似乎能把这方空间都撕裂。

  “这---”

  血袍老者瞳孔刹那紧缩,身为神境强者的他,这一刻居然在苏白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生死危机!

  这怎么可能?!

  一个化境之人,就算是在妖孽,难道能逆行屠神?

  而就在他心神震动时,那斜插在山峰之上的长剑,竟然发出了一声嗡鸣之音,似乎在和苏白狂暴无比的气势进行着回应一样。

  紧接着。

  似乎福至心灵,苏白虚空一握,那把巨大无比的长剑,发出一声惊天嗡鸣,刹那化作一道流光,落在苏白手中,化作一道长逾一米的古朴石剑!

  紧接着那山峰,发出了轰隆隆的声响似欲塌陷一般。

  “哈哈哈----这么多年,终于有人能够触动吾之守护剑意的本质了吗?所谓守护,就是有自己在乎的东西,为了这些东西,可战天地,可斩神魔,以杀止杀,以杀为守,这就是老夫的剑意!”

  与此同时,虚空中,一个如同黄钟大吕的声音蓦然回荡。

  “今日,就用你手中的沧溟剑,用老夫的传承之力,去守护你想守护的人和这个世界吧!”

  随着这个声音的再次落下,一抹幽芒从剑中快若闪动,刹那融入苏白眉心。

  其中一股强大的剑意,也悄然融入苏白身上,让他气势再强几分!

  随着剑气的疯狂涌入,苏白闭上了双眼,默默的感受着这一切,然后在他的身上立刻有无数的暗金色气旋环绕。

  连经纶和重伤的南宫艮看到此幕之后,眼中均是露出了惊喜之色。

  沧溟剑仙的传承!

  这近百年来,最后一位绝世剑仙的传承,今日被苏白拿到了!

  虽然他知道苏白来历神秘,可他并不认为苏白能和沧溟剑仙相比,毕竟后者的名气实在太大了。

  而看到这一幕,红袍老者并未急着动手,而是双眸闪动这血芒,遥遥看着苏白,嘴角掀起一抹诡异笑意。

  “没想到,这小子还真是给了老夫一个惊喜---倒是省了我一番心辛苦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