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294章 斩杀!

第294章 斩杀!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晏几道神色惊恐,脸色惨白的如同纸张,死死盯着苏白,此时内心已经完全乱了方寸,哪里还有一丝化境巅峰老祖的样子?

  他实在是不明白,自己招惹到了一个怎样的妖孽存在。

  若他那时候知道对方在施展搜魂之术,或许就会直接断了命魂!

  他知道,一旦对方搜寻完他的记忆后,那么他便没有丝毫的利用价值,只能被无情斩杀。

  对方一定也是算准这一点,所以之前才故意用话语诱导,让他觉得对方只是在折磨自己。

  这份心智与修为,怎能让他不惊?

  “若有来生,我一定不会再去招惹这样的人……”

  晏几道嘴角处露出了一抹惨笑,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最后临终的最后一句话,居然是在忏悔得罪错了人!

  “到地狱里忏悔去吧!”

  苏白目光一冷,如同捏碎一只蚂蚁般,将晏几道的魂魄捏成了碎末,瞬息消失在天地之间。

  一代纵横华国几十年,令无数人闻风丧胆的隐杀组织老祖,就此陨灭。

  ……

  “彭。”

  满山密林之中,有一处看起来极为隐秘的小村落。

  此处正是隐杀组织华国总部秘密据点。

  最高的祭祀塔楼内,供奉着无数排位,此时那个放在最顶端的命牌先是从中间开始,毫无征兆的出现了一道裂痕,紧接着发出了一声脆响。

  咔嚓!

  这一声脆响,几乎瞬间震动了隐杀族中所有的人!

  “老祖仙逝了?!”

  一个脸上有一条长长刀疤的中年男子,此时正在和巨剑门前来的一个使者,商议阙奎之死一事,却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老祖的命牌居然也碎了!

  “这……”

  中年男子眼中满是震惊之色,似乎不敢相信这个消息是真的一般。

  “老祖可是有血巫分身之术的,即便遇到神境强者,也可利用分身之术,回到隐杀之中!”

  “而如今,为什么我们连老祖的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他就已然驾鹤西去了?”

  “以老祖的实力,这华国神境不出,谁能杀的了他?”

  中年男子这一刻,震惊的到了呆滞,到此时还难以置信眼前的一幕。

  来自巨剑门的使者,同样也是眼露震惊之色,他们在前不久,得知了阙奎的死讯,便在商议过后,派出使者,前来调查阙奎死因。

  却没想到,在这里又得到了另一个强者所仙逝的消息。

  “据我们巨剑门调查,我们的师叔祖临终前,是和隐杀的一人一起去执行一项任务,如今你们的老祖也在此不久后丧命……”

  巨剑门使者,说到这里话语一顿,似乎联想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面色骤然变得凝重无比,道:“莫非,这其中有什么关联不成?”

  “若你之前所说没错的话,那么这一切很可能,怕是都和那沧溟剑仙的洞府地图有关!”

  中年男子也渐渐的从老祖的死讯中,平复了些许,在冷静下来之后,目光一凛,遥遥的望向天际的鱼肚白缓缓道。

  ……

  与此同时,苏白在做完这一切后,心中却没有放松丝毫,面色依旧是凝重无比。

  因为,他在搜寻晏几道记忆的时候,虽然有了一个意外的收获,但却并没有找到诅咒的解决之法……

  上古巫门诅咒之术,极为诡异,这晏几道虽然传承巫门之术不多,但是这诅咒之术却是传承极为完整,按照他记忆之中,此术一经施展,根本就难以再逆转,除非有大神通者为中术者强塑神魂!

  想到这里,苏白不再多想,现在还不是去整理其他思绪的时候。

  苏白在将晏几道的魂魄捏碎之后,目光一凝,冷冷的看向了站在一旁呆若木鸡的上官弘!

  上官弘已经陷入深深的震惊与恐惧之中,一时之间,根本无法自拔。

  可以说,他有生以来,从未见过如此妖孽!

  无论是他用尽了手段,居然都没伤到对方分毫,就连老祖的神念都无法奈何对方,这让他真是震惊恐惧到了极点。

  想起接下神境老祖命令时,自己心中的轻松与孤傲,他忽然觉得一阵好笑。

  怎么就觉得能够拿到沧溟令牌的人,会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泛泛之辈?

  “我输了,我不应该拦你,令牌一事,我天师道绝不会在过问。”

  上官弘楞在原地片刻后,最终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萎靡不振道。

  “哦?你觉得这件事,你一句话就能揭过?”

  苏白似笑非笑的望着上官弘,眼中的杀意依旧未减分毫。

  刚才,若非是上官弘出手阻拦,觊觎他手中的令牌再三阻挠,他早就将晏几道血刃当场。

  如今,要打的是他,不打的也是他,哪有这样的道理?

  “你---你要干什么?我之前并不知道晏几道与你有什么过节,我也只是奉命行事,况且有老祖警告在先,你不能杀我!”

  上官弘在察觉到苏白的目光不善后,立刻警觉了起来,当初一代大师的风范,早已荡然无存。

  “若没那警告,我或许还思量一二,不会杀你,可是现在么……”

  苏白嘴角一勾,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在听到天师道老祖的最后一句话时,苏白便觉得有些古怪。

  因为以他的身份和地位,断不应该说出向晚辈求饶的那种话。

  如果,再联合对方只是神念到此,本尊而并未出现的话,那就说明,他的本尊,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到场!

  甚至,还可以说明,在短时间内,天师道的老祖都有可能无法抽身!

  自己杀了他,那神境老祖也是徒然。

  不过,就算是那神境老者亲身降临,苏白又有何惧?

  “你!”

  望着苏白欲又止的样子,上官弘明白,对方一定是看出来了一些端倪。

  不过,他却万万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有如此惊人的判断力!

  有此可见,此人的心智,早已近妖!

  对方能够有这样的修为和造化,也绝非是偶然!

  “既然如此,要怎么做你才能够放过我?”

  上官弘见对方没有刻意点破,其用意他也是心知肚明,觉得苏白一定是害怕被有心之人听了去,得到了消息。

  所以,对于对方点到即止的这一点,上官弘敏锐的察觉出来,对方一定是有所要求。

  “那就看你能拿出什么换你性命了!”

  苏白目光一凛,淡淡道。

  上官宏脸色微变,脸色有些肉疼,从怀里拿出一张紫金色符箓。

  上面正书‘离火’二字。

  苏白神识扫过,眼神微动,一股内敛到极致的的恐怖离火之力蕴藏,居然让他神识都感到了灼热。

  对于这符篆之力,他颇感兴趣,若是今日,苏青瑶身上有这样的法器防身,也不至于伤成这样。

  这符箓虽然威力有限,但是对苏青瑶来说,再配合她身上的护身玉符防身足够了。

  苏白伸手虚空一抓,眼中的杀意却是仍未退却,淡淡道:“这一个,可不够保你性命。”

  “你---我真的只有这一个了!”

  上官弘呼吸急促,声音嘶哑吼道。

  “噌!”

  苏白面色不变,却是不给他解释的机会,天雷法剑蓦然出现在他手中!

  上官宏脸色彻底大变。

  “等一下---我知道---知道解除你姐姐诅咒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