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264章 末路

第264章 末路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这一刻,光头大汉阙奎身上的气势恐怖到极致.

  他这重剑之上,一股厚重的浑黄之色,犹如天地玄黄之气流转,散发着一股沉重无比的气息,还未动作就已经压的空气似乎都爆裂。

  而阙奎身上这一刻的气势也陡然从锋利,变得厚重起来,整个人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座擎天之岳。

  他脸色淡漠,手中无锋重剑蓦然斩落。

  “断山岳!”

  轰隆隆---

  这一剑落下,真如天幕倾塌,就算是比苏白出手时的携带的天地之势也不遑多让。

  足以证明,这阙奎的实力极强,完全不弱于地球上所谓的化境巅峰!

  亦或者说,他如今已经是化境巅峰!

  “这---”

  看到这一幕,连经纶的瞳孔剧烈收缩,之前的阙奎没有动用无锋重剑,气息暴露不多,给人的感觉最多是化境后期,如今他动用无锋重剑后,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是化境巅峰了。

  化境巅峰!

  连经纶内心呢喃一声,强压住内心的恐惧,眼里涌出一抹疯狂。

  若是他跟随苏白之前,对方这一剑足以将他重伤,甚至斩杀!

  可是如今,他已经晋级御神中期,对方虽然是化境巅峰强者,但是也休想一剑斩杀他!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这一刻的连经纶疯狂到极致,身上的学血色浓郁到极致,瞬间如同一个血人,在其眉心,那诡异的环形符文凝聚时,双手合十,食指微曲,嘶吼道:“禁术,血魂钉!”

  嗡嗡---

  空气震荡,连经纶的眉心之处,那道圆环符文,这一刻散发出刺目的红光,眨眼间如同活了一般,从他眉心飞出,瞬间在半空中凝聚成一枚血色钉子!

  这钉子通体血红,其上有着诡异的符文跳动,散发着一股诡秘气息。

  就连携带这天地之势的无锋重剑压落,似乎都对它没有丝毫影响。

  电光火石之间,做完这一切的连经纶没有丝毫犹豫,状若癫狂,暴喝一声,“杀!”

  嗤!

  一声轻微的破空声蓦然响起,那枚看起来极不起眼的钉子,这一刻却犹如瞬移一般,直接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光头大汉阙奎的眉心。

  一直面色淡漠的阙奎,这一刻脸色终于变了。

  面对这一击,就算是他,也察觉到了危机!

  血色钉子速度快到极致,可是他的速度也不慢,就在钉子刺入他眉心皮肤的一刹那,他猛然暴喝一声,一股刺目的金色从他体内刹那布满整个身体,眨眼间阙奎的身体就如同铜金浇筑而成的一般。

  下一刻。

  已经刺破的他眉心的血色钉子,再也无法寸进丝毫,死死的被卡在那里。

  连经纶脸色不甘,却没有丝毫犹豫,手中印诀再变,“爆!”

  随着他声音响起,那枚血色钉子,瞬间爆裂开来。

  与此同时。

  阙奎的无锋剑,也终于落了下来。

  可见,连经纶拼命绝招有多快了!

  可惜,最后依旧破不了对方的防御。

  生死危机之间,连经纶没有时间多想,身上的血光闪动,眨眼间在身前形成一道血色光罩。

  “噗---”

  血色光罩却是在无锋剑的砸落下,连半个呼吸都未抵抗,直接被撕裂。

  连经纶眼眸之中涌出一抹绝望。

  修法之人,最怕的就是被人近身。

  如今阙奎这一剑,携带天地之势,已经将他的所有退路的封死,他避无可避,只能硬抗。

  可是他肉体孱弱,如何能抵挡这重若山岳的一剑?

  “罢了,没想到老子今天居然会栽在这里!”他内心颓然一笑,眼眸涌出一抹决然,双手印诀一变,刹那化作一道血色手印向着土黄色的无锋剑抵挡而去。

  “咔嚓---”

  犹如瓷器碎裂,那血色手印还未彻底成型,就被无锋剑压的轰然碎裂,连带着连经纶的右手,也瞬间被震成血雾!

  可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一道青色光,快若闪电,刹那拉住连经纶。

  “走!”

  “想走?那有这么容易?”

  远处。

  阙奎的身影缓缓浮现,他眉心之处,此时正有血水滴落,脸色铁青,眼眸中杀意如同潮水一般汹涌而出。

  连经纶的拼命一击,居然也就让他受了些皮外伤而已!

  轰!

  他出声的瞬间,无锋剑上的气息瞬间变得狂暴起来,而那道青光,一个踉跄,发出一声闷哼,却带着连经纶以一个更快的速度爆退而去。

  阙奎脸上涌出一抹不满,看着眼前飘然落下的干瘦老者,道:“车老鬼,你这是什么意思?居然连一个化境初期的家伙都拦不住?”

  干瘦老者老脸有些不好看,“忏愧!我倒是小瞧了他,没想他临州卓家居然还有如此遁术,一时大意,让他给钻了空子。”

  阙奎冷哼一声:“少废话,不要再和他们玩了!迟则生变,这里已经到了金陵脚下,段家那老鬼还有林家那位都在,若是惊动了他们,今日的事恐怕就麻烦了!”

  干瘦老者神色一正,道:“阙奎兄所极是,那就不要浪费时间了,以防那苏白小儿和段家老鬼他们突然杀来!”

  “哼!”

  阙奎冷哼一声,看着远处的三辆奔驰车,蓦然一剑斩落。

  哧拉。

  重若千钧的无锋剑,这一刻却斩出一道锋利无比的剑芒,刹那撕裂空气,在公路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直接将三辆奔驰车斩成两半。

  可此时,车里却已经空无一人。

  阙奎脸色猛然一变,怒目圆瞪,怒道:“人呢!”

  干瘦老者却没有丝毫怒意,笑呵呵劝道:“阙奎兄,息怒!”

  “在我们两个眼皮子底下,他们还逃不了!此等小事,就交给我吧!”

  说完,不等阙奎说话,身体就飘然而出。

  他看着公路旁的某处,脸上涌出一抹讥讽,淡淡道:“这等低劣的障眼法,就不要在我面前卖弄了!”

  话音未落,他遥遥向着夜色中一点。

  嗡嗡---

  黑夜中本来平静之极的虚空,此时却像是被投入一颗石子的湖面,一道道涟漪荡漾而出时,眨眼间似乎空间都被扭曲,几道狼狈的身影,赫然浮而出。