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28章 雷来!

第28章 雷来!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苏白眉头一皱,转头向着门口看去,正看到一个身着裁剪得体白色西服的短发青年匆匆进来,在其身后,还跟着一个神色倨傲的灰袍老者,看到灰袍老者时,苏白眼神忽然涌出一抹异色。

  这灰袍老者身上居然有类似真元的波动,虽然质量没办法和他的相比,但是比所谓的内劲要凝练不少,甚至比夏浅语体内的真气质量还要更胜一筹,不过就是量太少,大概在凝气中期。

  看到短发青年的瞬间,胡静脸色顿顿时涨红,连求救:“唐少,救救我!”

  短发青年深深看了苏白一眼,眼睛微眯,道:“在下江州唐家唐秋白,是这家马术俱乐部的主人,不知道我这些手下怎么惹到了小兄弟?”以他的目力,自然能看出苏白是个武者,要不然他就直接让人动手了,也不会如此客气!

  当他看到躺在沙发上昏迷的武天豪时,他瞳孔下意识一缩,连武天豪都被打倒了?

  此时,他对苏白的重视再加重了几分,微微躬身道:“不管之前我这些手下哪里惹到小兄弟,秋白都替他们道歉,还请小兄弟给我唐秋白一个面子,饶她们一马!”

  苏白脸色依旧没有什么变化,淡淡道:“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

  “.......”唐秋白脸色一滞,不知道如何接话。平日,不管什么事,只要他一亮明身份,所有人都会忌惮唐家的背景,顺坡下车,可是没想到今天苏白却不按套路出牌。

  他眉头皱起时,脸上已经有了一丝冷意,道:“这么说,阁下是准备和我唐某过不去了?”

  苏白摇头一笑,若不是看在唐安国和唐念微两人的面子上,他是懒得和这个唐秋白说这么多话的。

  “她们惹怒了我,自然就应受罚!”苏白面色冷漠,毫不犹豫一掌向着胡静拍去。

  顿时,胡静吓得亡魂皆冒,大声喊道:“唐少,救命啊!救救我!”

  唐秋白脸色瞬间阴沉,死死盯着苏白:“好!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转身对着身后的灰袍老者抱拳一拜,道:“请丘老神仙出手,教训着目中无人的小子!”

  那灰袍老者闻,一直半闭的眸子陡然张开,在苏白的手掌即将落在胡静心口的时候,忽然爆射.精光,遥遥对着苏白一指,张口喝道:“拙!”

  下一刻,一股灰雾骤然出现在胡静面前,化作一个狰狞的鬼脸,对着苏白吞去。

  “咦?”苏白脸上露出一丝奇异笑意,自自语道:“有点意思。”

  可是的他的手掌却并未停下,而是一掌印在那鬼脸之上。

  看到这里,灰袍老者眼里闪过一丝冷笑,这小子居然敢徒手触碰他着幽冥鬼雾,真是找死!

  唐秋白更是怜悯的看着苏白,满脸冷笑,他可是知道老者这灰雾的厉害,他可是亲眼看到过老者的灰雾生生将一个大活人腐蚀成一团白骨!

  可是下一刻,两人脸上的冷笑瞬间凝固。

  苏白的手指之上忽然涌出一团莹白色火焰,那貌似凶戾无比的鬼脸触碰到这火焰的瞬间如同雪遇骄阳,顷刻间消失无形。

  这有着灰雾阻挡一下,胡静拼命身体右移!

  “砰!”

  一声低沉的声音响起,胡静惨叫一声,整个左臂的骨头全部碎裂,胳膊耷拉在身上,脸色惨白,额头满是细密的汗珠。

  苏白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这女人居然能在自己威压下还能动,躲过了致命一击,意志力还真是够强的。

  “你---你是怎么破掉我的幽冥鬼雾的?”灰袍老者没了之前的倨傲之色,死死盯着苏白道。

  “幽冥鬼雾?”苏白摇了摇头,轻笑道:“名字取的倒是不错,可就是有些华而不实,真正的幽冥界域的鬼雾,怎么可能就这么点威力?”

  灰袍老者脸色阴冷,冷声道:“哼,既然你口气这么大,那就让我领教一下阁下的高招吧?”

  他神色一凝,伸手一招,一面灰蒙蒙的铜镜就漂浮在他胸前,他大喝一声,“五鬼拘灵,现!”

  哗---

  铜镜光华大作,五团朦胧的虚影从其内飞出,转眼间被灰雾笼罩,化作五个张牙舞爪的鬼脸,向着苏白冲去。

  躲在一旁的唐秋白此时激动的身体颤抖,满脸崇拜的看着那灰雾,喃喃道:“驱神驭鬼,这就是仙家道法吗?”他再看向苏白时,已经满脸冰冷,能死在丘老神仙的道法之下,那小子也算是值了。

  苏白看到这里,却轻轻摇头,脸色冷漠,淡淡道:“这般雕虫小技还敢在我面前卖弄?也罢,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仙家术法!”

  他脸色淡漠,右手瞬间举起,蓦然喝道:“雷来!”

  下一刻,轰然之间,虚空生电,雷霆炸开,满堂白昼,苏白手握雷霆,宛若神尊!

  在雷霆响起那一刻,黑雾就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以比来时快十倍的速度向后逃窜。但修仙者的法术哪是那么容易躲避的?

  苏白握住雷电,猛地掷出!

  “轰隆隆!”

  仿佛晴天霹雳,一道闪电从他手中延伸出去,在空中如蛇形蜿蜒九转,啪地打在黑雾上。那团黑雾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就如同烈阳下的白雪,瞬间消失无形。然后雷电去势未尽,反而又进一步,劈在灰袍胸前的铜镜上。

  “啊!”

  灰袍老者一声惨叫,猛地跌坐在地,那铜镜直接被雷霆劈得粉碎,化为烟尘。

  滚雷声阵阵,如同无形波动横扫出去。整个套房的窗户玻璃、水杯全部被当场震碎。大厅内仿佛台风过境,被肆虐的一片狼藉。

  “龙虎山的雷法!”

  灰袍老者头发被电的竖直,满身焦灰,嘴中止不住的惊呼。

  他望向苏白的眼神,就如同兔子见到猛虎。当见到苏白手中又抓出一团雷电,瞳孔一缩,再也不顾仙风道骨、大师风范,吓得连滚带爬,跪趴在地上,不住磕头。

  “仙师饶命,弟子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他算是被苏白这一击打得肝胆俱裂,哪还有半点反抗之力,只有不停的磕头求饶。

  在唐秋白震惊骇然的目光中,苏白面无表情,踏前一步道:

  “我破你法术,毁你法器,你服否?”

  “服,服,服,我服!”灰袍老者颤声连连:“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惹怒仙师,还请仙师饶命!饶命啊!”

  “哼,既然如此,就先饶你一命,滚吧!”

  “是!是!是!”

  灰袍老者连头都不敢抬,颤抖着从地上爬起来,也不管唐秋白,连滚带爬就逃窜而去。

  “丘大师!”唐秋白脸色惨白,喊了一句,那灰袍老者却跑的更快了!

  苏白饶有兴趣的走到唐秋白面前,这位大少爷,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骄横,脸上堆起的笑意比哭还难看。

  可是他还未来得及说话,却见苏白随意瞥了他一眼,反而转身背负双手,走到门前,淡淡道:“唐小姐,你再不进来,难道不怕我一个雷把唐少爷给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