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只是瞬息,苏青瑶身上的气息就瞬间衰弱到几乎难以察觉的地步,而在她脸颊之上,那道本来虚幻的狰狞鬼脸,这一刻却变得凝实无比,眨眼的功夫化作一道血色竖印烙印在她眉心。

  苏白脸色阴沉,神识如潮水一般涌出,刹那向着苏青瑶的眉心涌去。

  他能感觉到这血印极为诡异,像极了修真大世界中上古巫门的诅咒之术,这等秘术,极为难缠和歹毒,除非以绝强的神通强行抹除,否则就要配合专门的解咒法门,否则只有等死!

  哗!

  此刻的苏青瑶意识已经陷入昏迷,没有丝毫抵抗的能力,苏白的神识瞬息进入她眉心命宫。

  轰!

  一片迷蒙之中,猛然一道刺目的血芒轰然爆发,眨眼在苏白神念面前化作一道模糊的身影,隐隐可见正是晏几道的模样。

  作为如今血巫门硕果仅存的化境巅峰长老,又是华国隐杀组织的老祖,晏几道保命手段极多,如今就算是在苏白面前,也一样逃遁。

  只不过,代价就是只能以神魂方式存在,若是不能及时找到合适的肉身,他最多坚持半盏茶的功夫就会神魂湮灭,永世不得超生!

  这也是他施展禁制之术的代价!

  按照道理来说,神魂出窍,是神境高手才有的神通手段。

  不过,晏几道的修为本就已经接近神境,神魂虽然还未凝聚化形,但是却也达到了化境顶峰,如此借助巫门秘术才能施展这般逃命手段。

  只不过代价就是修为丧失大半,而且还要承担永世湮灭的可能。

  不过,他算准了苏白的软肋,知道最担心的人就是苏青瑶,所以最后看似玉石俱焚的一招,却只是幌子,实则是向苏白身后的苏青瑶下咒!

  巫之一脉的诅咒之术极为诡异,就算是苏白也没有察觉到异常,等到他发现事情不对的时候,苏青瑶已经中招了。

  血色虚影怪笑一声,开口的同时,声音在苏白心底响起。

  “苏白,你真是让老夫大吃一惊!居然逼的老夫动用最后的禁忌手段,你很好!”

  说到这里,他声音里有着浓郁的怨毒之意,想必对苏白已经恨到了骨子里。

  “就算你再妖孽,堪比神境在世,但是终究不是神境,还是有弱点!如你所见,我在你姐姐身上下了一个诅咒,名叫‘血魂诅咒’。这个诅咒,乃是我血巫门最古老的咒法之一,乃是无解之咒。”

  “你不用白费力气去解除它。只要知道,中咒者,诅咒之力会侵入她神魂命宫,意识昏迷,诅咒之力会逐渐吞噬湮灭她的精神和魂魄,最多七天的时间,这位美丽的苏小姐就会因为因为诅咒之力彻底爆发而魂飞魄散!”

  “你让老夫失去晋升神境的机会,神魂重创,我就杀你至亲之人,我倒要看看你苏白会如何,哈哈---”

  这一刻,苏青瑶的命宫之中,晏几道的血色虚影神色狰狞到极致,疯狂大笑,似乎在等待这苏白疯狂。

  可是,苏白情绪却没有什么波动,无形的神识之力刹那化作一道长刀,蓦然斩落。

  “给我滚!”

  咔嚓!

  一声精神层面的响声落下,血影带着满脸冷笑,瞬间爆裂,散为无形。

  哗!

  无形的神识之力如潮水般退回苏白的眉心。

  不远处,断了一臂的段雨人脸色复杂,看了地上的苏青瑶一眼,再看看苏白,却没有说话。

  以他实力,自然能够察觉到苏青瑶的情况,精神力几乎寂灭,就算是肉身还活着,那也是活死人了!

  “隐杀、晏几道---”

  苏白眼瞳之中,两团雷电之芒剧烈跳动。

  澎湃的杀气在他周身凝聚,让周围地面上都显出了冰霜。

  苏白觉醒记忆这段时间,从未像今天这样想杀人。

  上一次动过杀念,还是将少峰等人试图绑架苏青瑶威胁他。

  苏青瑶是苏白的逆鳞,苏白哪怕斩碎星辰,屠灭星河,也绝不会放过。

  “呼。”

  苏白面无表情,缓缓伸出一只手。

  无形的法力涌出,一道虚幻的血影,瞬间在他手中凝聚。

  正是苏青瑶命宫之中那道晏几道的身影。

  此时的晏几道虚幻脸庞中涌出一抹疑惑,很快看到苏白面无表情脸庞时神色惊恐无比。

  “嘭。”

  一团青色闪电,从苏白掌中射出,将晏几道这缕分神包裹在其中。

  “晏几道!”

  “我苏白以天地立誓,上穷碧落下黄泉,哪怕追到宇宙的尽头,定要斩你,天地大道,以为证鉴----杀!”

  最后一个杀字落下。

  夜幕之中,忽然凭空炸响一声惊雷。

  天空中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杀意凝聚,天地交感,茫茫黑夜之中,一个巨大的杀字凭空浮现,瞬息消失在天际尽头。

  而一旁的段雨人看到这里,神色惊骇到极致。

  这等引动天地大道认同的手段,他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他神色凝重的看着苏白时,内心忽然对晏几道起了一丝怜悯。

  这晏老鬼这次恐怕真的踢到铁板了!

  死定了!

  与此同时。

  茗山脚下。

  遥遥看到山中血芒和雷电的众人,纷纷低声惊呼,连忙拿出手机和摄像仪器拍摄。

  段青书和一众身着迷彩制服的队友靠坐在一辆军用吉普车上,感受到那股惊天杀意时,神色猛然一变,却没有动作。

  而之前还在的苏承,此时已经消失不见。

  不过没有人注意到,马路边上此时多了一个身材消瘦的年轻人,年轻人脸色惨白,带着鸭舌帽,瞳孔之中闪动着微弱的血芒,眼神阴翳无比的看着山间,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苏白啊苏白,你终究还是太嫩了些!想要杀老夫,你还不够资格!”

  “不过我不得不承认你确实是够妖孽,居然逼的老夫用尽手段,提早动用了‘血巫分身’,只是可惜了我这弟子,不过能被老夫选中做我的分身,算是他的荣幸了!”

  “今日之仇,老夫记住了,来日老夫必杀你!”

  说完,他深深看了一眼茗山深处,正欲转身离去,却见天际之处,一道血芒快若闪电,刹那向着他印来!

  “这是什么?”

  晏几道内心惊骇,可还未反应过来,那道血芒刹那就印在其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